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風景】觀音山揹水隊 蘇進雄

su_720

撰文/洪婉恬(經典雜誌執行編輯)
攝影/安培淂(經典雜誌攝影召集人)

看遠方,大屯火山群層巒疊嶂,綿延起伏;低頭,望見紅色關渡大橋,細細橫亙於五股與關渡之間;往右跨越蜿蜒細小的基隆河,靜置在旁,是三角狀的社子島;主視覺的彎曲線條在陽光照耀下波光粼粼,它是守護台北的母親之河淡水河。從海拔六百一十六公尺高的觀音山放眼望去,台北盆地風光一覽無遺,藍天之下就像是一幅立體細緻的水彩畫。但是,如果想要欣賞這幅動人美景,可必須先經過兩千階階梯的考驗。

前往觀音山山頂的步道四通八達,從凌雲寺出發的硬漢嶺登山步道,長一千五百六十三公尺。約莫一千兩百公尺處,三位山友氣喘吁吁地佇足在觀音菩薩雕像前,滿頭大汗的山友問:「要不要喝口水,再繼續前進?」空手的同行者旋即轉開雕像下方的水龍頭,雙手捧起甘泉一飲而盡,解渴後的山友呼吸漸趨平穩,繼續前行。靠近山頂的觀音像與硬漢嶺牌樓旁皆設有供水站,提供沒帶水或是將水喝光的山友方便。

這情景,正是年長一輩所熟悉的奉茶文化。茶壺旁邊擺放一個杯子,擱在熙來攘往的路口,或是樹下供過路人飲用,是過去台灣富有濃濃人情味的日常畫面。「追溯奉茶歷史,類似的行為在傳統中國被稱為『施茶』,之所以稱為『施』,與佛教教義中所謂的『布施』有關。」台大歷史系博士生吳景傑在〈奉茶的歷史〉一文中如此闡述。

但在取水便利的現代,街頭的奉茶文化日漸消逝,反倒是在沒有水管的山林中,還偶有機會體驗到奉茶的滋味。

近年,已配有自來水管的觀音山上,仍有人持續從山下揹水上山,為山友提供源源不絕的飲用茶,傳承著這項珍貴的奉茶文化。是誰,布施著自己的力氣、時間與金錢,在山林裡增添這幕暖心的人文風景?

奉獻的滋味

寒流來襲的清晨七點鐘,林樹圍繞的郊區氣溫更顯冷冽,裹上兩件運動外套才足以抵擋寒風吹拂。一輛輛機車熄火,安全帽還未摘下,「早~」、「早安!」此起彼落的蓬勃朝氣便傳入耳裡,每週日上午七點,觀音山揹水隊員集合於凌雲寺下方的「奉茶基地」,準備揹水走上硬漢嶺。

走進貨櫃,約三十組陳列整齊的揹架映入眼簾,水桶從五公升、十公升到二十公升皆有,可由個人能力自由選擇。鑲著水龍頭的玻璃屏幕後方,是一台配有RO逆滲透、紫外線和臭氧殺菌的製水器,隊員們手腳俐落接過一個又一個水桶,注入經過層層殺菌的流水。這些齊全的設備,皆來自於創立揹水隊的會長蘇進雄。

「十五歲那年,到觀音山爬山,在眾樂園涼亭喝了人家一杯水,啊~真的很棒!」現年四十二歲的蘇建雄念起當年,神情愉悅又滿足,好似才剛剛喝下二十七年前的那杯甘泉。第一次在山上喝到熱茶,國中剛畢業的蘇進雄很是疑問:「這水怎麼來的?」山友答道:「人揹上來的!」蘇進雄納悶,自己都快走不上來了,怎麼可能會有人將水揹上來?

