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糧食大未來】
 


食無忌憚         守護生態的有機農耕

 

撰文/童貴珊(經典雜誌撰述) 攝影/蕭耀華(經典雜誌攝影召集人)

 

天色漸暗,拔了一天雜草的菜農,忽見不遠處的田埂間有身影閃動,「是誰?」他厲聲吆喝。
「歹勢,是我啦。」原來是隔壁家的菜農老黃。「明天我兒子要回來,想過來你們的有機菜田『借』兩把青菜啦。」老黃接著說:「我種的菜都賣到台北去,自己不敢吃。」臨走前,還在嘀咕著:「台北人真勇,攏毒不死哦。」
台北士林華榮市場的菜販攤子前,週末清晨的人群絡繹不絕。蹲在一旁觀察時,赫然發現許多家庭主婦早已不再彆扭地探詢「有沒有灑農藥」,而是理所當然地直接問:「灑多久了」?當然也不乏這樣的對白:「菜頭(白蘿蔔)沒灑吧?」「根莖類的免灑藥啦,即便有,也不太會殘留。」
類似這樣的情節與對話,聽在從事有機農場近十二年的詹彩如耳中,她心有戚戚焉地點頭大笑,並說:「台灣每人一年內大概要喝掉兩瓶農藥。」雖然這樣的「危言」稍嫌籠統而不夠精確,但大家都心埵頃ヾA台灣蔬果的農藥殘留問題是心照不宣的事實,不過,卻也只能無奈地接受、無奈地購買。
「多泡一下,洗久一點」,是上班族賴儀琴對草莓和葡萄「求心安」的處理方式,明明知道脆弱的草莓不施農藥根本難以存活,明明知道「果不可貌相」,但仍忍不住要挑「美美」的外表,再睜隻眼、閉隻眼地吃下肚。
根據前美國公共衛生局副局長、殺蟲劑病毒學界著名專家大衛羅(David Rall)博士的報告「揭露殺蟲劑之真相」中一項延續五年的研究,美國農業部在每顆受測的蘋果中找到八種殺蟲劑,桃子中找到七種,而清洗後可進食的葡萄中發現六種不同危害程度的殺蟲劑。
彰基醫院醫師陶阿倫曾在網路上公開表示,台灣農民使用的除草劑與殺蟲劑,毒性濃度比國際標準要高出二十倍以上,「這樣的含量不是稀釋或泡一泡水就能消除的」,除了威脅消費者的健康,也是農民提早罹患失憶症和老人癡呆症的主要禍源。除了殘留在作物上,劇毒的農藥也散播在空氣、土壤與河流中,嚴重危及台灣這塊土地與農業生態。
如果以自然學者李奧波(Aldo Leopold)「人與土地、包括土壤之間和諧共存」的「土地倫理」概念來檢測,台灣當前觸目所及一塊塊瘠化、石化、沙漠化的土壤,正明明地昭告著,人與土地已然失和的關係。

如此生態,真能有機?!
走在台北市信義路上,我和同事才剛離開消基會辦公室,正好看見有人從一家標榜販售「有機枇杷」的小店家走出來,我好奇地趨前探問,夏小姐搖搖頭,不假思索地答:「不是因?有機才買,純粹只想買枇杷。」回頭時還不忘丟下一句:「我很懷疑,以台灣這樣的生態,能有機嗎?」
但這對台灣國際美育自然生態基金會(MOA)台中區的會員劉施碧珍與胡美嫦而言,台灣的有機並非天方夜譚。胡美嫦表示,吃了將近八年由固定有機菜農送來的有機蔬菜以後,不僅體質明顯改善,而且有機蔬菜的自然甜香「吃過了是會上癮的哦!」
抵達東勢靠近卓蘭的「小瓢蟲有機栽培農場」時,台北的晨曦已在這娷鄏角F暖陽。這座全台灣第一家接受日本MOA自然農耕認證的農場,占地面積約一點二公頃,位居海拔約三、四百公尺的丘陵地上。農場四面環山,未被開發的雜木林下有溪水流過,是鳥類的自然棲息地,不曾停歇的蟲跡鳥語,呈現生物多樣性的生機盎然。
站在田埂中一棵盤根錯節,三百五十年樹齡的野生芒果樹下,農場主人巫建旺說:「從育苗、自制堆肥、照顧及淨化水塘水質、設計防大雨的蔬菜雨蓬等,這一路走來雖然辛苦但很踏實。」幾天前,生態保育協會的專家才剛來過,在農場堙u靜靜地聆聽與紀錄各種不同的鳥」,肯定農場在生態保育上已「作到七成」。
「小瓢蟲農場」這一帶坡地的前身,是擁有百年歷史的「柑橘王國」。但絢爛的名氣背後,卻是農藥與化肥的大量使用,最終爆發一場令果農聞之色變、植病專家束手無策的「柑橘之癌」——黃龍病的大肆蔓延。
十二年前,當農場主人巫建旺從父親手中接管這片傳了近三代的橘子園時,因為參加講習課程,初次聽聞「不必灑農藥」的經驗分享而令他震懾不已。從小,巫建旺常得幫著父親噴灑農藥,親戚堣]有人曾農藥中毒,大家也見怪不怪、習以?常了。但經過那次的衝擊後,他開始南北各處去向人討教有機耕作,幾經思索,他毅然把所有橘子樹砍去,改種有機蔬菜。
曾當過電子科老師的巫建旺,也曾從事營造業,但最終卻選擇「自己最想過的生活方式」——返鄉種田。一邊等待土地復原一邊接受專家指導,巫建旺小心翼翼地在自我摸索中越過一次又一次「草盛苗稀收成少」的困窘階段。
五年前,台中農委會曾帶一位德國專家來檢測,沉默寡言的專家只在離去前留下一句話:「從你們的土壤可以看出你們很用心」,巫太太憶起這件事時,掩不住苦盡甘來的笑靨。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摘自經典第82期

 

 

              

首頁

最新訊息

關於經典

雜誌內容

探索系列

發現系列

人文系列

訂購方案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