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年度專題報導善行楔子 

照見世間善勢力



撰文/葉心慧(經典雜誌撰述)


是一個效率至上、世界變平的時代。海嘯現場的驚魂未定,就成了地球另一邊人們早餐時的話題;地震災區的餘震仍頻,已有更多聳動新聞吸走了人們的注意。資訊是如此無處不在,如此容易蒐集,只要願意,隨時隨地都能了解那些沒完沒了的戰亂、饑荒、疾病,或那些瀕危的物種、崩裂的冰川、失控的風雨。


這是這個時代帶給我們的便利,也是這個時代帶給我們的痲痺。當我們能在最短的時間獲得最多天災人禍的消息,援助的行動力卻總是沒有跟進。企業家總是自顧不暇,政治家總是力有未逮,聯合國也總是太過深思熟慮。


艱難滯阻中,有一股善的勢力,在崛起。


這股勢力,包含了自稱或被稱為「非政府組織」(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NGO)、「非營利組織」(Non-profit Organization, NPO)、「民間志願組織」(Private Voluntary Organization, PVO)、「人道組織」、「慈善組織」等等性質形式繁雜得難以歸類的各色組織。


顧名思義,他們不由國家政府建立、不屬於任何政府,故名「非政府」。他們有的在善用政府資源的同時,行事獨立而中立;也有的不取政府一分一毫,全賴民眾捐獻,無論資金來源為何,其成立目的皆非為了營利,故名「非營利」。「非政府組織」與「非營利組織」的定義也許太廣,他們之中也有諸如民間志願組織、人道組織、慈善組織等更明確清楚的定位。


這些組織有的深根百載,屹立不搖;有的創基未久,血氣方剛。近幾年,為彌補多災多禍苦厄世間的不均不足不公不彰,這些組織如雨後春筍紛紛成立;隨之而來的,是越來越多流於表相的稱、譏、譭、譽。但他們究竟為何遭受批評、為何獲得肯定?他們究竟如何凝聚、如何傳遞?如何落實理念、運用資金?如何影響了萬千眾生?又如何遍布在眾力難至的僻野遐方?他們的固執與勇氣能夠化為多少神奇?他們的無力與掙扎可是鮮為人知的祕密?


歷經兩年,飄洋跨洲的探索、發現、記錄、見證,《經典》採訪小組從歐洲的日內瓦到梵蒂岡,從東南亞的印尼、菲律賓、寮國、泰國到柬埔寨;從東亞的香港、雲南、蒙古國,到南亞的印度、尼泊爾、孟加拉、斯里蘭卡、巴基斯坦;從東非的肯亞、盧安達、烏干達、衣索比亞到中非剛果民主共和國,從澳洲的東岸到西岸;從總部到田野,從前線到後勤……,最後,結集出這一本《善行:十六個非政府組織的理念與實踐》。
 
 
循著百年遞嬗的時光卷軸,細細展述源於苦難的如詩篇章:紅十字國際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Red Cross)、明愛會(Caritas)、樂施會(Oxfam)、國際關懷(Care)、慈濟基金會(Tzu Chi Foundation)、美慈組織(Mercy Corps)、仁愛傳教會(Missionaries of Charity)、無國界醫生(Mdecins Sans Frontires)、人民醫院(Gonoshasthaya Kendra)、拯救兒童(Save the Children)、基督教兒童福利基金會(Christian Children's Fund)、行動救援(Action Aid)、世界自然基金會(World Wild Fund for Nature)、綠色和平(Greenpeace)、澳洲無尾熊基金會(Australia Koala Foundation),以及格萊閩銀行(Grameen Bank)。


這兩年間,在南亞大海嘯、南亞大地震、東非乾旱的災區,我們經常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深入現場的台灣媒體;但每一次都會發現,他們已經在。

在內戰未平、叛軍四起、恐怖分子猖獗的險域;他們也在。在那些過往聞所未聞、地圖上看不見、有時連Google也找不到的窮鄉僻壤,他們也都在。


一路走來,漸漸地我們發現,這些組織的性質形式也許繁雜得難以歸類,他們的起心動念卻單純而相似得可以輕易串在一起:為了烽火下的垂死傷兵,或是風雪中的貧病移民;為了兵荒馬亂時失怙無依的孤兒,或是國破家碎時飢餓無糧的百姓;為了醫療不能及時的難題,或是貧戶借貸無門的窘境;為了一隻熊,或是半張臉。


一路走來,我們也看見,他們在槍砲轟隆森嚴戒備之際、在瘋狂屠殺哀鴻遍野之域,不離不棄;在飛沙滾滾的無垠荒漠、在漫天飄雪的極地冰境,繼續前行;在黑暗無邊痛苦無底的貧民窟、在天崩地裂與世失聯的災難處,堅持下去。


對他們而言,那些恆常處於備戰狀態的超高壓任務、那些冗長反覆又無人明瞭的瑣細事務、那些踽踽獨行而寂寞無比的時刻……,也許不是為了捨身救命的英雄主義或大慈大悲的聖賢主義,不是為了至高無上的仁義道德或感天動地的濟世宏願;這一切,也許僅僅是因為延續了最初的一念善心。


對他們而言,不論參與這些工作是生命中短暫執意的方式,或是畢生埋首堅持的理想;不論是豐富見聞的另類生活、極地困局的自我淬煉,或是利己利人的雙贏體驗;過程中總是有起有落,有掙扎懷疑也有收穫發現,有頹喪挫敗也有喜悅感動。剎那生滅,就像這世間的一切相。


而如實照見世間相,是我們製作這本書的一種自我期許:不偏,不倚,不增,不減,去看見世間的混濁與清淨,去看見——有限的非政府組織所迸發出來的無限善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