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的話】111

撰文/王志宏(經典雜誌總編輯)

訪寫作對《經典》同仁來說,不算什麼難事,但書寫一個陌生國度的複雜故事,那可就有不同的難度了。其中除了牽涉到報導者對當地是否有深入的了解外,另一個困難點即為語言所造成的障礙。《經典》要求採訪者具備基本的第二外語,甚至是第三外語的能力,因為,如此可更及時與清楚地掌握受訪者的真正想法,當採訪材料最後轉換成文字書寫時,又是另一種編輯利器了。

本期的【比鄰亞洲】專題〈赤道國度──印尼西加里曼丹的華族榮辱〉即是一篇異國書寫的上乘之作。經典雜誌撰述童貴珊是馬來西亞華人,來台北接受大學教育,最後又成了一位台灣媳婦。如此的生長背景,流利的馬來語、英語與華語,讓她對西加里曼丹華人的處境有更貼切的感同。從祖先離開中國尋找南洋一處安身立命之地,到跨海求學,再到擁有一個外籍配偶的身分,她知曉因為不同的選擇而有了不同的結果,但人總不能流於哀聲慨嘆,生命自會尋到它的出處。

這樣一篇報導,竟會讓我聯想到數百年前台灣先民選擇橫渡黑水溝的心境。前人篳路藍縷,以啟山林;至今物換星移,台灣島上卻仍有著數以十萬計的來自異國他鄉的移住勞工與新移民女性,其中當然不乏來自印尼的加里曼丹。

慎選不同時空下的異國報導,《經典》期望先給讀者一種新奇感受,然後因為新奇而好奇而能擴大視野。閱讀同時也是一種能遠眺地平線外、豐富想像的捷徑,更是認清我們身處的這世界的簡易法門。

長期以來《經典》戮力於此,總是嚴格要求採訪同仁對所報導的主題有更深入的研究,除了匯整文獻資料、受訪人、聯絡管道等等外,行前我們亦總是再三叮嚀與要求確認,原因無他,增廣見聞,這是我們責無旁貸的使命。經典雜誌有了見識淵博的文字與攝影報導者,當然更會有視界寬廣的讀者。

他山之石,可以借鏡,可以攻錯。因為我們知曉島嶼的宿命,如果一直帶著國內的眼睛來衡量一切,那所謂的坐井觀天、夜郎自大,甚或是敝帚自珍等字詞,終會與我們畫上等號。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