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篳路台灣】從家山到里山 淡蘭古道復興大計

road_720

撰文/陳歆怡(經典雜誌資深撰述)
攝影/劉子正(經典雜誌資深攝影)

蘭古道群,曾是往來台北與宜蘭兩盆地間的交通要道,「淡蘭」一詞,指的是清代「淡水廳」與「噶瑪蘭廳」間的聯通道路,也擴及山區內部的路網。淡水廳於十八世紀劃設之初,轄區從大甲溪以北直至貢寮一帶,一八一○年代噶瑪蘭設治,兩廳之間早已形成多條路徑,官道只是將部分路徑加以拓建。

對應今日的行政區域,淡蘭古道群分布廣及台北市的松山、南港,基隆市的暖暖,新北市的汐止、深坑、石碇、坪林、平溪、雙溪、瑞芳、貢寮,及宜蘭縣的頭城、礁溪一帶。從地理上來看,淡蘭古道區域屬於雪山山脈北麓,海拔最高不超過一千公尺,屬於淺山地形,但山脈呈東北、西南走向,且層疊的山嶺連綿到東北端的三貂角,自古形成台北盆地到宜蘭盆地間的險阻。

找出回家的路

與台灣其他地區古道不同的是,淡蘭古道群歷經數百年演變,至今仍留存原汁原味的步道系統,沿線尚可遇見世居數百年的散村聚落,香火不滅的土地公廟,經過復育的水梯田景觀,還有親切健朗的阿公阿嬤,熱血築夢的青壯年。淡蘭古道群就像一本進行中的大書,銘刻著先人以啟山林的故事,更持續譜寫愛鄉護土的新篇章。

「我的阿嬤叫鄒鳳,是日治時期少數能唸第一高女的台灣人,然而身為鄒家一脈單傳的獨女,她十八歲就奉父命回鄉招夫,以繼承鄒家血脈與田產。」現年五十五歲的鄒芬萍,提起祖母滿是懷念與不捨。七歲之前她與祖母同住在雙溪泰平里竹子山上的祖厝,記憶中,滿山都是鄒家水梯田,嬌小的祖母終年為農事與家務勞碌,卻把她視作小公主呵護,「每次挑重擔從雙溪採買回來,都不忘給我帶零嘴或玩具。」阿嬤生養六名子女並要照顧體弱的丈夫,憑著學養成為村幹事,一生都奉獻給他人。鄒芬萍十七歲時,祖母是最後一個搬離老家的人,從此田園荒蕪。

去年,鄒芬萍在先生陳忠南的鼓勵下,展開尋根之旅。「第一次探路,因為地景丕變而迷路了,轉了半天正要放棄,赫然發現老家石牆就在腳下。」夫妻倆把找路過程寫在臉書上,引來北台灣登山團體「藍天登山隊」關注,義務協助他們整理路況,古道才重見天日。

我們跟著兩人踏上這段尋根旅程,從虎豹潭後方的環山步道,轉入傍著二重溪上行的岔路,才是人跡罕至的羊腸小徑。一路上陳忠南不時以除草機、鐮刀開道,一處跨山澗的崖壁陡峭崩塌,得拉繩而行;踏過「猴洞坑」旁的溪床,是工法嚴密的陡上石階,石頭雖一塊塊扎實嵌進山壁,仍有幾塊不敵時光摧殘滑移。我們蹣跚前行,不知不覺來到頹圮的鄒家古厝。

「過去踏出屋外就能俯瞰綿延的水梯田,竹子山也是泰平里通往宜蘭的節點之一。誰能料到,當初在阿祖堅持下,阿嬤委屈求全,卻因造化弄人,滄海桑田,人事已非。這讓我更想把阿嬤的故事傳下去。」鄒芬萍跟先生打算一步步復原古厝周邊景觀,並重建引水系統,讓老家成為登山客的一處休憩站,獲得另類新生。

一頁北台灣丘陵開發史

淡蘭古道群的人群遷徙與聚散,對應著北台灣山林拓墾的一頁壯闊歷史。這裡原本是平埔族凱達格蘭人及泰雅族的生活領域,也曾有西班牙人及荷蘭人前來採金、探煤。十八世紀中葉起,隨著閩、粵移民大量來台,加上北台灣快速發展,許多無田、無業的羅漢腳,逐漸往官方劃為禁區的「番界」開墾。

