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嶼植被】蘭花的美麗風暴 台灣原生植物的保育危機

▲ 攝影/徐嘉君

撰文/廖靜蕙

九三○年,日本學者瀨川孝吉在奇萊山採得一株特別的蘭花,一九三三年,由日本植物學家正宗嚴敬命名為寶島喜普鞋蘭(Cypripedium segawai),歸類於蘭科喜普鞋蘭屬。只是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人看過這株奇特的蘭花。直到一九九六年,還在台大植物研究所念書的徐嘉君,在一次野外調查中再度遇到它,花蓮天長古道山區聚集了數百株以上的族群,它是寶島喜普鞋蘭,特有種、台灣四種喜普鞋蘭屬蘭花之一,也是全球拖鞋蘭家族成員。

愛神遺落人間的拖鞋

提起這段往事,目前任職於農委會林業試驗所的徐嘉君還記得被那份美麗感動的心情,自此,他總會找時間監測、調查這群珍貴的寶島喜普鞋蘭。只是好景不常,兩年後因電視節目無意帶入的畫面,讓明眼的獵人前來大量採集。

彷彿這樣還不夠,天長斷崖在幾次大雨沖刷後崩塌,原本的數百株族群更驟減到數十株,二○○八年徐嘉君再度前往盤點,僅存二十株左右的族群,已失去授粉能力,顯得苟延殘喘、奄奄一息。

「過去族群數大,此起彼落地開花,還是會碰上適合的授粉對象,但少到這種程度就得同一時間開花才有能力授粉。但是現況是開花時間無法配合,結實率也跟著低迷。」徐嘉君說,本來這一片是最大的族群,最後落得只能靠無性繁殖。

「小黃如此脫俗美麗,生育地是那麼難以到達,每次千辛萬苦拜訪它時,總是無法擺脫悲傷的心情。」台灣四種原生喜普鞋蘭當中,寶島喜普鞋蘭是分布狹隘、族群最少的物種。眼見族群縮減到二、三十株左右,幾乎是一腳踏入棺材的物種,即使徐嘉君受的是科學訓練,仍難掩失落。

喜普鞋蘭屬Cypripedium這個屬名,在拉丁文是指「愛神的拖鞋」,以花朵碩大、豔麗著稱,令人動心的美麗,卻也令人動念想擁有它,造成龐大而全面的濫採壓力。再加上它們都分布於中、高海拔,若棲地崩塌、破碎化,更加劇喜普鞋蘭受脅的程度。

這也說明何以全球拖鞋蘭家族都列入《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簡稱《華盛頓公約》)附錄名單,野生族群禁止國際貿易;一九八九年已將芭菲爾拖鞋蘭屬與佛拉密拖鞋蘭屬列入附錄一名單,人工繁殖族群的出口有嚴格繁瑣的規範;台灣四種喜普蘭屬,則屬於附錄二名單,人工繁殖族群必須檢附國家開具的合法證明。然而喜普鞋蘭在台灣所遭受的採集壓力,並未因此減少。

台灣喜普鞋蘭(Cypripedium formosanum)是與寶島喜普鞋蘭唯二的喜普鞋蘭特有種。合歡山區一處數百株台灣喜普鞋蘭,是已知、記錄到的台灣喜普鞋蘭野外最大族群。二○一二年又是因媒體的拍攝,不久就全軍覆沒。

「台灣喜普鞋蘭還剩下一些族群,寶島喜普鞋蘭就很有可能已經滅絕。因為每個族群都很小,造成開花結果率很低。」徐嘉君說。

二○○八年,徐嘉君正式啟動喜普鞋蘭的復育計畫,調查全台喜普鞋蘭分布,並採種試著讓它們能商業繁殖,降低野外採集的壓力,但這個藍圖因無法突破組織培養技術,尚未完成。

近千種維管束植物受脅

喜普鞋蘭野外的遭遇,只是台灣眾多蘭科的縮影。

台灣素有蘭花王國之稱,台灣原生蘭科(Orchidaceae)共有四百四十五種,是維管束植物種數僅次於豆科的科別,與豆、菊、禾本科合稱四大科。然而今年四月初發表的《2017台灣維管束植物紅皮書名錄》中,台灣原生蘭科卻是受脅最劇烈的一科,共一百四十種蘭花列入極度瀕危(CR)、瀕危(EN)、易危(VU)的「受脅」等級。早期台灣民眾視為隨手可及的植物品種,正逐漸在野外消失。

「野生植物市場很大,買賣更加速物種流失的速度。」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植物組張和明博士說,即使有幸位於保護區內的物種,受龐大的利益誘使,甘冒風險盜採的大有人在。

不但野外蘭科處境堪憐,在最新發表的維管束植物紅皮書,台灣四千四百四十二種原生維管束植物中,約占總數百分之二十二的九百八十九種植物,受到不同等級威脅;更有二十七種原生植物證實消失於台灣野外,其中五種更是台灣特有種。

台灣特有種烏來杜鵑(Rhododendron kanehirai)即因分布範圍局限於新北市新店區北勢溪沿岸,又過去興建翡翠水庫時,缺乏自然資源監測的調查概念,而任其棲地全數淹沒。因此一九八七年翡翠水庫完工後,烏來杜鵑也在原地滅絕,同時意味著消失於全球野外。

可喜的是,在研究人員的努力下,透過扦插技術發展園藝品系,讓烏來杜鵑重回原棲地以及鼓勵周遭的社區種植。但是和烏來杜鵑同為台灣特有種的龍潭莕菜(Nymphoides lungtanensis)、雅美芭蕉(Musa yamiensis)、異葉石龍尾(Limnophila heterophylla)、桃園石龍尾(Limnophila taoyuanensis),隨著埤塘、棲地消失,卻再也召喚不回來了。

除了蘭科植物受脅數量最多,如台灣杉、台灣穗花杉這類的松、柏、杉科裸子植物,三十種中有十五種受脅,是受脅比例最高的類群。以《文化資產保存法》保護的珍稀瀕危植物台灣穗花杉(Amentotaxus formosana)為例,分布於台灣南部山區的台灣特有種,即列為紅皮書名錄中瀕危物種。

紅皮書提供物種族群受脅與未來滅絕可能性的訊息,是物種保育的基礎,也是起點。「有了紅皮書名錄,我們才能利用有限的資源維護最大的生物多樣性。」張和明分析,物種受脅的原因不外乎經濟價值高的市場需求,造成採集壓力;有些物種則是因為分布範圍狹小局限,或生育地持續改變或受到破壞;或因處於地理分布的邊緣,很容易就因氣候條件改變而影響族群。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調查採樣 ↑ 徐嘉君(右)進行喜普鞋蘭屬全台灣族群分布調查採樣。(圖片/徐嘉君)
蘭花溫室 ↑ 在台北植物園區的蘭花溫室,黃大玲每天觀察蘭花生長狀況,灑水保持溼度並清除雜草。(攝影/顏松柏)
台灣一葉蘭 ↑ 台灣一葉蘭喜歡生長在水氣飽滿的中海拔雲霧帶、峭壁岩石表面上,這裡大多為檜木林帶,並與蘚苔植物為伴。因具商業價值曾遭大量挖採並銷往國外。 (攝影/鐘詩文)
葦草蘭 ↑ 秋天微風輕輕吹拂著葦草蘭,早期農村社會對它並不陌生,甚至俗稱鳥仔花,卻因開發、休耕等因素而消失。(攝影/鐘詩文)
原生植物 ↑ 與山區的野生蘭花擦身而過,遺留在原地不只是原生植物,還有族群繁衍的希望。(攝影/徐嘉君)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