【台灣外來種】野草惡勢力 大花咸豐草

撰文/洪銘成(經典雜誌撰述)
攝影/陳弘岱(經典雜誌攝影)

在路旁,不經意地便會瞥見一叢看起來像菊花,卻又不是菊花的野草。

白色花瓣使力向外伸長、中間一點黃絨毯般的花蕊,猶如彩繪的螺旋槳。遠望一眺,整片隨風搖曳的白花看起來,還真有讓人置身於婚禮般的夢幻感。

花謝了以後,剩下裸露的刺球,便是小孩子喜歡拿來惡作劇的玩具。每每在放學途中,抓起一把當作「飛鑣」,再假裝若無其事地經過同學,就像貼上「我是笨蛋」的紙條一樣,偷偷地一股腦兒全丟在同學背後,然後逃之夭夭。很多人看過、也玩過它,卻很難叫出它的名字。

這種黏人功力一流的雜草稱為大花咸豐草(Bidens pilosa var. radiata),聽起來或許有些陌生,但若提起「恰查某」或客語的「蝦公夾」,相信能喚起不少人的回憶。

傳聞中,「恰查某」也是瑞士人發明魔鬼氈的靈感來源,即使不使力擲出,只要稍微擦身而過,保管全身上下,鞋帶、褲管、衣袖全都掛彩,惱人的鈎刺怎麼也拔不完,如同剛被狠狠修理過一番,真可謂草如其名。

不論在馬路旁、海岸邊、休耕田、荒廢地,甚至水泥牆上,只要稍加留意,便可發現大花咸豐草的身影,它在我們生活環境周圍蔓生叢聚,因為過於常見,民眾早已習以為常,認為它不過是眾多野草中的一種,常將之誤認為台灣的原生種植物。

但鮮為人知的是,它已被列為台灣二十大危害力最高的入侵植物之一,在看似熟悉、平凡、無害的外表下,大花咸豐草潛藏著強勢的入侵能力,正在悄悄地改變我們的生態環境,前農委會苗栗農改場副研究員陳運造直陳:「即使稱大花咸豐草為台灣的頭號草本入侵植物,亦不為過。」

造福蜂農的蜜源植物

潔白頎長的花冠像是一條迎賓地毯,提供舒適的「停機坪」和豐盛蜜粉,少有蜜蜂能抗拒誘惑,忙不迭地在花海中採擷一袋袋的黃金粉末。大花咸豐草原產於美洲,目前北美、南美、北非和南亞皆有分布。花大蜜多的特點,使之躋身為蜜蜂最喜愛的蜜源植物之一,而台灣當初引進的目的,便是看中了它豐富的蜜粉產量。

台灣處於亞熱帶地區,植物種類繁多,照理說應不乏蜜源植物,但卻因為密度過高,每種植物的分布面積有限,能成為主要蜜源者甚少,僅有龍眼、荔枝、柑橘、羅氏鹽膚木和茶等少數幾種植物。

以往,蜂農多依賴龍眼花作為主要蜜源植物,每逢四、五月春暖花開時,蜂農便帶著蜂櫥逐蜜而居,展開游牧般的生活。然而,若適逢寒流或大雨,蜂農鎩羽而歸,影響收成至鉅。

到了秋、冬時節,蜂農還得面對另一個棘手的問題,各種蜜源植物的花朵正值凋零枯萎,蜂農必須自購大量蔗糖,拌成糖水供食以溫飽蜂群。

前台灣養蜂協會會員代表李政哲回憶道:「雖然當年養蜂協會有提供購糖補助,但飼料費的成本對蜂農來說,仍然是相當大的負擔。」

為了改善養蜂人的生活,蘆洲一位蜂農李錦洲,開始著手尋找是否有一種三百六十五天全年開花的蜜源植物,果真有這種植物,蜂農就不用再恓惶度日。正巧,就在一次參加澳洲養蜂大會時,他聽聞琉球地區有一種植物叫「大花咸豐草」,可生產充足的蜜粉,於是在一九七六年時,他將種子攜回並播種於蘆洲的田地。經過一年的照料後,發現其生長良好、蜜源足、蜜質佳,且終年開花,幾乎是最完美的蜜源植物。

