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視窗】雲南西雙版納傣族 當親水民族遇上現代潮流

撰文/李旭
攝影/耿雲生

一個美麗的地方囉,傣族人民在這裡生長囉,密密的寨子緊緊相連,那彎彎的江水喲,綠波蕩漾……。

歌裡唱的那有著彎彎江水的水鄉,那個傣族生長的美麗地方,就是雲南省的西雙版納州(也簡稱版納)。

一九八三年我跨出大學校門剛工作,第一趟出差就到西雙版納。那時我真年輕,又才從多年的封閉禁欲年代走出,第一眼看到傣族少女小卜哨們頭挽青絲之秀美,身裹筒裙之曼妙,不禁怦然心動,差點就快窒息。後來又幾度到版納,直到一九九五年在版納布朗山,被肉眼幾乎看不見的小小恙蟲叮咬了一下,並因此高燒不退差點送掉小命,從那時起心有餘悸,有整整二十年未敢再次踏上過去那塊瘴癘之地。老友老耿(耿雲生,本文攝影)卻不然,前些年一直在版納轉悠(隨意走動),拍攝傣族,幾次三番約我一起去,於是我又成為西雙版納的常客,重新探尋傣族那古老而又時時劇變的世界……。

從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州府景洪市上高速公路到小養,穿過無邊無際的橡膠林、香蕉林和茶園,一條掩於叢林和茅草中的小路將我們帶到曼掌村。這裡就是典型的傣族村落。在傣族地區,「」大致相當於縣一級的行政區,「曼」則是村寨。

尋覓傣族

傣族,也稱「傣泰民族」或「泰老民族」,是中國的少數民族之一,也是世界上人口較多的跨境民族,具有悠久的歷史和深厚的文化,很大一部分傣族世代繁衍生息在中國雲南省最南端的西雙版納的好幾個「」,以及無數個「曼」。

曼掌出乎意料地小巧玲瓏,雖談不上多麼富庶,但到了這裡,你才能真正領會「豐饒」、「茂盛」、「盈沛」、「茁壯」這些詞語的含義。這裡每樣東西,似乎都能自己發芽、開花、結果,遮天蔽日的綠色是這四季永恆的主題。版納的傣寨大多如此,而曼掌比較偏僻,最近幾年才作為生態民族村開發,又不在旅遊路線上,因此傳統保存得較好,老鄉(不相識的農民)更為淳樸熱情。

像許多傣寨一樣,難得看見男子,他們要嘛在樹蔭下抽煙聊天,要嘛在鬥雞賭博。當年我曾聽人們如此調侃傣族男性:他們成天在寨頭的大青樹(榕樹)下閒坐,可以將墊坐在屁股下的卵石孵出孔雀來。他們以能在外面閒聊的時間長短,來顯示他們在家庭的地位和權威。但我現在見到的是,一些男子在慢悠悠地建蓋新的傣家竹樓,準備開設傣味餐館,便於接待愈來愈多的觀光客。更多見到的是婦女賣自產的茶、自釀的酒、自己炸的油炸食品,和自己種的芭蕉、鳳梨等水果。

近些年,隨著非物質文化遺產受到重視,一些人家在政府文化機構的扶持下,自製土陶器皿、造紙、製作紙傘等等,使傳統得到一定的恢復與傳承;一些婦女做簡單的梳妝打扮,在村裡的水井旁給來客表演原汁原味的傣族歌舞,再現她們插秧、擔柴、擔水的勞作,還有趕擺(趕集)和談情說愛的風情,還可以為你撐上竹排,在平靜的水上漂蕩一番。到下晚收工的時間,男女老少都下到水裡洗浴,只不過男的在上游一點的地方,女的集中在下游。那彎水幾乎環繞整個村寨,不僅有濃濃溼氣,也有絲絲涼意,更給寨子帶來了平和及分外的靜謐。

與野豬同樣有著高度獵捕壓力的山羌(Muntiacus reevesi) 和台灣山羊(Capricornis swinhoei),在保育意識逐漸提升的現在,野外目擊機會已經愈來愈高,但在野外依舊是如此難以發現台灣野豬。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捕魚日 ↑ 二○一二年,西雙版納州東北方的玉溪市新平縣,花腰傣族的男女老少在一年一度的捕魚日,進到魚塘裡,各憑本事地捉魚,顯現傣族對傳統捕魚文化的重視。然而魚塘後來改種甘蔗,此番捉魚景象已不復存在。
山中傣寨 ↑ 這個位於臘縣的寨子,是少見的山中傣寨。
橄欖壩傣族園 ↑ 傣族與遊客在橄欖壩傣族園內廣場興奮地潑水歡慶。
倒映出佛陀的身影 ↑ 雨後寺廟的地面倒映出佛陀的身影,同時間曼旦寨村民豢養的雞也跑進寺院內,不知是受這股靜謐吸引而來,還是單純地覓食?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