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視窗】百年滇越鐵路 流離時空的傳奇列車

train_720

撰文.攝影/王牧

越鐵路全長為八百五十九公里,其中的越南段由海防到老街為三百九十四公里,雲南段從河口至昆明為四百六十五公里。為了適應山道、河流與陡坡,鐵道的軌距被設計為僅有一米,比標準鐵路(一四三點五釐米)窄許多,所以又稱窄軌或米軌。它的路線與它的命運一樣充滿起伏跌宕的故事:一路上的旖旎風光因為險峻的路線而顯得更為迷人;它是人類修路史上的偉大奇蹟,充滿智慧,卻也耗散太多血汗與生命;它已經超過百歲了,許多器官早已磨損甚至更換,但它蜿蜒的姿勢始終未變,像一條河流在時間、空間中刻下了永恆身影。

法國殖民勢力的擴張

約在十九世紀末,一群法國人在漫遊中國的滇南後,燃起了致富的宏大理想。一九○三年起,從法國的殖民地越南海防軌道上逐漸向中國雲南延伸進來了一條新鐵路,並於一九一○年三月三十一日,全線貫通。這一天,昆明雲南府站聚集了歡呼的人群,一列史蒂文森(George Stephenson)發明的黑色蒸汽機火車頭徐徐開來,車頭上插著的法國三色國旗迎風飄揚。這是一群法國人的狂歡,也是一個東方之國的羞慚和不安。

當火車行經此處,法國人歡欣鼓舞,但美麗的滇南卻在顫慄,一道傷痕被無情地撕裂開來:河口、屏邊、碧色寨、開遠、彌勒、宜良、昆明,這片貧窮又富饒的大地,第一次被迫將自己的五臟六腑袒露在無法預知的世界中。

當這片紅土上的人們在驚恐擔憂一陣子後,很快就變得清醒和理智。他們強烈地嗅到了西方先進的工業文明氣息,意識到攸關自身生存發展的契機已然到來。石龍壩水電站、雲南亞細亞煙草公司、雲南錫業公司的採選、冶煉設備,全都透過滇越鐵路運來,這塊原本封閉落後的土地,突然間變成了中國工業文明的前線。

中日戰爭期間,滇越鐵路成為突破日軍封鎖的補給線。一九四三年八月一日,國民政府宣布與法國維琪政府斷交,並接管滇越鐵路的滇段管理處。一九四六年二月二十八日,國民政府外交部與法國駐華大使在重慶簽訂《中法新約》並廢止《滇越鐵路章程》,由中國政府贖回滇段鐵路的所有權。一九五八年二月,滇越鐵路滇段改稱「昆河鐵路」,並於七月一日正式營運。一九五七年底,因戰事中斷十七年的滇越鐵路恢復通車。一九七○年代後期,中越國際聯運中段的鐵路大橋被炸毀,滇越鐵路再次中斷,直到一九九六年才恢復中越聯運。近年,因路基破損、鐵路老化,滇越鐵路滇段停止客運,僅存貨運。越南段還是客貨兼用。

滇越鐵路的滇段是雲南境內的第一條鐵路。雲南的十八怪之一:「火車不通國內通國外」指的就是這條鐵路。這條鐵路打通了落後封閉的雲南與世界聯繫的通道,對雲南的政治、經濟、科技、文化等方面都產生極其深刻的影響。

鐵路帶來佳釀與煙囪

「現在全國也沒有這樣的鐵路啦,都是賠本營運,說不定哪天就停運了!」在從昆明北站到王家營僅存的一段米軌列車上,一位老乘客這麼跟我說,話語中透露了一絲懷念。緬懷歷史最適合的方式往往就是溯源而上,滇越鐵路的修建起點是越南海防,終點是雲南昆明,但是這一次我們要從昆明出發。

滇越鐵路從昆明往南,經過宜良一路南下往開遠而去,這時候一個不在滇越鐵路上的地方卻吸引了我的注意,這個地方叫作彌勒。彌勒有著名的紅酒莊,據說與法國傳教士有關,也與滇越鐵路有著割不斷的淵源。

一九五八年,第一批「右派」來到彌勒東風農場,他們從滇越鐵路旁,法國人留下的庭園裡剪來幾枝當地人稱「黑葡萄」的藤,種在腳下的紅土地上,希望在人生低谷製造出些許甜蜜。當黑葡萄吐出嫩芽時,一位曾在法國專修葡萄種植和葡萄酒釀造技術的熊老先生斷言:「這葡萄能釀出最好的葡萄酒!」經過農場兩代人的不斷奮鬥,一種叫「雲南紅」的葡萄酒誕生了。

追本溯源,這種法國黑葡萄於十八世紀就已在雲南紮根,本名叫「玫瑰蜜」。兩百多年前,一位法國傳教士在瀾滄江谷地裡傳教,發現當地氣候乾熱、晝夜溫差大,與法國葡萄酒之鄉波爾多很類似,於是種下來自法蘭西的釀酒葡萄。經專家鑑定,彌勒的黑葡萄,正是兩百多年前法國葡萄酒莊的當家品種。因為這樣的緣由,使得彌勒的釀酒葡萄園和紅酒莊具有特殊意義。

從彌勒往南就到了開遠,開遠是滇越鐵路沿線乃至雲南重要的工業城市,也正是因為滇越鐵路,為開遠掀開了現代文明的序幕。這裡有發電廠、化工廠、煤礦等大企業,設有鐵路分局,有機車段、機務段、機修廠。開遠可以說是一座鐵路博物館,至今還保存有好幾處鋼架花橋,就是半封閉式的鋼鐵大橋,一個兩頭開口的長方體鐵籠,兩面是大的菱形格,火車則從中間穿過。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河內龍邊大橋 ↑ 路經河內龍邊大橋,鏡中反射出火車徐徐前來。
越南特產 ↑ 彝族為中國六大少數民族之一,商人在邊境的河口縣販售堆積如山的越南特產。
百年高架橋 ↑ 河內繁華的老城區裡,火車經過百年高架橋。
二等列車 ↑ 從越南老街到安沛的二等列車上,人們在緩慢的車速中睡去。越南段的滇越鐵路至今仍然是北越地區主要交通樞紐,貧窮村民都靠這輛火車去邊境工作或買貨。
鐵軌穿過住宅區巷弄 ↑ 海防線上的鐵軌穿過當地住宅區及巷弄,離住宅大門不到兩米,也是滇越鐵路的起始點,一名男子在河內的鐵軌上「休憩」。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