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外來種】小花蔓澤蘭 植物殺手

撰文/楊駿北(經典雜誌撰述)
攝影/劉衍逸(經典雜誌攝影)

一種蔓藤植物,遇到溼熱氣候,尤其是多雨的季節,其滋生的速度就像吞了過量的生長激素,一天可以伸長十公分左右,那麼,預估幾天後,這種植物就會擴展成如平均身高二十五公尺的阿里山神木群一樣高聳?神木累積數十年甚至百年才能有此高度,此物種卻只需花費大約八個月的速度。

長得快只是這種植物的特質之一,真正讓人過目難忘的,還是此類蔓藤從土壤地表開始誘發,先是一株,接著再一株,無數株的藤蔓沿著大樹底部開始向上攀爬,纏著樹幹,爬過枝條,直抵樹頭,形成「一團綠」包住樹木的奇景,使大樹失去與陽光接觸的空間,進而無法行使光合作用,形同以勒斃手法,讓林木不敵藤蔓入侵,終以枯萎凋敝作結。

如此生命力旺盛,對林相具有強烈殺傷力的植物,真實地在台灣出沒,人們喚它:小花蔓澤蘭(Mikania micrantha)。名字聽來窈窕,小花蔓澤蘭卻改變了綠色植物理應生養大地的定義,從屏東到苗栗,從台東到宜蘭,在災害嚴重的中、南部,它的身影出沒在廢耕地、山坡地,展開不動聲色、與其他植物爭奪地盤的廝殺行動。

嚴格說來,小花蔓澤蘭是經由人為傳播而來的「外來入侵種」雜草,而且名列台灣十大外來入侵種之一。這類雜草來自中南美洲,至於究竟是什麼人,何種原因,帶著她飄洋過海從原生地來到台灣,至今眾說紛紜。一說是隨著南美洲進口的農業機具侵入島嶼;一說是看好其草藥藥性,而以草藥名義引進台灣;有人言之鑿鑿說是看準其生長快速又濃綠,具有覆蓋裸露地的綠化效果而刻意引進;有人則堅信是鳥類從同是蔓藤災區的東亞傳播而來。

落腳台灣後,小花蔓澤蘭慣居在海拔一千公尺以下,中、低海拔的山野處、廢耕地或乏人管理的果園與檳榔園。就以此藤類的身心狀況來說,趨光性的特質,加上具備無性生殖能力,而種子輕薄,易隨風飄,根莖的節與節之間還能長出「不定根」。

這樣的體質背景,驅動小花蔓澤蘭發展出一套「勒斃致死法」,將周邊林相殘害得體無完膚,其攻擊模式更清晰可辨:接近大樹、攀爬植物、悶死樹林。誰能料到,在南美洲的雜草,竟在台灣反客為主成為強勢植物,理應是遠來的嬌客,反倒成了氣焰囂張的驕客。

「你看,這葉子的形狀像不像一顆愛心!」在美崙山的登山路徑旁,任教於花蓮農業職業學校森林科的陳麗卿老師將我拉到一旁,拿起一條從右側陡坡竄延到溝渠旁的藤蔓,熱心協助我如何辨識小花蔓澤蘭。約在三年前,她在美崙山健行時,原本應是七里香在熟悉的轉角出現,當時卻「只聞七里香」,反倒是小花蔓澤蘭盡入眼簾。

心型的葉狀與冷峻的作為形成強烈對比。抬頭一望,小花蔓澤蘭正纏繞著一棵樹木的基底和粗圓的樹幹,蛇行直至冠頂處,只剩乾枯的枝條飄零在風中。

衝擊生物多樣性

對演化論者來說,生物界弱肉強食是不變的自然定律,即使是粗直的樹木窒息在柔軟的藤蔓手下,最好也能任其自由發展。但對生態學家而言,必須抑制小花蔓澤蘭的猖狂,否則,台灣的植物林相,將從異質走向均質,從多樣性走向單一性。

而最深的擔憂就是:樹林種類一旦單一化,原本適處適所的生物群像也因棲地改變,導致生物多樣性降低。試想,樹木一旦枯萎,緊接著,鳥兒失去築巢的誘因,方圓幾里的樹林同樣淪陷,何處還能成為鳥兒棲地?