最初先民多是循基隆河溪谷入山,或沿海岸線繞行,大家所熟知的吳沙,即是率領一幫流民,先到「三貂社」(今貢寮一帶)開墾,再往南推進。

吳沙為人俠義,頗具生意頭腦,他與番人互動良好,生計主要靠著拿各種物品如鐵器、鹽、糖、布等,跟番人交換鳥獸、鹿茸等山產,再販賣獲利。一七八○年代間,吳沙招募數百流民、鄉勇,由三貂越過嶺抵達頭城,沿途自設巡守組織以防番人攻擊,揭開蘭陽平原集團式拓墾的序幕,這條路線稱為「入蘭初闢孔道」,即今「嶺古道」。

十八世紀末,由於民變四起,加上原、漢衝突不斷,清官府決心加強對北台灣的行政與軍事治理,展開淡蘭修路工程,於一八一二年正式在噶瑪蘭設廳。當時負責考察入蘭官道的台灣府知府楊廷理,最初所定路線乃從艋舺經松山、汐止、暖暖至瑞芳,翻越三貂嶺大山,經過雙溪、貢寮遠望坑,穿越草嶺即今「草嶺古道」路段,再下至宜蘭大里,最後到頭城,當時出巡官兵會在雙溪過一夜,兩天就能走通淡蘭。

隨著時間推移,漢人移墾勢力漸增,從基隆河沿線都有許多入山的路徑,官道也逐步向內陸修正。一八八五年,巡撫劉銘傳有鑒於原本繞海而行的官道過於迂迴,另循此前安溪茶販走出的內陸捷徑,即穿越深坑、石碇、坪林至礁溪的山路,修築成「淡蘭便道」,大幅縮短淡蘭之間的路程,亦成為日治時期修築北宜公路的基礎。

日本領台後,發現東北角蘊含豐富資源,包括煤礦、金礦、樟腦、茶葉、水資源等,因此對本區交通與治安非常重視,除了修築公路、整頓街庄、設置學校、警局等,更在一九二四年貫通宜蘭線鐵路,通車之初車程約六小時,另於一九三○年完成運輸煤礦的平溪支線。宜蘭線鐵路的路線基本上是按淡蘭古道早年繞海的路程行進,其中工程浩大的三貂嶺隧道及草嶺隧道,正是原本古道最難行的兩處越嶺線。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貢寮雞母嶺 1979年 ↑ 點擊圖片放大
貢寮雞母嶺 2016年 ↑ 點擊圖片放大

【水梯田興衰】
兩百多年前先民在淡蘭古道區域,利用地勢、水文與東北角多雨的氣候,沿等高線開闢出連綿的水梯田;昔日盛景可從一九七九年貢寮雞母嶺一帶的航照圖一窺。一九八○年代末水梯田大舉廢耕,二○一六年的航照圖顯示,水田已演替為雜林,古道湮滅,車道變寬並增多,唯楊廷理古道在居民整理下重現部分路基。(圖片/農委會農林航空測量所)

入蘭道路 ↑ 點擊圖片放大

最早由民間走出的入蘭道路乃繞海而行,除清代最初定線於草嶺古道的官道,還有因拓墾、買賣形成的道路,交織出錯綜的路網。(資料來源/台灣千里步道協會、新北市政府觀光旅遊局)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重返荒廢的古厝 ↑ 鄒芬萍(圖左)偕夫婿陳忠南,一路披荊斬棘,重返荒廢三十多年的鄒家古厝尋根,並立誓為老家重新注入生機。
草嶺隧道 ↑ 宜蘭線鐵路大致依循淡蘭古道的繞海路線,而草嶺隧道正是清代嶺古道的越嶺段。一九八六年開通的新草嶺隧道,令日治時期舊隧道功成身退,並轉為腳踏車道, 嶺古道登山口則隱沒在舊隧道口上方公路旁。
頂雙溪 ↑ 雙溪舊名頂雙溪,自古是淡蘭之間的中繼站,因鐵路開通而地位下降,河道淤積後無法行船,但至今仍可見昔日渡口格局與周家古厝。(圖片/游純澤)
發願年年回來開宗親會 ↑ 柯棟山、柯棟海兄弟回到荒廢三十年的祖厝憑弔。柯氏家族發願往後年年回來開宗親會,並合力整理家園。
復育水梯田 ↑ 家住台北的蕭學苑, 假日化身農夫,返回貢寮雞母嶺老家復育水梯田,也修復古道。
就地取材 ↑ 千里步道協會帶領志工以傳統工法、就地取材的方式修路。(攝影/顏松柏)
從鞍部可眺望龜山島 ↑ 加往昔商旅要進入宜蘭,必須翻越雪山山脈的層疊山嶺,倍嘗艱辛。如今走在坪溪古道從容優閒,到鞍部可眺望龜山島與濱海景緻。(攝影/顏松柏)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