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世界】被蒸發的童年 辛巴威乾旱危機

Zimbabwe_720

撰文.攝影/金峰

○一六年十月,在辛巴威(Zimbabwe)的馬斯溫戈(Masvingo)省,位於辛巴威南方一處偏遠區域的穆天達(Mutenda)小學,校園外巨大的仙人掌在炙熱烈陽下恣意伸展。教室內,孩子們虛弱無力地癱坐在椅子上,兩眼呆滯無神。

面對這群精疲力竭的孩子,五十七歲的校長塔西亞納說:「他們肚子餓得無法專注,老師們常常很掙扎是否該把他們搖醒,讓他們好好聽課。」

受到強烈聖嬰現象增壓的影響,非洲南部七國面臨一九九二年以來最嚴重的乾旱,造成接連兩次毫無農作採收的窘境。自二○一六年七月迄今,隨著馬拉威(Malawi)、賴索托(Lesotho)、史瓦濟蘭(Swaziland)相繼宣布進入全國性乾旱緊急狀態,波札那(Botswana)與納米比亞(Namibia)也無法倖免,難逃旱災襲擊。相比之下,辛巴威的旱災災情最為慘重,估計有多達四百萬居民極需飲用水與食物的救助。

在馬斯溫戈省,放眼望去,向來是該省最主要農作物的玉米,超過百分之七十五的農作盡皆毀去,給這個貧困國家帶來沉重的一擊。河流與水庫乾得見底,四萬五千隻牲口因無水而奄奄一息,幾近死亡。

主要支援當地的英國慈善組織樂施會(Oxfam)指出,農夫拿不出任何東西來餵養這些牲畜,即使賣掉它們也賺不到錢;有些農夫則以每頭十至三十美元的賤價售出餓牛以餵鱷魚,原本價值三百至五百美元的牲畜,最終竟成了鱷魚的盤中飧。

乾旱襲擊家國根基

聯合國的報告指出,非洲南部國家目前正進入旱災的最高峰。二○一六年四月止農人收成的微薄存糧,到了十月就幾乎消耗殆盡。下一波的農作採收期,還要等到二○一七年三、四月。

根據「非洲南部社區發展」(Southern African Development Community)的報告指出,非洲南部國家正歷經近三十五年來最嚴酷的旱災。

在波札那、史瓦濟蘭、南非、納米比亞與辛巴威,短缺的穀物多達九百三十萬噸,而因為相關旱季而死亡的牲畜也有六十四萬頭之多。日益加劇的聖嬰現象與氣候異常,加上多年無雨旱季的「烤」驗,使得原已水深火熱的食物與營養短缺問題,加倍棘手。

目前,非洲南部最主要的七大乾旱國家中,逾五十萬孩童正飽受嚴重營養不良所苦,聖嬰現象的反常氣候所造成的乾旱,也直接導致大約三百二十萬孩子沒有安全衛生的飲用水可喝。人們因此被迫自行尋找水源以解決乾渴的民生問題,由此而引發的傳染疾病也與日俱增;雪上加霜的是,民間診所與醫院因為漫長旱季而無法正常營運,醫療照護系統也逐漸失靈。聯合國工作人員指出,對那些成天與愛滋或肺癆疾病患者一起生活的孩童與看護而言,處境尤其危險。

每天大約有七百五十位孩童,忍饑挨餓地從家裡步行十公里到穆天達學校來。塔西亞納說,許多較小的孩子是為了政府發放的食物計畫而來,這項計畫特別為四到八歲的孩子預備玉米餐讓孩子們充飢。超過八歲的大孩子則必須忍受飢腸轆轆的空肚子,直到傍晚回到家才能吃一頓玉米餐。大部分的家庭就連一個月一美元的學校餐食也負擔不起,許多家庭甚至得以野果充飢與維生。一名六年級老師舒尼巴說:「你能想像嗎?一名一年級的孩子向一個六年級的孩子乞討他被分配的小份食物,那真的很悲慘。」

樂施會表示,不管乾旱何時結束,由此而衍生的後續問題,恐怕還得延續一段不短的時日。雨水嚴重短缺造成今年農耕不佳,明年的收成勢必虧損。當整個社區轉而以自毀前途的方式來面對這場天災時——譬如耗盡農作資源去購買食物、讓孩子中斷學業,或甚至家庭虐待事件時有所聞——對社區的負面衝擊恐怕將長達好幾年。

為求生存與溫飽,許多學齡孩子被迫輟學到外面去工作,錯失受教育的機會,而與日俱增的急性營養不良症比例攀升,則意味有越來越多孩子將一輩子面臨認知功能缺損的問題,長遠來看,將不利於整個國家的未來發展。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獨裁政權下,天災人禍接踵】

巴威曾經做為非洲糧倉,如今不僅面臨數十年來最嚴重旱災,更在獨裁總統穆加比長期執政下,人禍不斷,其中最令國際震驚的是惡性通膨問題。回顧辛國歷史,由於地處熱帶草原氣候,土地肥沃而適宜耕種,自十九世紀到一九六○年代英國統治時期,及其後十多年自行脫英的南羅德西亞時期,白人經營的農場遍及全國,農業成為出口大宗,採礦業和製造業也蓬勃發展。然而,嚴酷的種族隔離政策下,黑人窮困潦倒並備受剝削,引發持續的武裝抗爭。

一九八○年,歷經多次抗爭而獨立建國的辛巴威,現任總統穆加比靠著解放運動領導人的光環成為民選領袖,他在初期為了維持和平而與白人保持合作,而後於一九九○年代起推動土地改革,將白人占耕的農地充公並重新分配給黑人。由於農業技術發生斷層,從大規模科學化經營變成小農傳統經營,加上政權貪腐,使得糧食總量大幅銳減,外資撤離。經濟衰退下,辛巴威的物資嚴重缺乏,民不聊生,人民平均壽命減至不到四十歲,野生動物則成為盤中飧而遭到濫捕。

政府因應通膨之道是大量印鈔,因為鈔票每分鐘都在貶值而必須一再重印。二○○二年,美國與歐盟因為辛巴威粗暴的土改政策,對辛國實施經濟制裁,導致辛國失業率上升到百分之九十,通貨膨脹率也在二○○八年飆升到「百分之五千億」的高點,辛幣淪為廢紙,政府從此採用多款外國貨幣,對外則債台高築。

二○一五年,辛國政府向國際提出債務清償及經濟改革方案,但國際間同時期許其推動政治改革。無論如何,辛巴威已經到了生死交關的改革路口。 (撰文/編輯部)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豔陽下 ↑ 豔陽下,人與牲畜都因甘霖入口而得到喘息。如果連牲口都撐不住旱季而死亡,來年將無獸力可協助耕作。
灌頂 ↑ 災情最慘重的辛國馬斯溫戈省的穆天達小學,孩子們餓得發昏,無法專注上課。為了提振孩子們的精神,老師得不時用清水幫他們「灌頂」。
水源管理 ↑ 乾旱導致非洲南部大約三百二十萬名孩童營養不良,並且時時為了用水問題而煩惱;未加管理的水源,用於飲水也用來洗衣,存在汙染風險。
單親媽媽 ↑ 十六歲的馬素拉(圖左)是單親媽媽,她得扶養嬰兒及一出生就感染愛滋的妹妹,一家三口靠鄰居施捨、打零工及採集野果過活,食物往往煮成粥分食。
水庫已成荒漠 ↑ 在辛巴威,原本應允提供灌溉水源的水庫已成荒漠。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