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無國界】
 


慈濟菲律賓勘災紀實    天災+人禍

 

 

撰文/蕭耀華•李委煌    攝影/蕭耀華(經典雜誌攝影召集人)

 

連日的豪雨似乎沒有停歇的意思,地面上的積水已經越漲越高,住在納卡(General Nakar)鎮的祖爾(Joel Ebuenga),開始擔心這下可能要淹水了。他用繩子把房子牢牢地固定在屋旁的椰子樹,希望木屋可以躲得過大水的沖擊。
祖爾吩附他的六個小孩留在家中,自己則和妻子爬到椰子樹上觀察風雨情況。風雨飄搖的在剎那間,土石流毫無預警地傾瀉而至,祖爾的家頃刻間被土石流淹沒。滾滾泥漿把椰子樹推倒,妻子隨即淹沒在洪流中。
祖爾隱約聽到小孩和懷有身孕的小姨在驚叫求救,他本能地在一片泥漿中費力亂摸……摸到了,摸到小孩的手,用力一拉,但事與願違,洪流的強大拉力硬是把他們衝開,一隻小手從他手中滑走,就再沒有回來了。
被洪流沖到幾公里外的祖爾,身上衣服被泥漿沖擦得一絲不掛,赤裸裸的軀體被山上沖下來的巨木和石頭擊撞得一身傷,一息尚存的等待救援。奄奄一息的十二歲大女兒兩天後在十多公里外的玻里洛(Polillo)小島上被發現,滿口泥漿,隨即被送往馬尼拉醫院急救。除了妻子與一名小孩尚無消息,其餘四名孩子與家人遺體已尋獲。
在前往災區路途上,慈濟菲律賓分會的當地職工珍妮,對我們講述起這段發生在災民身上的故事。當她說起另一位災民羅密歐(Romeo Tatad),如何親眼目睹一家大小,連人帶屋被土石流沖走並因此企圖上吊自盡的一幕時,珍妮突然哽咽沉默,強忍著奪眶而出的淚水。
迭遭四颱肆虐的慘狀
二○○四年十一月十八日,中颱「梅花」在呂宋島登陸後由東往西橫掃,緊接著十一月二十三日凌晨輕颱「莫柏」又帶來大雨引發洪災;二十九日,威力不算大的熱帶氣旋「溫妮」卻釀成巨災,近千人喪生或失蹤。雪上加霜的是,當「溫妮」十二月一日才剛遠離,中颱「南瑪都」隔天隨即從呂宋島東部登陸,災民還來不及重建家園,就被迫逃離……。
連續四個風災,重重地挫傷呂宋島東岸的奧羅拉(Aurora)、奎松(Quezon)兩省,其中災情最嚴重的是位於馬尼拉正東方約七十公里的沿海三個相鄰小鎮:英方達(Infanta)、里爾(Real)與納卡(Generel Nakar)。兩個星期內連續遭受四個颱風蹂躪的結果,造成全國總計超過千餘人死亡,近六百人失蹤,十七萬餘戶房舍受損,八十八萬居民流離失所,估計財物損失近二十多億台幣。
這三個原是依山傍水的比鄰小鎮,人口加起來才十萬左右,風和日麗時,景色秀美宜人。此地民風純樸,彼此認識,生活更是簡單有序,宛若世外桃源。在菲律賓這個號稱千島之國的國度堙A類似的小鎮不計其數,如果不是風雨無情,瞬間奪走千餘條人命而震驚世界,此地居民仍是生活在雞犬相聞、與世無爭的日子。
當噩夢開始時,沒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鄉親葬身泥海。在里爾鎮,竟連收容了一百一十四名災民暫住的疏散中心也坍塌毀人。如今只能靠沿海一座滿布黃泥的小學校,充當收容中心。

橋斷路癱,救助倍加艱辛
災難既已發生,而今,最令人憂心忡忡的是,根據菲律賓官方的公告,要把災區的淤泥清理乾淨至少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時間。某些受災村落更因地處偏遠,軍方五日後才打通道路救援,生還者根本求助無門。救難人員與物資運送的極度困難,只得靠直昇機、救難艇,或以軍人徒步背著物資進入。
時間一分一秒地隨著風雨流逝,食物與水亦然。天候不佳,空中補給斷斷續續,缺糧四天,住在里爾的法迪瑪(Ma.Fatima Sanchez)一家人僅能以未熟的香蕉和生蕃薯裹腹。食用水不足,痢疾接踵而來,世界衛生組織公告,已有超過十名小孩因痢疾往生。
橋樑折斷,道路阻塞,三鎮對外陸路交通中斷,只有水路和空中補給,但水路補給卻因沿岸集結大量漂流巨木所阻,而空中補給則受氣候困擾,困難重重。挪用直昇機起降的小學操場,人群處處,等待機會,看能否登上飛機脫離災區。
各國救援團體陸續進駐災區,國際紅十字會、無疆界醫師組織(MSF)、樂施會(Oxfam)、世界展望會(World Vision)、台灣的慈濟基金會及菲律賓的慈濟分會勘災小組。
當中颱「南瑪都」於十二月二日登陸菲律賓的隔天,當地慈濟志工便已召開緊急會議並決計從馬尼拉出發,搭乘直昇機或卡車進出重災區勘察,並鎖定英方達、里爾和奧羅拉省的丁格蘭(Dingalan)作為關懷重點區域,發送居民急需之食糧、飲用水與生活用品,並提供藥品與義診。
十二月八日,菲律賓分會的慈濟人醫會一行七人和兩位志工帶著八箱藥物飛抵英芳達,利用當地官員準備的一輛推土機,三位男醫師和一位志工抱著藥物站在推土機的鏟子上,四位女醫師則擠在推土機的駕駛座堙A就這?克難地走過一地狼藉的道路,前往為一百六十一名災民看診。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摘自經典第78期

 

 

              

首頁

最新訊息

關於經典

雜誌內容

探索系列

發現系列

人文系列

訂購方案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