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親近鄰】驛鄉著根 煉火重生的越南台商

Vietnam_720

撰文/葉奕緯(經典雜誌撰述)
攝影/顏松柏(經典雜誌攝影)

志明市的最高學府「胡志明市人文與社會科學大學」位於鬧區,正當準備撥打電話給受訪者時,一位身穿白色制服的越南人突然走向我,並遞上一張傳單,隨即滔滔不絕地對我說起越南話,察覺到我疑惑的眼神,她嗔笑一下改以中文問道:「你來自哪所大學?我是『台灣教育中心』的翻譯,歡迎參觀。」

抬頭一看,嫣紅色的布條上用繁體字寫著「台灣高等教育展」,白色攤位上介紹各校的學術強項,此行共有三十九所台灣的大學聯袂探訪越南,以解決台灣少子化而面臨招生不足的問題。

今年一月,台達電也帶著「垂直多關節機器人」到胡志明市與民眾互動,巨大機械則提供「Full E+」電動自行車讓民眾試乘。這是「外貿協會」帶領十四家國內強勢品牌,舉辦第六屆台灣精品(Taiwan Excellence)展的場景。

對外貿依存度高的台灣,屬於經濟學上所稱的「淺碟型經濟」,所以早在一九九二年,前總統李登輝便高喊「南進政策」,彼時的中國勞動成本正急遽上升,競爭對手也有增無減,許多台企順水推舟,將大批工廠與陸籍幹部搬來正值開發熱潮的越南,並以前南越首都胡志明市為起點拓展貿易。

一九九三年台商協會成立,在台商日益增多的情況下,一九九七年,越南官方也成立與台灣對話的窗口「越南台灣事務委員會」,肩負著文化、產業交流的責任。而台商與政府也在兩國未建交的困境下,一步步摸索未來的道路。

台灣寺廟牽起兩地友誼

展覽結束後,台商陳大瑜領我到他位於平陽(Bình Dương)省的新工廠參觀,大樓天際線逐漸退去,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座廣袤的工業區。因胡志明市房價攀升、交通紊亂,台商遂將工廠搬往一河之隔的平陽省,陳大瑜突然道:「有看到前方的廣告看板嗎?」我點了點頭,「看板背後藏著的,可是這二十年來到越南投資的台商的寄託呢。」

早年來到平陽省投資的台商,多屬以外銷出口為導向的木器製造業,因感念木匠之祖「魯班仙師」保佑,台商們有志一同地在平陽省建立第一座屬於台灣人的廟宇「越南巧聖廟」。

「平陽省的台商數目居越南之冠,為了增進台灣人的凝聚力,我們遠從台中東勢請來巧聖魯班仙師的分靈,去年台中市市長林佳龍還親自到越南參拜呢!」一九九九年建立的魯班廟,是當年從台商陳大瑜家中所發起的。

建造完成的廟宇外觀雄偉氣派,亦吸引不少本地人參拜。然而禁止集會遊行、宗教宣傳的越南政府,立即採取行動,在寺廟外頭搭建數座廣告看板,遮擋廟宇外觀,不讓一般民眾知道有這座廟宇的存在。

幸運的是,越南政府並未禁止宗教儀式,每年五月七日魯班誕辰時,「巧聖仙師委員會」會請到本地越南人來舞龍舞獅,以及專業的銅鑼樂隊到現場演奏,熱鬧的台灣宗教慶典,成為平陽省每年不小的盛會。

而魯班廟旁,是一所台商會館兼作幼兒園,專門照顧當地成家的台商兒女,從最初的二十名學生,成長到今日的一百零五位,校園內的孩子多以越南話為母語,因照顧小孩的重擔常落在越南妻子身上,平陽幼兒園特別重視中文教育。

平陽省的台灣企業眾多,二○一四年轟動國際的五一三事件,就是在此拉開序幕。

五一三事件釀災

打開電視,新聞主播大力譴責中國在南海建造鑽油平台,越南各地開始遊行抗議,零星地區的工廠也醞釀著罷工。峰明集團總經理蔡文瑞心想,在越南這麼久了,罷工早已司空見慣,群眾很快就會散去回家睡覺。

