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寫真】愛爾蘭泥炭地 萬年封存的文化記憶

撰文/居芮筠(經典雜誌撰述)
攝影/徐安隆(經典雜誌攝影)

備好了嗎?」服務於愛爾蘭泥炭地保育協會(Irish Peatland Conservation Council, IPCC)的布雷納(Cillian Breathnach)雙腿屈膝,叮嚀我們站穩,嘴角拂過一抹神祕的微笑,「 一、二、三!」還沒等我意識過來,他已一躍而起,並穩穩地落回地面。就在此時,我開始感受到一陣潮浪般的波動,持續在腳下微盪了數秒。「我是要證明,我們所站的地方,就像是一顆水球。」布雷納指著眼底這片棕褐色的沼澤,為我們的探訪,做了一個生動的開場白。

泥炭地(又稱「泥炭沼澤」)是溼地的一種,約占全球溼地的百分之五十,主要分布於北半球一帶,另存於南半球少數區域。它的組成成分裡,有九成是水,其餘的一成即為泥炭。因此,當我們行走於這片洛居沼澤(Lodge Bog)上時,感到有些窒礙難行,如同踩在水床上一般,甚至得謹小慎微,以免一腳跌進冷冽的湖水。

愛爾蘭境內的泥炭地占全國面積的比例,高居世界第三,僅次於芬蘭與加拿大。其主要分為三類:泥澤(fen)、上升沼澤(raised bog)及覆蓋沼澤(blanket bog),大約於一萬年前,冰河期結束之後,開始成形。

一萬年前左右,冰河融化,大量雪水流入低窪地帶,形成湖泊,四周植物叢生,乾枯後便傾入湖裡。由於水中缺氧使草木分解緩慢,因此於湖底層層堆疊成泥炭。數百年後,漸漸占據整座湖,形成泥澤。

接著,泥澤的表面長出新植物,它們死亡後繼續堆積,逐漸形成沼澤。泥澤和沼澤的分野在於,前者的水源為地下水,富含礦物質,水質呈鹼性;後者的水源主要來自雨水,呈酸性。

大約四、五千年前,愛爾蘭降雨量增加,沼澤上的森林繼續傾倒堆疊,原本的泥澤彷彿烤箱裡烘焙的麵包,持續膨脹成為上升沼澤;另一方面,西部山區的大量雨水將地表的鐵質沖刷至地下,日漸形成鐵質層,其上方開始積水不退,泥炭沉積比水分蒸散的速度快,沼澤不再局限於低窪地帶,而是大範圍地鋪蓋地表,形成覆蓋沼澤。

由於沼澤為潮溼酸性的地質,它因而孕育了獨特的生態系。譬如雪白柔嫩的沼澤棉(Eriophorum angustifolium),開出的花如棉花一般,一支莖上時而會有三至五朵花,可長至六十公分高左右,當一陣風梳篦過一球球的棉團時,其玲瓏飄揚的姿態,煞是討喜。

相較於沼澤棉的纖柔,毛氈苔(Drosera spp.)看起來則銳利許多,鮮豔的葉面上豎滿了針狀觸毛,觸毛尖沾有似露珠的透明液體,像極了垂涎欲滴的表情。布雷納給我一根麥桿,並放一隻死蒼蠅於一端,教我將其送入毛氈苔的觸毛間,霎時,植物的葉面如蚌殼般迅速闔起,那具黏性的透明液體,便負責消化囊中物。

走在這片布丁般的沼澤地上,腳底下沙沙作響,布雷納拔起一小撮草皮,告訴我們,那是沼澤上最重要的植物:泥炭蘚(Sphagnum)。一株泥炭蘚大約僅十多公分,但它的吸水力卻如面紙一般,汲取的水量可達其質量的二十倍之多!換言之,它也貯存了相當多的水中養分,提供數百種微生物一個絕佳的生存空間,而這群微生物,又成為其他生物如蜻蜓、青蛙之食物來源,天氣好時,或許還可看到狐狸等哺乳動物的蹤影,多樣性的生物交織成緊密的食物網。

此外,據估計,泥炭累積的速率,一年不到一公釐,需經過萬年歲月的工夫,才能成就今天以公尺為單位測量的泥炭縱深。從泥炭地的剖面圖來看,宛如一塊巧克力千層糕,大地之母耗費了一百個世紀,堆疊而成的地貌,卻自上個世紀中葉起,遭受到了威脅。

