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世界】新大地之母 闊拉人的新能源生機

energy_720

撰文.攝影/Enrico Martino

爾梅琳達(Ermelinda)女士的商店貨架上,擺著巴西豆子和美國汽水,食物全球化的最前線已然威脅到阿根廷當地傳統燉肉至高無上的地位。

「西方世界加諸於我們的迥異模式已經使我們失衡,但依據安地斯的宇宙起源論,這正是重新取得和諧的時候。」聖卡塔利娜(Santa Catalina)村裡的天主教神父安立奎(Enrique),每天堅決對抗全球化者和帝國主義者。

他的教堂就在幾個街區外,看起來像一座神聖的主題樂園,裡面有色彩繽紛的聖者和聖母陶像。「我們正在設法恢復我們的身分,因為經過五百多年後,我們依舊是印加帝國的一部分。」

教堂外有兩名女子、四條狗,以及仍然沉醉在夢鄉的三名醉漢,望著塵沙飛揚的廣場,除了承諾各種奇蹟的舊選舉海報碎片,此外空空如也。

聖卡塔利娜村別無長物,數千村民居住在距離玻利維亞邊界不遠處的阿爾蒂普拉諾(Altiplano)高原上,在荒蕪的群山包圍下,那裡僅有的地標是橫越紅、赭色沙漠的無數足跡。此地海拔高度四千公尺,居民必須適應環境,在山嶺之間簇集的泥磚屋求生存,風霜和烈日的考驗讓他們的面容變得粗糙。

阿爾蒂普拉諾高原也稱為玻利維亞高原,位於南美洲中部安地斯山脈最寬廣處,是世界上繼青藏高原之後的又一片平均海拔超過三千公尺的大高原,裡頭的底底喀喀(Titicaca)湖是其最為著名的景點。

高原上的闊拉人

阿根廷原住民闊拉人(Qolla)僅有六萬五千人,散布於阿國西北部的胡胡伊(Jujuy)省,曾是古印加帝國領地,今日與玻利維亞與智利兩國接壤,主要出產甘蔗與菸草。

十六世紀末,西班牙征服者的到來雖然摧毀了印加帝國,但此地的文化像是分層的地質結構,雖然有闊拉人、印加人,以及來自海岸城市的歐洲和阿根廷移民,然而他們之間並未融為一體,只是部分交疊。

許多世紀以來,阿根廷最重要的原住民族群之一的闊拉人,固守著這片靠近玻利維亞邊界的極北之境,農夫、羊駝飼養戶和礦工仍是今日主要的營生職業。在執迷於其歐洲起源的阿根廷,他們的權利得等到一九九四年的制憲才獲得承認。

覆蓋白雪的山嶺綿延成天際線,昔日的火山群使這片高原與阿根廷其他地方隔絕。超大型的地景像巨型岩龜身上紅綠相間的殼板,訴說著千百萬年來火山岩板塊作用的地質故事。

遠方眩目的燈光挑動想像力,讓人願意在前往胡胡伊省的蜿蜒多風的山路上,花費許多個小時,來到像阿布拉潘帕(Abra Pampa)這樣的偏僻城鎮,在綽號「西伯利亞」的地方,享受冰寒的夜晚和高山症。

為了抵禦當地居民所說的「puna」(即高山症),你得咀嚼一把古柯葉。以往曾通到玻利維亞的鐵路,如今只剩下兩條平行線,像老西部電影的場景,拍攝出羊駝、禿鷹和廢棄車站的畫面。觀光客通常在南部城鎮薩爾塔(Salta)周遭止步,只有少數人會開車深入奎布拉達.胡馬華卡(Quebrada de Humahuaca)山谷,探尋普爾馬馬爾卡(Purmamarca)的「七彩山」,或蒂爾卡拉(Tilcara)附近的「調色盤山」令人目不暇給的礦石之美。

奎布拉達是一個山谷,長約一百五十五公里,南北走向。西面和北部為阿爾蒂普拉諾高原,東部為安地斯山脈。該地在一萬年前就有人類居住,歷史上曾為一條商業通道。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七彩山 ↑ 奎布拉達.胡馬華卡山谷的七彩山,有著令人目炫的礦石之美,也因此引來西方列強覬覦。十六世紀初,西班牙人到此地開採出金、銀礦,如今礦藏面臨枯竭危機。
祈禱新年莊稼豐收 ↑ 大地之母被視為掌管土地農作的女神,女子獻出食物、飲品,祈禱新的一年莊稼豐收。
奎布拉達山谷 ↑ 設立於奎布拉達山谷的肉販店。此地為十五世紀印加帝國的經濟、社會、文化重鎮,被聯合國認列為世界遺產之一。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