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圖願景】綠色丹麥 無核家園的永續藍圖

green_720

撰文/郭怡青(經典雜誌特約撰述)
攝影/劉子正(經典雜誌攝影)

排排壯觀的白色風車在波羅的海上旋轉,單車步道沿著海濱蔓延,夕陽下來來往往的渡輪帶著遊客跨越十八公里寬的費馬恩(Fehmarn Belt)海峽往返於丹麥與德國之間。面積一千二百四十三平方公里的洛蘭(Lolland)島,是丹麥著名的風車島,站在與德國一海相隔的勒茲比(Rodbyhavn)港,遊客的目光不會錯過西南方海上共計有一百六十二座風車的尼斯德(Nystend)離岸式風力發電廠,相較之下不起眼的勒兹比港風車,卻見證了丹麥打造無核綠家園的歷史。

丹麥是永續能源的先驅國,一九七○年代當一座座核能發電廠在世界興起,丹麥卻及時踩了剎車,轉而開發來自大自然的可再生能源。多年來當台灣還拉踞在核四的去留問題時,丹麥不僅證實了沒有核能也能發展經濟,還將綠色能源的知識與技術轉換成經濟來源。截至二○一四年,丹麥的可再生能源已達總能源的百分之二十,政府並揚言將於二○五○年停用石化燃料。

而這一切的遠見,要從一九七三年的石油危機說起。那年十月,第四次中東戰爭爆發,阿拉伯以石油禁運來抵制支持以色列的西方國家,當時丹麥百分之九十的能源來自進口石油,經濟猶如自由落體般跌入谷底。

「那場石油危機像是當頭棒喝,讓我們深深意識到,小國若想在弱肉強食的社會裡立足,絕對不能依賴外來能源。」洛蘭市議員里歐‧克里斯藤森(Leo Christensen)回憶著說。

其實得天獨厚的丹麥,絕對有足夠的本錢不依賴中東,儘管她在北海的石油沒有鄰國挪威豐沃,卻也能夠自給自足。然而丹麥人諳知,石油總有被掏空的一天,必須開發替代能源,起初政府也和大家一樣,朝著核能發電的方向尋求解答,而勒兹比港就是興建核能發電廠的預定地之一。

核能發電廠的議題,在丹麥引起軒然大波,「核能發電,不,謝謝」的太陽笑臉反核標誌處處可見,許多人還因此走上街頭。值得一提的是,當初由環保署所成立的核能情報委員會(Organization for Information on Nuclear Power),原本是想「證明」核能發電廠的可能性,沒想到在深入調查之後,局勢卻一百八十度急轉彎,一九七九年美國發生了震驚全球的三哩島事件,更讓世人質疑核能發電的安全性。

「丹麥就這麼小,我們經不起核災。」里歐表示,儘管直到一九八五年丹麥才正式宣布無核政策,不過在這十二年的期間,政府不斷在評估如何有效利用可再生能源,並宣導人民如何節能省碳,包括星期天的無汽車日,以及以單車替代汽車等,形成今日連上下班都騎單車的風氣。

「當時政府甚至還提倡夫妻共浴來節省水電,不過這樣會不會變得更耗電,因為大家都多了小孩?」里歐眨眨眼地笑著說。

不僅如此,在過去二、三十年來,丹麥的反核聲浪,甚至延燒到瑞典,而瑞典也於一九九九年及二○○五年先後廢除位於巴舍貝克(Barsebck)的兩座核能發電廠。只是為什麼建於瑞典境內的發電廠,丹麥要反對?

「我們當然要抗議,因為巴舍貝克距離哥本哈根僅二十公里,萬一發生事故,對哥本哈根的影響比斯德哥爾摩還大。」里歐解釋道,這也說明丹麥打造綠色家園的決心。

坐落於歐洲北部的丹麥群島,除了日德蘭(Jutland)半島與德國相連之外,其他四百多座島嶼,境內離海最遠不超過六十七公里,海風長年吹過蜿蜒七千三百多公里的海岸線,自一九七八年設立第一座風力發電廠迄今,目前境內有約百分之三十六的可再生能源來自風力發電,政府更揚言要在二○二○年達到百分之五十的目標。

風力可以儲存?

海風陣陣吹起,風車不斷地旋轉,風強的時候,丹麥還能將電力轉賣給鄰近國家,只是如果依賴風力,當風車一動也不動的時候怎麼辦?

「這的確是個問題,我們無法控制大自然的變化,風力有時過剩有時不足,所以必須轉化成氫氣來儲存。」丹麥氫氣及燃料電池合夥企業(Danish Partnership for Hydrogen and Fuel Cells)執行長塔斯‧勞斯森‧炎森(Tejs Laustsen Jensen)說,儲存風能的方式,簡單而言是利用風力分解水中的氧氣和氫氣,再將氫氣儲存在低壓儲存槽中,氫氣加上燃燒電池可製造電力,而氫氣結合生物沼氣則可轉化成天然氣。

開著氫氣車來到哥本哈根的氫氣車加油站,塔斯驕傲地說,雖然歐洲許多國家都在建氫氣車加油站,但丹麥是目前唯一一個已在全國設置的國家,十座加油站能讓車主暢行無阻地環遊丹麥。

不過他也坦言,儘管氫氣能源在技術上已經證實可行,但卻非目前最實際的替代能源方案,主要是因為將風力轉化成氫氣的成本很高,而且在過程中還會流失百分之四十的能源。

在自然能源當中,相對簡單的是利用太陽能,因此儘管長年籠罩在陰雨中的丹麥,太陽能僅占可再生能源的百分之二點六,政府依然鼓勵民眾在自家屋頂設置太陽能板。

「丹麥的夏季雖然只有短短三個月,但那段期間的日照時間很長,一直到晚上十點天都還亮著,太陽能板能夠提供電力和熱水,每日若有多餘的電力,還可以賣給電力公司,無形中節省了許多電費。」三年前在自家裝置太陽能板的史汀‧伯斯汀‧彼得森(Steen Børsting Petersen )是霍布羅(Hobro)市氫氣谷(Hydrogen Valley)的工程經理,他表示目前太陽能量可以短期儲存在水池裡,供應民眾熱水使用,雖然自然能源有使用的極限,但只要有效利用,就可節能省碳,因此當地許多的新建築物會採用玻璃,將房屋蓋成像溫室一般,讓日光能夠照射進來。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沼氣能源 ↑ 馬博雅格能源中心與養貂農家合作,將含磷過高的排泄汙染物,處理後轉變成生生不息的沼氣能源。
時鮮公司 ↑ 丹麥有機農業規模龐大,時鮮公司是著名的農場兼平台,以工廠生產線方式行銷包裝符合消費者需求的農產品。
蔬菜蓋網 ↑ 農場的種植方式採不使用農藥、殺蟲劑,改以蔬菜蓋網防止蟲害。
機食品形象廣告 ↑ 丹麥有機農業風潮成形近三十年,有機食品消費高達百分之七點六,為全球最高,生活中處處可見有機食品的形象廣告。
哥本之丘 ↑ 沒有高山、雪量不多的哥本哈根,第一座滑雪場竟是與垃圾焚化爐結合,興建中的哥本之丘既受爭議又備受矚目。儘管丹麥不缺焚化爐,哥本哈根市期望在明年落成後,能打破一般人對於垃圾焚化的想像,證明再生能源也能結合休閒娛樂發展,帶動全球的綠能風氣。
瓶罐回收機器 ↑ 飲料瓶罐可投入設置於大型超市外的回收機器,取回預付的瓶罐費。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