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期】經典札記--王思熙專欄

生滅


變化是現象界的本質,而現象界又以變化的形式出現。所以佛教《八大人覺經》說:「世間無常,國土危脆。」就是在強調現象界的無恆常性與無永久性。

因為世間萬象「代謝不住」,所以說「諸行無常」;
因為人類心識「念念生滅」,所以說「諸法無我」;
因為「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所以「緣起緣滅,本自空寂」。
既然「緣起緣滅,本自空寂」,又何生何滅?何有何無?

洞察了「代謝不住,新新生滅」,超越了「緣起緣滅,無我無常」的相對現象世界,就是不可思議的「不生不滅,本自空如」的絕對空寂境界。
時間既然只是屬於現象世界的相對真理,它就不是超越現象世界的絕對真理。絕對真理是超越現象,超越時間,超越過去、現在、未來的。它「自本來今,性相空寂;無大無小,無生無滅;非住非動,不進不退」,不因物生而有,不因物滅而無;它既是「無量無相」,又是「無相不相,不相無相」的宇宙間不一不異的絕對真理。
 

 

似箭


小時候學作文,總喜歡模仿大人的語氣說:「光陰似箭,日月如梭。」這句用「飛箭」、「日月」的具象事物,形容「時間」這個抽象概念的成語,已有千百年的歷史了,可見人們不分古今,不論中外,總喜歡把時間比喻為一枝射出去的箭,勇往直前。也總認為時間的箭頭總是由「過去」朝向「現在」與「未來」的方向前進。這是人類在現象世界中,用經驗法則歸納出來的概念。直到現在它仍然被視為天經地義,理所當然,顛撲不破的真理。
但時間真的似箭嗎?時間的箭頭果真由「過去」勇往直前地朝向「現在」與「未來」嗎?儘管英國知名的物理學家約翰•霍金在《時間簡史》一書中指陳歷歷,但不少哲學家仍然不斷指出:
時間因現象而顯現,當現象缺席時,時間就不存在了。
而那個超越現象界,一切歸於空寂的東西,中國道家稱它為「道」;佛家稱它為「真如」;西方哲學家稱它為「羅各斯」,名稱雖有不同,但所指的就是宇宙間的那個如如空寂的絕對本源,或稱之為宇宙間那個「無始無終、不生不滅;無來無去、非住非動」的絕對本體。
當一切歸於如如空寂,又哪有時間之箭?哪有「過去、現在、未來」的相對分別?這個時候,「時間」,充其量只不過是人類主觀意識的一種「妄計」罷了!



 

 第78期目錄

              

首頁

最新訊息

關於經典

雜誌內容

探索系列

發現系列

人文系列

訂購方案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