欣喜之餘,李錦洲在一九八一年的養蜂會議上,極力鼓勵全國蜂農種植大花咸豐草,自己也在高速公路兩旁播撒。於是在李錦洲辭世後,台灣養蜂協會為了紀念他對養蜂界的貢獻,便給大花咸豐草取了一個別名:「錦洲草」。。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

【美麗的代價:馬纓丹】

黃、橘、紅、紫,色彩繽紛的馬纓丹(Lantana camara)與大花咸豐草相同,已經融入了民眾的生活周遭,舉凡校園、花圃、路邊、公園綠地等不一而足,四處可見其娉婷丰姿。

馬纓丹早於一六四五年即引進台灣,時值荷蘭人統治時期,為了謀取商業利益,荷蘭人從殖民地爪哇、西班牙殖民的菲律賓和印尼引進各種經濟作物,許多中南美洲的植物便是在此時期輾轉來到台灣,馬纓丹也在這波「移民潮」中,被引入作為重要觀賞植物。

馬纓丹天生麗質,常被人們當成園藝造景植物,但它的危害不容小覷,如果以輩分來說,堪稱是台灣二十大入侵植物中的大老級人物。馬纓丹生長力強悍,文化大學景觀學系教授潘富俊戲謔地說:「你只要在野外抓一把馬纓丹,然後用菜刀切!切!切!撒到庭院裡,不出幾天,馬上就鋪天蓋地了。」這話有些許誇張,但也有幾分真實。

馬纓丹繁殖迅速、耐乾旱,能立即形成盤根錯節、鈎刺繁生的灌木叢,不僅動物無法踐踏破壞,人工移除更屬不易。它的排他性極強,葉片釋放的毒素能抑制其他植物生長,所到之處猶如蝗蟲過境,幾乎寸草不生,強占原生植物的生存空間。目前全省低海拔從海邊綿延至山麓,甚至離島皆是馬纓丹活躍的地區。

時至今日,馬纓丹已經廣泛分布全世界熱帶及亞熱帶地區六十多個國家,且經過不斷地雜交與培育,三百多年來,全世界品種高達六百五十種以上,在台灣則有二十多個園藝栽培種,所謂的「馬纓丹」指的早已不是同一種植物,而是對各色品種的統稱。

園藝花卉業者為了市場利益,經常以人工方式進行馬纓丹品種雜交,培育各式品種,這些品種如果僅限於花園栽植,尚不至於造成危害。但如果不慎逸出,與野外種雜交,產生環境適應力更強的品種,就有可能造成難以彌補的災難。

植物的種的改變或取代,是看得見的生態破壞,例如森林變草地,但因雜交而產生的基因庫改變則是看不見的生態浩劫。通常來說,一地的動植物如果沒受到人為影響或天然災害,其性狀的比例是代代相傳的,如若因雜交而破壞了基因平衡,花朵開不出原本所需的比例,生態物種間的平衡關係就亂了序。

潘富俊語重心長地道:「植物本身是生產者,餵養許多昆蟲和鳥類。植物種類變少了,昆蟲與鳥類也跟著減少。以整個生態系來講,最源頭的生產者改變了,初級消費者也會跟著改變,而人是最後的消費者,只是最後受害罷了。」他接著建議,業者可培育只開花不結果實的品種,以防止馬纓丹雜交與擴散。一花一世界,生態的問題從來不能單獨看待,也不是立竿見影的,影響的總是生態的每個環節。

馬纓丹 ↑ 馬纓丹於荷蘭治台時期便已引進,外表嬌豔迷人,實是威脅原生植物的外來種。

倒鈎刺 ↑ 大花咸豐草的瘦果上長有細緻的倒鈎刺,可藉此攀附於人類衣物或動物皮毛上快速傳播擴散。
青草茶 ↑ 目前在台灣的低海拔地區,大花咸豐草幾乎已經取代了小花咸豐草,成為製作青草茶的重要材料之一。店家多數從中、南部進口大量的乾貨,或者親自到野地摘採,曬製後,將之熬煮成一杯杯清涼消暑、兼具各種養生功效的青草茶。
噴灑農藥 ↑ 農民噴灑農藥清除在田埂叢生的大花咸豐草。入侵種植物一旦擴張將嚴重破壞生態,控制與防治工作刻不容緩。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