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世界】尋找遠古猛瑪象 冰原下的寶藏

Mammuthus_720

撰文.攝影/Jean-François Lagrot

夏和西奧多像是擅長掘地的螃蟹,趴在被海浪打得細碎的一片北極藻地上,搜捕微生物一般地翻找著灰黑的物質。不過,這位考古學者和他的古生物學同事在尋找的是顯而易見的東西,諸如幾萬年前存留至今的人造物、牙齒或是其他齧齒動物的骨骼。

這些證據將能讓他們精準地為覆蓋其上的永凍層紀年,而且這片地層很可能在今年西伯利亞夏季結束後,滑進拉普捷夫(Laptev)海。新西伯利亞(New Siberian)群島中最南邊的島嶼大利亞霍夫(Bolshoy Lyakhovsky)島,原本由北極冰山連結著雅庫特(Yakutia,即俄羅斯薩哈共和國)的北方,從十一月開始,兩者將不再形成穩固的連續體。

二○一五年八月十一日,從雅庫次克(Yakutsk)出發,十四位科學家照理說應該順利在大利亞霍夫諸島會面,但是氣候不佳迫使他們變更原訂計畫,改轉往坐落在亞納(Yana)河兩岸的小鎮卡札奇耶(Kazachye)。俄羅斯籍、南韓籍、馬爾地夫籍和荷蘭籍的科學家必須繼續等待十幾天,直到天氣適合過河。

雅庫次克的長毛象博物館館長兼考察隊隊長塞姆庸.葛瑞格瑞夫(Semyon Grigoryev)與眾人協商,試著乘坐兩艘可以對抗北極海無常天氣的小艇出航。大概只有船長、長毛象牙獵人習慣這種危險的天氣條件,並且願意前往該島。儘管是一段危險的航程,但他們知道他們將會滿載著出土的長毛象牙回來。

兩艘小艇來到亞納河的河口後,接著來到外海,並且在歐亞大陸距離該群島約七十公里、一個被稱作「神聖的鼻子」的地方稍歇片刻。他們利用短暫的溫暖天氣,向一片平靜的海洋衝去,出乎意料地花了幾乎不到三個小時,便抵達了大利亞霍夫島。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他們總算踏上這片渺無人煙的土地,而這塊眾人嚮往已久的冰原上,藏有更新世(約兩百五十八萬八千年至一萬一千年前)的遺跡。

獵人與科學家的競合

抵達島上的基地,三間架在雪橇上的木屋被充當象牙獵人平時的居所。這些「獵人」是探險家,不論年輕與否都試著碰運氣,爭先恐後地投入這波白金熱潮,期望讓他們在幾個月內便能夠賺得足夠花上許多年的收入。

帕維爾是古生物學家與地質學家,在莫斯科的俄羅斯科學院地質學會做研究。由於專長是地層學研究,在這種情況下,他便專門研究鬆脫並滑入北極海的永凍層。起初,帕維爾加入考察隊是為了研究曾經發現長毛象的小利亞霍夫(Maly Lyakhovsky)島的地層。「我們發現了保存狀況極佳的長毛象,並且蒐集到牠的血液。但是在兩個星期前,當考察隊前往於二○一三年發現長毛象的地方時,一場暴風雨來襲,摧毀了抵達該小島的所有希望。」塞姆庸隊長最終只好放棄這個計畫。

當計畫被迫變更時,同行的韓籍學者們也必須隨機應變。一位韓籍教授意識到在大利亞霍夫島上找到帶有軟組織之長毛象殘骸的機率很低,於是決定縮短待在考察隊的時程。他認為他不會在這次找到真猛瑪象(Mammuthus primigenius)研究計畫所需之纖維化細胞。

至於古生物學家們則決定仰賴象牙獵人的事前勘察,在基地周圍執行臨時的研究工作。當他們一登上島嶼,象牙獵人就展示了最近的發現,一顆牙齒瞬間吸引了古生物學者的注意力,這顆大約十二公分長的牙齒一點也不像先前發現的任何牙齒,學者們聯想到這可能是一種具備劍齒的貓科動物。

這有可能是非常重要的發現,但科學家們還需要確認其真偽。他們必須先擁有該牙齒,並且將它帶到莫斯科給其他專家進行分析研究,但是這顆牙齒的所有權卻是屬於發現它的象牙獵人。為此,塞姆庸和帕維爾在這兩週以來一直都在和獵人交涉牙齒的所有權。他們想要取得暫時的借用權,以便確認這項發現的重要。顯然地,這裡的一切都掌握在象牙獵人的手中。

抵達之後不到一個小時,帕維爾閃爍著雙眼,從腐敗的藻床上跳起來,展示著一顆尖銳、泛黑,狀態完美的肉食動物牙齒,「這是穴獅的裂齒。」他沉著地說道。這個發現在其他地方可以說是十分特殊,但在這裡卻很常見,這證明了在這不宜人居的潮溼環境中所度過的探索時光並非白費。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永凍土懸崖 ↑ 大利亞霍夫島海邊令人嘆為觀止的永凍土懸崖,每年七月至九月,凍土的表層才會融解。
猛瑪象骨骸 ↑ 考察隊重組猛瑪象的骨骸,並且帶回基地當作後續的研究樣本。
猛瑪象臼齒 ↑ 在齊莫維耶河畔,帕維爾挖掘出一頭年輕猛瑪象的臼齒。
猛瑪象皮 ↑ 歐巴達和帕維爾(右)正在研究一塊保存不錯的猛瑪象皮,皮右上方的痕跡可能是被掠食者攻擊時所留下。
猛瑪象頭骨 ↑ 這顆猛瑪象頭骨至少有九千年之久,它將協助科學家進行考古研究,為世人掀開遠古世界的神祕面紗。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