黑色黃金泥煤炭

缺乏石油、天然氣等天然資源的愛爾蘭,從早期便一直仰賴泥炭作為主要燃料,人們使用傳統的鐵鍬掘取泥炭,曬乾後供作居家生火之用。但一九四○年以來,由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幾乎所有煤礦的進口都被迫停止,導致愛爾蘭內需燃料吃緊,遂開啟了大規模的工業採炭;一九四六年,半國營的泥炭局(Bord na Móna)成立,以一年開採十公分泥炭的速率,揮霍著愛爾蘭少數的豐富資源。

泥炭局先將沼澤裡的水抽乾,再利用大型機具挖掘泥炭、壓縮切割成矩形塊狀、集聚成堆曬乾,最後以卡車裝載,送入工廠分作不同用途。

布雷納指著遠方一片光禿禿的棕色大地說:「那兒叫樂莉摩沼澤(Lullymore Bog,洛居沼澤是樂莉摩沼澤區尚未開發的部分),是泥炭局開採的地點之一,由於泥炭局過去五十年來的開發,該片土地比我們的所在位置矮了數十公尺。」

法國來的志工阿莉安,正與愛爾蘭泥炭地保育協會的同仁們,一起拔除長在沼澤上的小樹苗。布雷納解釋:「樹的種子會隨風飄至沼澤上,若任它們生長,則會與沼澤分搶地下水及雨水,所以必須拔除。」雖然其作法看似土法煉鋼,但保育協會的目標甚是明確:竭盡所能地維護沼澤地原樣。

而另一方面,國立都柏林大學(UCD)生物暨環境科學系教授飛恆(John Feehan)則認為:「當年,愛爾蘭中部是全國最窮的地方,欠缺礦產,農地貧瘠,唯一的資源就是泥炭。泥炭局的成立,就某方面而言,給了該地區的居民一個經濟未來。」他回憶道:「一九六○年代,保育行動開始;六○及七○年期間,一邊是保育組織,一邊則是泥炭局和當地居民,屬於爭議期;自八○年代以降,雙方才逐漸互相妥協,最終達成共識,理解到必須在某種程度上相依相生。」

泥炭局所開採的泥炭,供應全國百分之七的電力,也是鄉間普遍使用的燃料。擁有八萬公頃的泥炭田,雇用一千八百多名員工,泥炭局的工業革命,無疑帶動了地方上的經濟成長。

直至一九七八年,荷蘭的研究員舒騰(Matthijs Schouten)來到愛爾蘭做研究,驚見愛爾蘭泥炭地的商業發展程度之氾濫,而且尚未有保育的觀念。荷蘭的泥炭地曾經被大肆開發,深曉沼澤重要性的舒騰,甫一回國便著手籌款,並於一九八七年以前,購得了愛爾蘭的三塊泥炭地,送給愛爾蘭政府作為禮物,藉此拋磚引玉,希望喚起愛爾蘭人民保育沼澤的意識。

漸漸地,政府和民間達成共識,必須保護具生態重要性的沼澤。泥炭局也承諾只開採既有的泥炭地,而不去染指受保護的沼澤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
【愛爾蘭主要泥炭地】

  • 泥澤:一萬年前,冰河融化,雪水流入窪地,四周植物乾枯後傾入湖裡,缺氧環境使草木逐漸堆疊,形成泥澤。約五萬四千公頃。
  • 上升沼澤:四、五千年前,愛爾蘭雨量增加,泥澤上方新長出的植物,繼續傾倒堆積,並從地表突起,形成上升沼澤。約兩萬三千公頃。
  • 覆蓋沼澤:四千年前,山區年降雨量超過一千兩百公釐,長期積水不退,沼澤從窪地向外鋪展,形成覆蓋沼澤。約十四萬三千公頃公頃。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生態系平衡 ↑ 山上的沼澤經開發後,流至下游的泥炭染黑及酸化湖水,阻礙植物和魚群生長。泥炭地的存亡關乎著其他生態系的平衡。
泥炭蘚 ↑ 服務於愛爾蘭泥炭地保育協會的布雷納,手捧重要植物「泥炭蘚」,其吸水力佳,提供眾多微生物營養來源。身旁粉色的歐洲石楠(Calluna vulgaris),亦屬沼澤常見植物。
就地取材 ↑ 木雕家葛蘭姆就地取材,利用埋於沼澤裡上千年的橡木,刻鑿出愛爾蘭舊教和新教教徒在裂痕中共存的社會現象。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1則 留言

  1. jonathan 說道:

    Nice work Teo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