同樣的問題也襲向蟲子與各種動物,賴以共存的林地紛紛失去生機,哪兒還能豢養林中生物?更勝者,許多具有潛藏醫療或經濟作用的樹林與生物,恐怕只能淹沒在陣陣「綠潮」中,不見天日。

陳麗卿除了對我解釋這藤類植物如何與樹木爭奪頂上一片天,還憂心著「樹木乾枯將帶來不可預測的水土保持問題」。顯然,她並非杞人憂天,凡是在步道上偶遇其他登山客,她都嘗試以當年賀伯颱風引發的美崙山區局部的土石流,解釋小花蔓澤蘭殺害樹林帶來的危險性。

作為小花蔓澤蘭侵略的「示範地區」之一,美崙山在時空點上有特殊意義,因為此地標示著藤蔓由南台灣朝北,向東台灣蔓延的速度。

根據農委會特有生物保育中心的紀錄,早在一九九○年前,在台灣南部的屏東與高雄一帶,即有小花蔓澤蘭標本的採集紀錄,但當時的地方鄉親將此種花草誤認為「雜花仔藤」而未多加留意。直至二○○一至二○○三年左右,小花蔓澤蘭危害林相生態系統的災情開始大量披露後,遭「綠色波浪」淹沒的區域,從南台灣往北擴散,除了朝台東、花蓮前進之外,中部地區各縣市,特別是南投縣境內遭逢九二一地震而裸露的山坡地,也都成為小花蔓澤蘭的入侵地點。

雖然小花蔓澤蘭的分布高度仍有局限,但近來在平地或更高海拔處見到此種植物的可能性也漸增。例如台東縣達仁鄉在二○○七年的「小花蔓澤蘭危害覆蓋面積監測調查」記載,在海拔高度五到一百五十公尺之間,該鄉鎮的覆蓋面積有四十六公頃之多。

幸好,小花蔓澤蘭本身的莖葉對人體無害,因此,土法煉鋼的「人工拔除法」成了主要受害區現行採用的防治方法。

課餘時參與慈濟基金會志工活動的陳麗卿回憶,二○○七年春天,她與花蓮縣政府接洽合作,號召慈濟大學與花東地區慈青社社員前往山區除蔓,利用雙手加上簡單刀剪,他們選擇的就是最原始的人工除蔓法。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認識小花蔓澤蘭】

主要產於中南美洲與加勒比海一帶的小花蔓澤蘭,為多年生稍木質藤本植物,屬於一種菊科蔓澤蘭屬的外來入侵種,在華人地區有不同稱呼,如薇甘菊或小花假澤蘭。此外來植物與台灣原產的蔓澤蘭外觀近似,但仍有可供辨識之處。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攀附林木上的藤蔓 ↑ 藤蔓若已攀附在林木上,只需在樹底切斷離地約二十公分內的莖部,並將分離的藤蔓直接留在樹上,任由其枯萎即可,以避免接觸土壤長出不定根,再度萌發。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14則 留言

  1. 包子 說:

    周邊朋友最近都因小花蔓澤蘭賺了不少錢.甚至聽聞有人做專職的栽培.以便明年賺更多.真是缺德.也不禁擔憂。期待相關單位會有更理想的根治發法。譬如,只收購根部即可…

  2. jack888815 說:

    很高興看到了愛護台灣綠土的人在更早之前已提出呼籲要制止小花蔓澤蘭對已剩不多的綠土的迫善害!
    不知道從那時到現在2010.11月,台灣各有關單位
    1:繼續監控綠癌的危害情形?並適時提報處理?
    2:目前各有關單位和縣市對此的持續有效措施為何?有無達成具體有效
    及澈底根絕計劃及目標?
    並您個人對遠部份有何想法、計划、遠見?

    張良敬上

  3. frosty 說:

    應該是合果芋

  4. Sam 說:

    課餘時參與慈濟基金會志工活動的陳麗卿回憶,二○○七年春天,她與花蓮縣政府接洽合作,號召慈濟大學與花東地區慈青社社員前往山區除蔓,利用雙手加上簡單刀剪,他們選擇的就是最原始的人工除蔓法。

    文內所述之除去方法似乎是錯誤的方法,請見下文:
    台東林管處:清除蔓澤蘭要連根拔起且封死 2003/11/18 中廣新聞 張南雄報導

    被稱為綠色之癌的「蔓澤蘭花」又開了,由於它的種子擴散很快,成為生態殺手。經常有熱心登山客幫忙除「曼澤蘭花」,卻因沒有連根拔除或者用塑膠袋封死,反倒幫倒忙。

    台東林區管理處表示,小花蔓澤蘭原生於中南美洲,具無性繁殖及種子繁殖能力,根據調查種子每平方公尺高達十七萬個,隨風飄散蔓延迅速。蔓澤蘭入侵林地後攀爬纏繞的特性,會使林木無法行光合作用而死亡,因此今年度已經僱用公共服務擴大就業勞工,在低海拔國有林地內進行蔓澤蘭防除工作,希望在蔓澤蘭種子未擴散前將莖根徹底拔除。

    台東林管處指出,清除小花蔓澤蘭必須連根拔起,再用塑膠袋將整株封死。才能有效遏止繁延。林管處處長田志城處長說,一般民眾如果不瞭解蔓澤蘭花特性,最好不要幫忙,以免越幫越忙。

  5. 芸妹 說:

    真可怕的外來種!可是名字怎麼那麼好聽呢?而且聽說可以治感冒耶!@@~

  6. 地球人 說:

    請問有一種長的和小花蔓澤蘭很像,葉子呈現心型,有點像小型地瓜葉,也會攀爬,會將作物纏死的草,請問叫什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