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的話】98

撰文/王志宏(經典雜誌總編輯)

了再看藏羚羊,六到七月間到青藏高原旅行了七千公里,多半在五千公尺的海拔,花了一個月的時間。

為何藏羚羊有如此的魅力?這是很長的故事,得從一九九一年談起。那年我與老友黃效文首次進入當時仍為中國最大、約莫台灣一倍半大的阿爾金山自然保護區,因為隔絕的地理環境,使得它形成了一個野生動物的最後樂園。那次我們所遭遇的野生動物族群:藏羚羊,野犛牛、藏野驢等都屬於珍稀的青藏高原特有種,也都名列一級或二級瀕危野物,我們竟然是以十、百為單位、一群一群面對面地接觸。那是極其奢侈之事,不單單是我,我想大部份的讀者應該都是如此。我們大多住在一個都會區,而我們所處的島嶼也是狹窄擁擠,接觸野生動物本來就是一項奢侈的事,更遑論是一批大型的野生動物。

藏羚羊之所以令人留下深刻印象,主要在於牠的難以接近,在一望無際的荒原上,牠極佳的視力與嗅覺,老早就發現我們的存在。而牠又有著不可思議的速度,可在四千五百公尺的高度,以時速七十公里長時間奔跑。除了用望眼鏡,泰半我們僅能遠觀,在雪山的背景下,雄羊頭上長達六十公分的長角,有如獨角獸般的神祕與孤傲。

所謂的一見鍾情,大概就是這個道理。

一九九八年,《經典》率先揭露藏羚羊遭屠殺的報導,之後,藏羚羊就成了《經典》長期追蹤的題材之一。我們報導冬季藏羚羊在交配季節的行為、我們也首先透露藏羚羊產羔地的狀況。原本連生物學界都知之甚少的藏羚羊,其神祕的面紗也因此逐漸透明起來。

去年的長江探源行,黃效文當下就約我今年重返阿爾金山看藏羚羊,他曉得這定是我無法拒絕的邀約。

也許讀者們看「藏羚羊報告」的大幅照片,會直覺拍照是簡單的事,但並不盡然:我揹了個600mmF4的大砲型超望遠鏡頭(重達六公斤)、腳架(三公斤)與相機,從四千九百公尺喘呼呼地爬上到五千一百公尺,在看到藏羚羊群時,還彎腰半爬著匐匍前進找好角度與隱密點,當然還是早被放哨的羚羊發現,羚羊群從容離去,我準備將長鏡頭鎖上腳架時,這時發現雲台上的鏡頭螺絲,掉在上山的途中,這時我彷彿聽到了羚羊的笑聲……。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1則 留言

  1. 林 已琳 說:

    王總編輯 志宏先生 :

    十多年不見,前些時候偶然在電視上遇見您着實驚喜相當,您還是樣子未變,志趣還是如一;羨幕您!!我已從緬甸移居泰國和日本(去年開始在住,並從事農業耕作目前還未規模化;昨天回台參加6日台中區農業改良場之設施蔬菜栽培管理班的專業訓練請聯絡我by e mail!!

林 已琳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