帶著半信半疑的青春懵懂與解渴後的滿足感,蘇進雄也嘗試揹起五百毫升的礦泉水上山,最初因為害羞怕被發現,還是偷偷摸摸地倒進涼亭裡的大水壺。辛苦揹上山,將水倒下的那一刻,「好棒喔~」蘇進雄洋溢滿足神情,道出第一次奉獻他人的滋味,也是從那刻起,開啟了蘇進雄近三十年的揹水故事。

昔日為了鍛鍊學生體能,由憲兵學校興建的硬漢牌樓迎賓聯上寫著「走路要找難路走,挑擔要揀重擔挑」,勉勵國人應有不畏艱辛的精神。這副對聯,似乎也描寫出蘇進雄揹水的第一個十年情景。從五百毫升、兩公升,慢慢增加到二十公升,家中開小吃店的蘇進雄負責輪夜班,作息日夜顛倒,身體弄得疲憊不堪,但他下班後第一件事情卻不是回家休息,而是獨自到觀音山揹水爬山,一天比一天揹得更多。

十年如一日

問起蘇進雄為何如此堅持、熱愛揹水?他回憶,看到眾樂園山友解渴後的滿足樣,接著冒出想找人感謝的喜樂神情剎那,就是他持續揹水的最大動力。一週七天,蘇進雄幾乎每天都到觀音山,「就連當兵放假回來也去揹水,」當時還是女友的蘇太太黃靜怡補充道。

漸漸地,蘇進雄和山友打成一片,揹水到眾樂園成了他的例行公事。可好景不常,金錢、政治、銷售等等問題衍生,紛爭磨擦造成了彼此裂痕,蘇進雄感嘆,這麼辛苦爬上山,怎麼還產生這些問題?心裡默默許下願望:「若有個團體,什麼都不要,就是最漂亮的。」多年後的今日,這願望或許成真。現任揹水隊長之一的潘俊文說:「因為這群人總是搶著揹水,懂付出。」和樂不爭的磁場吸引了潘隊長一同揹水十二年。

公元二○○○年元旦,蘇進雄一時興起,與堂弟協力將一座觀音雕像搬上觀音山,「我想這是觀音山,應該要有一座觀音。」觀音山命名由來有多種說法,不論是由北投望見山形如觀音面相的地形論,或是山上廟宇多供奉觀音菩薩的信仰論,觀音像的佇立為這座山名增添了一分名符其實。也是同年,蘇進雄成立了觀音山揹水隊。

「『蘇仔,起來起來!揹水啦!』下雨天包著報紙睡在車上,全身溼答答,被隊員敲車門叫起來揹水。」蘇進雄笑著回憶當年下班後買水、揹水的辛勤日子,有時揹上兩回是家常便飯。

「為學硬漢而來,為作硬漢而去」硬漢牌樓送賓聯如此寫道,好似呼應著蘇進雄揹起水桶的壯碩身影。

自從擺了觀音像,參與揹水的人越來越多,共同成就揹水隊的第二個十年。為方便隊員取水,二○一○年,蘇進雄建立了奉茶基地。他以一年兩萬多元的價格向附近地主租借土地,並且建置貨櫃、購入製水器、揹架、水桶等揹水裝備,「當初知道他要蓋基地,我們說要幫忙出錢,但他堅持拒絕。」每週日固定從新莊前往觀音山健身,有十年揹水資歷的小學退休教師戴老師說。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台北盆地景色 ↑ 由山頂看去,台北盆地景色盡覽眼底。因為林蔭多、交通方便,位於五股的觀音山,不論平日、假日,皆有許多愛好爬山的遊客到此一遊。
隊員由各地而來 ↑ 每週日隊員由各地而來,一同揹水走上硬漢嶺。
吶喊集氣 ↑ 目前負責團隊事務的杜清安隊長,帶領隊員吶喊集氣。
將甘泉扛上山 ↑ 二十公升、三十公升,隊員們依各自體力承載不同水量;同樣的是,都載著一份善念,一步一腳印將甘泉扛上山,供需要的人潤澤身心。
揹養生茶上台北最高峰七星山 ↑ 二○一七年元旦,蘇進雄(中藍衣者)與盛情參與的隊員不畏低溫,將三十六桶養生茶揹上台北最高峰七星山,於山頂奉茶給山友,傳遞新年祝福。(圖片/觀音山揹水隊)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