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遊記】回訪太平洋抹香鯨 我的東海岸

▲攝影/劉子正

撰文.攝影/廖鴻基

○二○年公認不是好年,新冠病毒在跨年後引爆疫情全球肆虐,到處封城鎖國。瘟疫流行是陸地上的事,海上鯨豚來到船邊並無社交距離考量,牠們自在群聚一樣活潑熱情。二○二○年五月到八月,我們從花蓮港出航五個特別航班,每趟航程約五小時,並鎖定出航目標——尋找太平洋抹香鯨。

回訪花小香π計畫

海洋無可預約,大海的遼闊深邃與神祕,沒有任何討海人敢打包票,今天一定能抓到某種魚,也沒有任何一位賞鯨船船長敢誇言航途中能遇見哪一種鯨豚。有位朋友聽我說明尋找太平洋抹香鯨的計畫後,笑著說:「簡直大海撈針,不曉得你執行計畫的信心來自哪裡。」

計畫籌備期間,恰好看到一部報導澳洲南部原住民召喚鯨魚的紀錄片。他們用白石灰在裸露的胸前畫一只像是「π」字的鯨尾,然後在崖上載歌載舞進行召鯨儀式。沒想到崖下果真有鯨魚被召喚前來,這情景讓拍片團隊無不瞠目結舌。澳洲原住民相信,鯨魚是創世紀的祖先,他們在崖上進行的召鯨儀式其實是在召喚祖靈。

我們尋找抹香鯨的航班也稱得上是儀式吧,並不為了召喚什麼,而是盡台灣社會的本分作禮貌性的回訪——「回訪花小香π計畫」。

「花小香」是一頭太平洋抹香鯨的名字,經由PHOTO-ID個體辨識,牠已被海上工作伙伴記錄到自二○一四年迄今,五年十次,出沒於花蓮沿海。賞鯨活動一年中出航大概只有半年,茫茫大海中,鯨點與船點相遇的機率其實並不高,因此判斷,花小香應該是經常出沒於我們海域的太平洋抹香鯨,直接說,花小香就是台灣的太平洋朋友。當然不只花小香,近年來被我們記錄到反覆來到花蓮海域的太平洋抹香鯨多達八頭。

如海神使者的太平洋抹香鯨們屢屢到訪,而台灣社會似乎沒當一回事。這個回訪計畫,便設定花小香為太平洋抹香鯨的代表,而我們航出的這艘船將代表台灣,船上每個人都將以使者的身分出航。

可遇不可求的旅程

五月三十一日,第一趟回訪抹香鯨的航班於午後一點三十分出發,我們搭乘五十噸的賞鯨船多羅滿一號,船上共四十八人,除工作人員外還有多位支持計畫的朋友一同參與。

這不是一般兩小時的賞鯨航程,我不免擔心,對於船上沒有太多航海經驗的朋友,是否耐得住漫長航程中枯候的寂寥。經過說明,大家都能理解大海中可遇不可求的道理,但因為計畫目標明確,儘管這海域的海豚發現率高達九成,但野心暗地裡被養大了,船上期望的水池子裡除了抹香鯨恐怕已容不下其他。

果然順利遇著了幾群海豚,船隻與牠們才相處一下子,尋鯨甲板上不少人輕聲說了兩字:「放過。」意思清楚:我們目標遠大,別浪費時間與小海豚周旋。

確實如大海撈針,五小時航程就在好高騖遠的氛圍中匆匆流過。當船隻掉過頭,航程來到不得不返航的這一刻,我轉頭看見山嶺上的層雲忽然裂開孔洞,夕暉從雲縫射出光束圈照耀海面。返航這一刻,我想像那光圈裡也許真有魚鰭或鯨尾。

白鯨記中的東部海域

第二趟回訪抹香鯨航班安排在七月二十日。這天上、下午我都在海上。上午兩小時航班還見著海豚船邊熱鬧,相隔不過一個鐘頭後的午後航班,海面除了零星竄起的飛魚,沒遇到任何一隻海豚。

航程隨日晒西斜逐漸累積出「趕快找到什麼都好」的壓力。船長問我:「要不要先近岸去找海豚,然後再出來找『噴風』?」抹香鯨是大型鯨,肺活量大,又善於深潛,每次浮出換氣時,一段距離外就能看見牠們噴在海面上的一團水霧,近距離的話,還能聽見牠們頗富節奏感的噴氣聲。

我執意留在外海,但今天的海跟我們開了個大玩笑,竟然幾乎「槓龜」,幸好返航途中接獲友船發現海豚的通報,我們才掉回頭在黃昏光影下見著了回航中唯一的一群海豚。

漫長等待後的八朵「噴氣」

第三趟回訪航班安排在遭遇挫折後的第八天,這一趟有五十五位朋友一起出航。

午後來到碼頭就聽說了好消息,上午的賞鯨航班遇到抹香鯨。

八天前因落空而盪到谷底的心情,因為這及時的好消息瞬間甦醒,但高興才一下子而已,很快又陷入忐忑的心境中。我明白大洋裡頭的上、下午之隔,如此大量水體移動後隔開的會是什麼。會不會又是眼高手低的戲碼重演?

出航後,船長相當果斷,東南東航向,持續往外海馳騁。

出航十五分鐘後,樓頂甲板負責搜尋海面的船員抬起左臂高聲喊了:「左前八百公尺!」

隨後他用低了八度的語調說:「有海豚。」

海面儘管平坦,這兩聲喊之間我心情起伏一點也不輸給洶狂的北風浪。

「放過」海豚群,船隻回到東南東航向持續往天邊對流旺盛的雷雨胞邁進。

約莫四十分鐘後,仍將望遠鏡舉在眼前的船長抬起右臂昂聲高喊:「噴風!」

大約又過了五分鐘,終於才看見噴霧。我抹了抹眼睛,終於確定,我們確定找到了一群太平洋抹香鯨。

~以上為文章之部分節錄,全文及更多精彩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賞鯨船 ↑ 坐上賞鯨船,廖鴻基帶領著數十人進入茫茫大海中,出發尋找台灣的太平洋朋友抹香鯨。
回訪抹香鯨計畫 ↑ 回訪抹香鯨計畫不是一般的賞鯨航程,為了讓參與計畫的所有人,都能對此次航海過程可能遇到的狀況有所準備,於出發前會有行前說明。(圖片/多羅滿賞鯨公司)
發現抹香鯨花小香 ↑ 大夥兒興奮地發現抹香鯨花小香的蹤影。(攝影/金磊)
台灣東海岸 ↑ 台灣的東海岸,是廖鴻基一趟趟地回訪抹香鯨花小香的重要場域,一群群跟著黑潮巡游的各種海洋生物,豐富了大眾對海洋的想像。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