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書摘】美感臺灣 多元閱讀臺灣之美

book_720

撰文.圖片/林建成

信仰.裝飾

宗教藝術的展演

在台灣,歲時祭儀、祖先祭祀、神靈信仰與生命儀禮等行為是人們生活上的大事,對於信仰則很自由開放,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摩門教、回教、一貫道、印度教等在台灣,皆有其空間。

十七世紀大航海時代的台灣,漢人傳入道教,成為台灣社會的主流信仰;西班牙和荷蘭則挾著殖民勢力帶入西方宗教,在台灣北、南部平埔族區域展開傳教工作,迄今西方宗教已全面進入原住民社會,影響深遠。西方宗教的傳入開啟台灣多元信仰的篇章,使民眾對傳統信仰、外來的宗教皆能敞開胸懷接納;因此民眾可以自由入廟進香,也可以上教堂禮拜;既有熱鬧的廟會,也有溫馨的耶誕節活動。

台灣民間信仰活動的熱絡,因應、衍生出相關的宗教藝術展演,例如動態的陣頭表演、靜態的細銀雕飾等,皆富有在地美感特色。每年各地慶元宵或神明壽誕日都是地方盛事,迎請神像安奉於神轎,代表神明降臨人間巡行境內的街道,沿途家戶擺香案祭拜,祈求平安及酬神謝願。

八家將踏出力與美

以台東元宵神明遶境為例,民間廟宇聯合為地方祈福,農曆十五、十六日兩天在台東市附近鄉鎮均可看到神驕、陣頭出巡;活動高潮在這兩天夜晚不僅有藝閣花車、八家將、官將首、鑼鼓陣、舞龍舞獅一起上街頭遶境,市區店家擺設香案、供品,以鞭炮歡迎神轎、陣頭,炮火四射熱鬧至凌晨結束。

傳統陣頭中八家將是王爺、媽祖等所有廟宇的開路先鋒,擔任主神的隨扈,家將出陣協助主神為地方掃蕩鬼邪、為信徒消災解厄;八家將陣頭包括范、謝將軍執行捉妖、甘、柳將軍執法、四季大神拷問,各司其職。八家將信仰發源於台南,到嘉義後發揚光大,再普及到全省其他縣市。

陣頭展演時有嚴謹的彩繪臉譜儀式,稱為「開臉」;八家將穿著配戴的各式傳統衣著、刑具、法器則代表不同的職掌與神祇,並有固定的陣法、腳步、動作,結合具宗教規範的力與美。

旅居台東的俄籍畫家楊安東,對八家將陣頭很感興趣,他參與民俗節慶後,深入觀察八家將的繪臉與裝飾等紀錄,利用東方的水墨表現方式,畫出心中的感動。

神明或家將能夠威儀地執行護佑地方的任務,為神明打造光鮮亮麗的外觀相對重要。在台灣有一種獨特的宗教藝術類型,是專為「神佛的金裝」而衍生出的金工業,是很特殊的設計工藝;台南市的林啟豐、林盟振父子兩代專注於細銀工業,尤其將現代西方元素與台灣傳統技藝結合,做出雕工細緻的銀藝品,將精緻細銀技術運用在神明戴的銀帽上,無論是媽祖帽、帝帽等作品,皆十分華美亮麗。

林盟振的打銀技術,可以抽出一條條比縫線還細的銀絲,打造細銀雕製的令旗、帥旗、佛帽、元帥帽、鳳冠等工藝作品,北港媽祖廟、新港天后宮等神像上皆有其父子作品,細膩的技術令人歎為觀止。

八家將 ↑ 傳統陣頭中的八家將,有嚴謹的彩繪臉譜儀式,行進有固定陣法與腳步。
迎媽祖版畫 ↑ 台南版畫家林智信從小耳濡目染迎神賽會的盛況,創作〈迎媽祖〉系列版畫,以銘刻美好記憶。


藝術.社會

工業都市的美感營造

台灣從農村進入工業科技社會,經濟開發型態有別於傳統模式,生活環境改變受到空前挑戰,純樸的民風隨著現代開放觀念的迅速融入而產生衝擊,價值觀面臨極大的考驗。

長期以來禮教文化的涵養與身心約束,逐漸為教育的普及和網際網路開放趨勢,不再是牢不可破的規矩,人體與生命可以搬上檯面探討,原本在天地間抒發情懷的歌舞、野臺上教化大眾的表演,轉換成舞臺劇場的展演,開始成為熱絡的藝術活動。

動、靜態藝術的發展,在台灣社會激烈變遷的潮流下,居中發揮了重要的連結功能,安定了我們躁動的心,進一步提升我們對大千世界的視野。

高雄「駁二」藝術特區,原是位於高雄第二號接駁碼頭的一棟舊倉庫,一九七三年建造作為港邊倉庫之用,近年來已發展為在地及國際藝術家實驗創作的開放藝術空間。

做為工業都市的高雄,朝工業文化及海洋城市經營、塑造,駁二藝術特區即是一個具體實踐的場域。園區內隨處可見彩繪的大型男女公仔,女性戴著斗笠、男性著工程帽的設計,象徵高雄由農漁業步入工業的特徵,藉著數屆「高雄人來了」城市角色創作,由藝術家為公仔進行新的藝術創作,呈現結合工業、海洋城市意象的鮮明在地色彩。

以鋼雕藝術迎接港口的海風,是高雄工業都市塑造的另一項美感意象。「國際鋼雕藝術節」的舉辦,以港區船舶環境為背景,由各國藝術家現地創作與鋼鐵對話,同時將作品設置於港區沿線,成為獨特的水岸地景。

用藝術叩問現實

高大、厚重的鋼雕藝術作品,有的以簡潔幾何造型呈現鋼雕的力與美;有的運用大型鐵鍊,連結觀者、港口與鋼骨結構。生硬的鋼鐵在藝術家改造下,或呈現如夢似幻的樣貌,或以陳舊鋼鐵表現粗獷特色,組構作品迎接在地的海洋風情並展開對話,這些鋼雕作品彷彿是連結高雄海港特色與海洋夢想的縮影。 都市複雜的有機體與農村田園環境差異性大,高雄工業都市美感的經營,除了在地特色,也藉藝術創作反映對當代社會議題、環境的反思與關注。駁二藝術特區「Formosa雕塑雙年展」曾以「我們的前面是什麼?」為主題,邀請台灣當代藝術家,利用鋼鐵、陶、石等多元媒材呈現前衛的雕塑作品。

張乃文〈大紅人的雜務〉組合作品,關公造形的人物面對一隻張牙舞爪巨獸,代表正義的關公手上拿著的不是印象中的青龍偃月刀而是拖把,表現無奈也無力的反擊,看起來英雄有志難伸。作品隱喻現今社會是非價值混淆,判斷標準不一,過去的傳統價值己失去意義,正義難以伸張;如果擴大比對台灣現況處境,面對詭譎多變的國際強權和情勢關係,今日就連我們景仰的關公恐怕也無用武之地了。

彩繪公仔 ↑ 高雄駁二藝術特區的彩繪公仔,點出高雄由農轉工、面向大海的特徵。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