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世界】當海水退盡 搶救中亞鹹海

AralSea_720

撰文.攝影/Didier Bizet

於哈薩克和烏茲別克兩國交界處的鹹海,曾經這裡是世界上幅員最廣的內陸海之一。然而三十五年來,鹹海面積不斷縮減,幾乎是二十世紀最嚴重的環境災難。在烏茲別克科學學院主持鹹海保衛協會的卡瑪洛說:「這就是世界末日的樣子。」同時指向覆蓋著荊棘的沙漠,又說:「如果末日真的來臨,那麼卡拉卡爾帕克斯坦共和國(Republic of Karakalpakstan)的居民將會是唯一倖存者,因為我們早就經歷過了。」

一九六○年,由阿姆(Amou)河及錫爾(Syr)河匯集而成的鹹海,面積六萬七千三百平方公里,約莫是兩個比利時的大小。許多城鎮及村莊靠著漁業興盛,濱海地區一片榮景。同年,蘇聯政府決定開拓哈薩克與烏茲別克的遼闊荒原,將這塊貧脊之地改變為棉花與小麥田。為了灌溉需要,部分河川被改道,也因此剝奪了鹹海相當重要的水源。二○○七年,鹹海已減少十分之九的面積;它的鹽分比例升高,數百萬的魚死於乾旱。要知道,烏茲別克靠著兩百萬公頃的棉花田,直至二○一一年仍傲踞全球第二大棉花出口國。

這一天終究是要來臨。不停縮小的鹹海成了兩塊面積不等的海域:北方的小鹹海和南方的大鹹海。大鹹海的鹽分比例不停攀升,從一九六○年一公升含十克鹽到二○○七年的一百二十克,連帶造成二十多種原生魚的消失,一九八○年初,當地的捕魚活動也被迫停止。

鹹海的消逝也衍生嚴重的衛生危機。除了海域本身乾涸外,過度灌溉也導致鹽分浮上海洋表面。更甚,一大部分坦蕩裸露的海床成為一個大型蓄沙池,帶有毒性的沙塵隨著中亞的強風被吹往幾百里外,導致人民得到腎病、消化系統疾病和呼吸系統疾病的機率增高。

再往南些,位於烏茲別克的弗佐戴尼(Vozrojdenie)島,如今已和內陸相連。蘇聯人曾在此設置生化武器的祕密實驗室,他們測試並存放不同的病原菌種,如炭疽病、腺鼠疫(俗稱黑死病)、斑疹傷寒以及天花。蘇聯敗落之際,科學家聲稱已為該島做全面除汙善後;但事實上,有數個裝有炭疽病的桶身被埋在島上。在俄國軍隊撤退後,數以百計的魚種消失,數千名居民則被迫逃離。根據官方資料,此地受到高度管制。
生鏽的船隻殘骸影像於一九九○年初傳遍世界各地。每年都有為數不少的遊客來到此地,跟著導遊瀏覽另一個時空留下的遺跡。這片沙塵紛飛,了無生機的荒地又被稱作「絕境」,二○○六年尚能見到十二具船舶的骨架,後來當地人將其回收變賣,如今只剩下三具。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捕魚興盛 ↑ 捕魚行業在近幾年因科卡拉爾水壩完工而再度興盛,每年漁獲量高達七千兩百噸。
飼養駱駝及捕魚維生 ↑ 努汗幾年前與妻子搬到塔斯圖貝克,靠著飼養駱駝及捕魚維生。
使用違法魚網 ↑ 新水壩完工後,當地出現鯉魚、鰒魚、草魚等新品種,漁民開始返鄉工作。因在鹹海捕魚受政府管制,漁民為了快速獲利,賄賂官員並使用違法魚網,對當地漁業造成不可逆的傷害。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