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旅行家】覽古導今 故宮導覽志工

撰文/詹于佳
攝影/安培淂(經典雜誌資深攝影)

二月下旬,聖誕節的前夕,寒流終於報到,我和其他國立故宮博物院的導覽志工倚靠在啟明學校三樓的欄杆邊,陣陣寒風從腿邊吹過,冷得我們直跺腳,旗袍制服下露出的兩條小腿,感受到寒流的威力。雖是午餐時間,但偌大的校園看不到蹦蹦跳跳的學童,顯得有些冷清。這裡的學童都是視障生,有些甚至有多重障礙,自然不能和正常學童一樣在操場中奔跑。

我們此行的目的,是帶著十五件故宮的複製品,有銅器、瓷器、玉器,來為視障生做導覽服務,希望能藉著可觸摸的複製品,協助他們更了解故宮文物。雖然平日自認為口才便給,但是帶視障學童「看」展品,還真不是常有的事。

「幾年前,有個盲人來故宮參加一般導覽。他要求:『我們看看畫吧!』那是我最特別的導覽經驗,帶盲人看畫。」另一位志工回憶。今天帶來的複製品中沒有繪畫,一般人總會認為,視障者無論如何都難以欣賞繪畫之美吧!

「有意思!這得能說一口好畫!」我說。不知怎地,腦中閃出我最愛的郭熙《早春圖》,畫中的空氣好似這日的天氣,溼溼冷冷。堂堂居中的是壯大的主山,右側的深遠山景將畫面推出天際,左側的平遠坡景好似引人步步走入畫裡,山澗潺潺,水流有聲,主樹歷經歲月風霜仍生意盎然地吐新芽,而小小的點景人物或行旅、或乘小船,帶領觀者的視線蜿蜒地遊走畫中。

十六年的故宮志工值勤經驗,使我將現實生活的景物或話題,習慣性地聯想到深植腦中的文物影像。心想,我希望也有機會能夠「說」畫。

特殊導覽,以手「看」畫

上課鈴響!一群學生在老師帶領下進到教室,被引導至我面前的,是一位男學生和一位女學生。男孩是全盲生,而女孩是盲聾雙障。男孩的職責之一,是為聽不見的女孩翻譯。他們兩手上下交疊,像在另一人手背上彈鋼琴般「交談」。

「你們手中的器物,是個青銅所做的鼎。青銅是銅錫的合金,鼎是一種煮食器,相當於現在的鍋子,再加上三條腿……」他們聽著解說,一邊摸索青銅鼎。女孩抓住男孩的手,興奮地打了一串「字」。「有凹凹凸凸的。」男孩即刻翻譯,讓女孩意會。
「那是上面的紋飾,是個動物。你們先找到一對凸凸圓圓的眼睛,就可以找到鼻子、嘴巴、牙齒、耳朵。」我說。兩個孩子一邊摸著,一邊笑出聲來,還互相抓著對方的手,在手背上打起字來,交換起心得來了。

我拉著他們的手觸摸紋飾上的獸牙,這是明眼人若沒有指引也不容易辨識的部位。能讓他們感受文物上的各種細節並產生興趣,不就是我的目的!那一個鐘頭,我瞧著兩位孩子一面聽解說,一面用手看,同時用雙手打字溝通討論。他們之間沒有太多的言語,卻咯咯地笑不停,將一件件的展品看了個透澈。

「這一對真是教人動容!」同組的志工深受感動。這群視障生的反應高於我們所預期,就算頂著十二月的寒風也值得。就是這樣的感動,促使我參加一次次的特殊導覽,每一次都是挑戰,也得到旁人難以體會的成就感。

我們曾經為了服務聾啞學童而學手語,才知道手語歌和實際與聽障者溝通的手語是多麼地不同;甚至還有失智老人來參觀,藉由解說,故宮文物喚回他們年輕時的記憶。

在啟明學校的最後一堂課,是為視障老師們導覽。我帶著一位辨識力微弱的老師,來到明永樂青花龍紋扁壺前,心想,明眼人一目了然的龍紋,對視障者而言可能只是一團混亂的青色線條。我順著龍頭、翹鼻子、上揚的鬃毛、長頸子、強壯的腿和爪、彎曲的身軀,依次地引導,然後指引背景的雲彩,再幫她分辨雲彩與飄帶的不同。