想不到才過兩天,情況直轉直下,一早員工便焦急地打電話給蔡文瑞,要他趕緊坐車到機場搭飛機回台灣,越南要發生大事了。這時社群軟體也收到台商協會的緊急傳訊,告知這次越南的罷工抗議非比尋常,最好躲避在家別隨意外出。

過了幾天,國際媒體宣布此次越南的大型抗議活動為「五一三事件」,二十餘省的地方居民群起暴動,大肆攻擊中字招牌的公司,包括雇用中國幹部的工廠,連鄰近的日本、韓國企業也遭波及。位於暴動中心的「神浪工業二區」損失最為慘重,除了設備、錢財被搶奪外,連廠房也遭祝融吞噬。

「事件發生前我趕緊躲到安全的飯店,暴動平息後回到工廠視察,看見原本遼闊的廠區已經被大火燒得一無所有,只剩下燒毀的牆垣和碳化的機械設備,多年來的心血全都付之一炬了。」蔡文瑞的廠房不幸位於平陽省「神浪工業二區」的重災地。

事後的電視新聞裡,會看見越南官方將矛頭指向「越新黨」(越南更新革命黨),並逮捕其中的一百三十四名成員。「越新黨」是越南地下第一大祕密黨派,打算以和平方式讓越南成為一個民主國家,是越南官方的頭號敵人。

而透過網路,我們則可以看見不會在新聞裡出現的暴力畫面。搖晃的鏡頭中,有上百輛檔車齊聚街頭,後座乘客手揮球棍大聲吆喝;一旁的發財車衝入平時管制森嚴的工業區裡搜刮財物,到處都是玻璃破碎,以及火苗竄燒的爆炸聲響。

在共產主義當道的越南,集會遊行是非法的。訪談多位台商,大多認為是政府有意縱之,想煽動民族情緒給中國一個教訓,但事情卻一發不可收拾,才釀成如此慘劇。直到現在,越南政府仍不承認是暴動,而純屬意外,要求保險公司得賠償損失。

「我與身邊朋友並不會主動談政治,但我們很不滿中國老是想占領越南的土地。這次的五一三事件之所以會波及到台灣,主要原因是越南人不懂得區分台灣與中國,因為中國宣稱台灣是中國其中的一省,越南國小的教材也是這麼教的,所以這起事件才牽連到台灣企業。」越南留學生阮玉霞認為台灣遭波及實屬無辜,並認為「越新黨」恐怕也涉入其中,不然光憑民眾,怎麼可以組織在各省同時發起的暴動呢?

然而越南與中國的恩怨並非一朝一夕。二○一二年,中國向公民簽發電子護照,裡頭的中國地圖竟含括中印邊界的藏南地區,以及具爭議性的南海海域,引發印度、越南不滿,造成百位中國公民被越南驅逐出境。

二○一四年,在西沙群島的鑽井平台旁,竟有四十艘中國漁船將一艘越南漁船包圍,並且惡意撞沉,十名越南漁工落入大海被鄰近的越南漁船給救起。中越兩國的連番衝突,累積的負面情緒最終在五一三事件爆發開來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富美興社區 ↑ 二十四年前,台灣企業家丁善理將胡志明市的沼澤地,開發成高綠化、高生活機能的富美興社區,吸引各國借鏡,成為台灣人的驕傲。
工廠遭暴徒燒毀 ↑ 受五一三事件波及,蔡文瑞的工廠遭暴徒燒毀,僅存斷垣殘壁。即便如此,多數台商仍留在越南繼續投資。
平陽幼兒園 ↑ 平陽幼兒園共有四名台灣女老師,多數是隨著丈夫外派而來,許多台商兒女從小習得中、越雙語。
越語補習班 ↑ 台商為了熟悉當地語言,自發尋求學習途徑。圖為台灣人在胡志明開立的越語補習班。(攝影/若望)
魯班仙師廟 ↑ 一九九九年建立的魯班仙師廟,是平陽省第一座台灣廟宇,成為飄洋過海的台商在異鄉的寄託。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