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現場】羅興亞無止境的漂流 掮客、偷渡者、人口販子

▲ 圖片/達志影像

撰文/楊智強(Loop Media Team記者)
攝影/Junhee Jang(Loop Media Team攝影)

百位羅興亞人肩併肩蹲坐著,汗味與體味還有海上的溼氣混雜在一起,讓鐵製船艙有如一個大型沙丁魚罐頭。航行時間一久,船上人蛇的心智漸漸被疲憊與焦躁占據,原本運送的「人」,也被視為「貨物」對待。

男女偷渡者在船上被分開管理,久未上岸的人蛇們,長時間待在海上沒有跟異性接觸,因此將女性羅興亞偷渡者當成洩慾工具,若反抗、輕是一頓打,重則命喪汪洋大海,「雖然我們被關在不同船艙,但有時候可以聽到她們反抗時的哭聲。」羅興亞青年穆吉(Muji)說,跟他一同從家鄉出來的朋友,就是在二○一三年一起搭著這艘苦難之船,親眼見證無盡的剝削與死亡。

遠離家園的旅程

「那艘船上總共死了二十幾個人,死了就被丟下海。」穆吉談到船上的狀況不禁皺起眉頭,指出船上的人蛇都對他們相當凶暴,皮帶、木棍等隨手可得的東西都能抄起來成為凌虐的工具。「我連要去上個廁所,也會被皮帶抽幾下。」穆吉說,當時船上一天只有一盤白飯可以吃,沒有乾淨的飲用水,讓大家常常生病,相當難熬。

旅程如此危險,但羅興亞人仍然趨之若鶩,因為他們有著不得不的原因。

羅興亞人長期受緬甸軍政府壓迫,為了遠離殺戮,必須逃離家鄉若開邦(Rakhine State)。羅興亞人不被緬甸政府承認為國民,所以沒有任何可以證明身分的合法文件。因此他們唯一遠離迫害的方式,就是非法偷渡。他們必須冒著遭到各國軍警逮捕的風險,將性命交給視法律為無物的掮客與人口販子,讓自己暴露在極高的風險之中。

二○一二年到二○一五年之間是羅興亞人透過船隻偷渡的高峰期,人口販運的路線是經過泰國後進入馬來西亞。為了讓生意更加順暢,人蛇集團除了收買各國的低階海巡人員之外,也吸收了許多貪汙的高階軍警。一切在有了「白道」的保護之後,販運的規模變得無法無天。穆吉與他的朋友就是從緬甸若開邦的實兌(Sittwe)港出發,搭上一艘載運超過千位偷渡者的貨輪前往馬來西亞。

但外國媒體在二○一五年揭露羅興亞人被人口販子在泰國南部監禁與虐待之後,泰國政府開始嚴厲打擊跨國人口販運的組織,讓海上偷渡暫時銷聲匿跡。人口販子在三年的沉潛避風頭後,二○一八年四月一日泰國海岸巡防隊在南部閣蘭大(Koh Lanta)縣發現一艘載了五十六位羅興亞人的木船,這也是在二○一七年八月因為種族清洗所爆發的難民潮後,第一件被揭露的偷渡案件。

有需求就會有人提供服務,基本的供需法則在人口販運市場上也不例外。

暴雨與偷渡潮

二○一七年八月在若開邦發生了被聯合國稱為是「教科書式種族清洗」(A textbook example of ethnic cleansing)的暴力壓迫,導致將近七十萬的羅興亞人跨境進入孟加拉的難民營中。在短短幾個月內,原本只有二、三十萬難民居住的地區暴增為容納了約百萬人的難民營。而大部分的難民都是住在由竹子與防水塑膠布所搭建的庇護帳棚中,再加上大量砍伐當地的樹林,導致附近的土地變得相當脆弱。

聯合國難民總署(UNHCR)在三月做的電腦模擬報告指出,若在難民營內的國際組織與孟加拉政府沒有對即將來到的雨季做好準備,豪雨時帶來的土石流絕對會讓搭在黃土沙丘上的臨時避帳棚所毀於一旦,初步估計會有十萬人面臨死亡的威脅。

「我們很害怕他們因為對雨季的恐懼開始出逃,讓海上的人口販運死灰復燃。」長期關注東南亞人權狀況的NGO「鞏固人權」(Fortify Rights)專員普坦妮(Puttanee Kangkun)深鎖的眉頭表現出她的不安。

除了暴雨帶來的土石流外,洪水衍生的傳染病、混亂與犯罪,也是羅興亞人渴望逃離這個人間地獄的原因。他們需要掮客與人口販子所提供的「服務」。

「這是羅興亞人出逃的唯一選項,因為他們沒有其他辦法。」普坦妮苦笑指出,這個網絡並非一開始就如此黑暗不堪,有許多人的初衷是相當良善的。「原本大家只是想要互相幫忙。」普坦妮說,最早羅興亞人開始出逃時,那些成功偷渡的先行者為了幫助仍在緬甸的親人,利用自己的經驗對親友們「伸出援手」。而成功的故事一傳十、十傳百,偷渡的規模越來越大,並且有越來越多勢力加入,地方幫派、貪汙政府官員、軍警還有船公司等等,大家都想分一杯羹。

熱心助人的先行者也因為利益的誘惑讓自己的初衷變質,讓原本人們口中的希望之旅,成為前往充滿剝削與死亡的漂流。現居泰緬邊境美索(MaeSot)小鎮的羅興亞籍掮客阿辛(化名),他的經歷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美索是羅興亞人由陸路偷渡進入緬甸的必經之地,各式各樣合法或非法的貿易在這裡隨處可見,贓車、毒品、賭場以及色情泰式馬殺雞在這裡一應俱全。二十六歲的阿辛在人口販運這門生意裡,雖然剛開始嶄露頭角,但卻已經有能力將親戚都接到美索居住,幾個月前還辦婚禮討老婆,正式告別非法偷渡者偷偷摸摸見不得光的人生,搖身成為有錢、有勢力、有辦法的掮客。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Rohingya.01 ↑ 馬來西亞常是海上偷渡難民的航程目的地。暮色中,一艘難民船在馬來西亞蘭卡威島被海岸巡防攔截,將被戒送到吉打港。(圖片/達志影像)
Rohingya.02 ↑ 庫圖巴朗難民營是兩個孟加拉官方運營的難民營之一,難民營與周圍營地人數多達五十四萬人,是世界上最大的難民營。(圖片/達志影像)
Rohingya.03 ↑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估計,前往科克斯巴札爾的難民中有百分之六十是孩童。遷徙過程中常與父母失去聯繫成為孤兒,難民營內設有學校安頓這些孩童。(圖片/達志影像)
Rohingya.04 ↑ 人權鬥士穆罕默德阿里自己一個人長時間在難民營中探訪,收集大量有關人蛇集團的證據,希望為毫無抵抗之力的羅興亞難民發聲。
Rohingya.05 ↑ 人權工作者拉奇亞透過各種方式宣導,希望提高羅興亞人對於人口販運的警覺,讓人蛇集團無法得逞。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