「啊!龍在雲中蒸騰而上啊!」她很有領悟地說。我好感動,為她細緻的心思讚嘆,也慶幸努力後能有所得。

「非常高興有這個機會,在引導之下,比預期的多太多了!」座談會中多數的老師都這麼說。「我非常喜歡逛博物館,可能明眼人會以為我們看見的有限,看展覽白費力氣,但是身歷其境的感受對我而言還是很有意義的。」一位老師說。

另一位老師接著說:「我每年與家族出國旅遊,常笑自己是『花錢討路走』,眼睛所見實在有限,對我而言,導遊人員講解技巧的優劣左右了旅程的品質。」

我對盲人的理解還粗淺,「口述影像」技巧也很生澀,若要提供更有效的服務,還有一段努力的空間。但是藉由這個特別的經驗,讓我們認知到影像敘述的重要。
不過,有些導覽對象非常獨特,志工很難事先預備。幾年前就有過一次特別的經驗,至今難忘。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
【成為故宮導覽志工】

故宮志工協會成立於一九八九年,集合對文物有興趣的民眾,給予資源與訓練,假以時日,這些志工自然成為宣揚文化的種子教師。目前有些志工已經走出故宮,到學校、社區、養老院、文教機構等地方,提供演說等推廣服務。

導覽工作之一是「導」:解說背景;另一個工作是「覽」:指引觀看。若能因為志工引導,讓遊客在了解文物背景之餘,能觀察到物件的細節,進而主動「發現」某些文物的特點,更能提問或表達意見,那就表示他們不但用眼睛觀看,也用心觀察,那就是一場成功的導覽。

故宮不定期招募志工,正式成為志工之前,要經過近一百個小時的培訓,以及半年左右的實習。基礎培訓課程如加強禮儀、熟悉院史以及館內服務等項目,並學習如玉器、陶瓷、青銅等各種文物知識,再於服務台執勤。每位志工也依照興趣,訂定讀書計畫,分科考核後才上場導覽。

志工的輪班採固定班制,每次半天,每年至少四十二次,經過二十年的發展,目前故宮有三百多位志工,擔任院內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導覽工作與服務台工作。

基於鼓勵志工自修文物知識,故宮提供志工許多福利,例如免費參觀展覽與參加演講、獲領《故宮文物院刊》等。對許多志工來說,能夠真實地與文物交流,才是最珍貴的福利。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來自四面八方 ↑ 故宮導覽志工的成員來自四面八方,組合極為多樣。加入志工已有五年之久的美國籍退休教師詹姆士,正以外語解說「玉璞」。
兒童學藝中心 ↑ 詹于佳在專為孩童設立的「兒童學藝中心」,和家長與小朋友透過互動區的「造橋積木」遊戲,一同模擬《清明上河圖》中,古人造橋的工藝技術,為藝術融入科學知識。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6則 留言

  1. Sophia 說:

    我們有個非營利團體將於06-16-2010及07-28-2010分兩梯次各20人參觀故宮(10:00am抵達),請問如何申請英文導覽人員? 謝謝!

  2. 表妹 說:

    這就是我的大表姐,自小我就深受她的照顧,她一直是我的榜樣與模範,讓更多人認識她,是這個社會的福氣。

    她的人美,心更美,還有訴之不盡的才藝與美德。身為醫生娘,卻謙抑自下,為有需要的地方及人羣服務。

    看看她,好好享受她的一切!

  3. 文文妹 說:

    詹姐
    你是我的偶像ㄝ.總是把所有的是都做到最美.最好.

  4. 酒一 說:

    好感動呀!
    于佳小姐擁有多年故宮導覽經驗
    結合一群長期努力付出的志工們為視障師生
    開起文物欣賞的藝術大門
    更給他們喜悅的經歷

    好棒呀! 加油呀!

  5. 雪子 說:

    Dear 于佳姐姐

    第一眼看到妳的照片,很是驚喜!!(好美喔!!)
    看了妳的心情;更是感動~~~!!
    孩子們有妳的呵護,真是幸福!!

    雪子

  6. amy 說:

    感恩
    這是一個很深入的志工服務分享
    讓我也很動容
    似乎 看不見的一群
    體認的更清晰

表妹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