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鄰亞洲】脫困中的永珍 鎖國三十年後的寮國

撰文/陳世慧 (經典雜誌編輯)
攝影/劉衍逸(經典雜誌攝影)

○○四年年底,為了迎接東協(ASEAN)高峰會的舉行,永珍飯店業者在總理府的支持下,以短短十個月的時間,趕工蓋好依傍在湄公河畔的「月宮」(Don Chan Palace)飯店。這個號稱全寮國最豪華、可俯瞰永珍市全景的飯店,除了創下該國有史以來最快的工程速度外,不過十四層樓的它,竟也是境內最高的大樓。

站在「月宮」頂樓,從窗明几淨的落地窗向下俯瞰,左邊是滋養中南半島無數生民的湄公河,河對岸是泰國的龍開 (Nong Khai)省;而往前方望去,除了凱旋門、永珍銀行與Lao Plaza飯店三座建物有七層樓高外,餘者一望無際的平坦視野,就猶如二、三十年前的台北。

對於過慣都市生活的人來說,看到平均二到四樓高的矮房,矮房間點綴著已收割的稻田,還有街頭巷尾不時傳來的小販搖鈴叫賣聲,喜歡的人,或許會感動於它的樸實寧靜;但不習慣的人,卻會驚訝於作為一國之都,比起繁華濃豔的左鄰泰國曼谷、右舍越南胡志明市,二十一世紀的永珍,仍樸實的就像一個涉世未深的農家女。

一向甚少與世界接觸的永珍,不僅沒有麥當勞、星巴克咖啡與連鎖超商等象徵資本主義社會的產物,就是全市唯一的電影院,也在一九七五年解放時,因受不了過多的電檢而關門大吉。

清晨時分,當其他大都市藉由捷運、公路、鐵路、高架橋或高速公路上穿流不息的人潮與車潮,開始忙碌的一天時,面積是台北的一點一倍,人口卻只有四分之一不到的永珍,空空如也的整座城市,卻除了出家人已起個大早,身著黃色袈裟,由老至少迻邐地沿街化緣外,其他人就有如深陷夢境之中,依然尚未甦醒。

「寮國的英文縮寫是PDRL(Peopl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Lao),可是很多來到這裏的商人,都把它翻譯成Please Don’t Rush(不要急)。」

月宮的台籍總經理方浩霽,以玩笑話一語帶過寮國人的慢。但同樣是慢,它帶給台商司靜明的,卻不只是笑話而是實質上的損失。

在從事手工家具之前,曾經短暫涉足人力仲介業的他,第一筆生意是提供沙烏地阿拉伯的客戶三十名勞工,然而三個月後,當所有寮勞皆因動作太慢而被全數退回時,司靜明想,自己還是做回老本行比較好。

寮國人的步調緩慢,其實與他們的宗教信仰息息相關。深受小乘佛教教義影響的寮國人,總覺得不管工作也好娛樂也罷,只要是太傷腦筋或耗費體力的事,就絕對稱不上好事。

在湄公河畔賣燒烤的田添,今年不過三十歲,卻已出家至少超過三回。

「小時候為了替生病的媽媽祈福,我第一次出家;之後爺爺過世,我出了第二次家;最近,因為老婆終於懷孕了,幾天前,我才剛結束為期一個禮拜的第三次出家呢!」

一旦出家就得中斷工作,問田添這樣不會影響到收入嗎?田添卻只淡淡表示,反正工作是一時的,但現世的功德與來世的福田,卻是永久的。在寮國,類似田添的例子可說不勝枚舉。按理,像這樣的一個與世無爭的國家,理當受到祝福才對,然而遺憾的是,由於位處中南半島的核心地帶,這個號稱「印度支那屋脊」的國度,自建國以來,就一直與戰爭脫離不了關係。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

【寮國/永珍市小檔案】

  • 面積:236,800平方公里/3,920平方公里
  • 人口:580萬/60萬
  • 位置:中南半島唯一不臨海國家,北鄰中國,東與越南相接,南連柬埔寨,西與泰國為鄰,西北與緬甸交界。多山、高原及沖積平原。
  • 種族:寮國全國約十餘種族,以寮族為主,約占全國人口53%,次為中高原寮族,約占23%,低地寮族,約占13%,其餘為山地族包括老松蒙、傜等族。
  • 氣候:熱帶氣候,五月至十月為雨季,十一月至次年四月為乾季。年平均氣溫攝氏20至30度。
  • 宗教:小乘佛教
  • 語言:寮文

旺陽 ↑ 旺陽(Vang Vieng)是位在由永珍前往古都琅勃拉邦中間的一個小鎮,因為有著與中國桂林相似的石灰林美景,遂被開發為旅遊景點。世居當地的民眾,也在饒富鄉村風味的自宅兼營起民宿。
苗族傳統服飾 ↑ 全寮國約有十餘種族,除了占一半人口以上的寮族外,就屬苗族為數最多。圖中盛裝的苗族少女,正要與同伴一同前往市集,參與傳統的苗族新年慶典。
凱旋門 ↑ 為牢記殖民歲月的痛苦經歷,寮國政府特別仿法國凱旋門原件,再加上佛教塔寺的建築特色,在永珍另行打造一座凱旋門。
經濟長期停滯 ↑ 因為經濟長期停滯,永珍常可見這樣癈棄頹圮的房子。然而就像其前的嘟嘟車與呼嘯而過的摩托車,只要善用外援,寮國日後的發展,或許能從緩慢的速度,逐漸加快油門。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