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現場】太平島的一天 南疆鎖鑰

tai_720

撰文/潘美玲(經典雜誌文稿召集人)
攝影/安培淂(經典雜誌攝影召集人)

近赤道無風帶的太平島,七月的天空,淨藍無雲。

近一個月來,「Itu Aba」開始在國際媒體上大量曝光,陌生的Itu Aba,正是台灣海域最南疆,昔日被冷落、今日焦灼火熱的「太平島」。

太平島,是礁?是島?

太平島位於南沙群島北部,「鄭和群礁」的西北方,為南沙群島中最大島嶼,座標為北緯10°23’、東經114°22’。東西長一千三百公尺,南北寬三百五十公尺,總面積零點四九平方公里。

太平島,籍設「高雄市旗津區中興里十八鄰南沙一號」,是台灣最遙遠的國境,距離本土一千六百海里。

一九四六年,國民政府內政部方域司向南畫出疆域,島嶼正式更名為「太平島」;一九五六年,中華民國插旗管理;一甲子後的今天,出現南海主權爭議,太平島是礁?是島?引發爭議。

三年前《經典》【島嶼岸邊】系列,對太平島有過大篇幅的詳盡報導(參見《經典》第一七四期),攝影召集人安培淂及撰述裴凡強兩人,花了十天的時間航行往返南中國海,在太平島上與一百多名官兵共同生活了十一天。

「島上全無平民,僅官兵入駐,說是因軍事目的而設,但全島並無肅殺之氣。」義大利籍的安培淂回憶起當年的旅次感受格外深刻。每天清晨日昇之時,他跟著大夥兒聚在司令總部前參加升旗典禮,駐紮島上的多是二十出頭的少年郎,服役期間,除了島上的巡邏、射擊、跑步等軍事訓練,並負責維修島上四口淡水水井及供應全島電力的太陽能板。

有時,越南漁船蓄意靠近,官兵們先以大聲公警告勸離,對方若不從,即刻坐上巡邏快艇,前往驅離。這是每日不定時的小插曲,島上唯一的緊張時刻。

一天就可以把小島逛完,他特別喜歡去島嶼西邊的觀音堂,雖然來自南歐,但在台灣將近二十年的他,入境隨俗地也跟著拿香拜拜。在他眼裡,太平島的海灘真的非常美,氣候宜人,當時他私心認定,這裡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沒有犯罪、空氣清新、水質清澈;曾經遊遍東南亞諸國,在太平島上喝到的胭脂椰,是他嚐過最好喝的椰子水。

如果沒有國際爭端,這裡應該是一處身、心、靈都讓人安心的「太平」島。

島上唯一讓他「眼球受傷」的是,將太平島從中一切為二的軍事機場,好像「一頭深綠密髮被剃刀劃過」,如果從高空鳥瞰更為明顯,為了軍事用途及管控小島的名目雖然堂皇,但實際上的使用頻率之低,也可稱為蚊子機場。

他覺得太平島是一個管理得相當成功的軍事小島,令他印象尤其深刻的是島上的環保意識,官兵們認真實踐垃圾不落地,在地上看不到一張紙屑,塑膠的回收清洗徹底落實,廚餘多在略事處理後,成為澆灌菜園的肥料。太平島也是個永續之島,純淨安全的環境是綠龜熱門的產卵地,每天晚上看到綠觿龜的命中率是百分百,有一次一個晚上還看到二十隻,絡繹不絕出現在沙灘上。

對島嶼的想像

我們對島嶼的想像,是度假的碧海藍天?是肅殺的軍事要塞?如果不是因為海域可能蘊藏豐富的石油礦產,這塊南海樂土,早因遙遠而被遺忘。

「江山風月本無主,『強』者便是主人」?或許是一個國際現實,南海仲裁自有其政治算計,南海五十多座「島嶼」,菲、越、馬、中各有所屬,這是一個屬於世界競逐的權力遊戲。但是對於《經典》的採訪團隊來說,以圖片、文字報真導正,太平島是島?是礁?不證自明。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無碳工具四處移動 ↑ 太平島上最便捷的交通方式就是騎乘單車,許多阿兵哥用這種無碳工具四處移動。
塑膠容器回收 ↑ 島上的塑膠容器都必須細心回收後運回台灣處理。
檢查輸水站 ↑ 一位阿兵哥正在檢查輸水站,這裡負責過濾與淨化水質。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