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台灣】左鎮人解謎 尋找台灣最早人類?

撰文/陳歆怡(經典雜誌撰述)
攝影/楊子磊(經典雜誌攝影)

鎮人」發現於台南市左鎮區菜寮溪河谷,一直是台灣考古學中,知名度最高的化石人骨;一九七○年代,經考古學家推定年代為距今兩萬至三萬年前,因具有「台灣最古老人類」的地位,被國立臺灣博物館視為「鎮館之寶」典藏,一九九八年起更列入國、高中教科書及教師教學手冊中,成為國民基本歷史常識。

然而,翻開不同版本的教科書,左鎮人的敘述顯得籠統,二○一二年一群高中老師還曾集體向教育部提問:「左鎮人是不是長濱文化的主人?」得到的回答卻也模模糊糊。在臺博館二樓史前文化展示區,對左鎮人的描述同樣點到為止,僅指出左鎮人為舊石器時代晚期的「現代智人」,「生活方式可能與約略同期的長濱文化頗為近似」;立於展場入口的左鎮人頭像,以泥塑手法雕塑,反映出對台灣第一人的認識仍有許多想像空間。

為何這麼重要的文物,四十多年來卻幾無故事可說?三年前,清華大學人類學研究所助理教授邱鴻霖在人類學年會上率先拋出大哉問:「置於教科書中的歷史知識,對普羅大眾而言就是一種『信史』,必須是禁得起基本檢驗的論述。然而,左鎮人卻是脫離考古脈絡的地表採集品,重新檢視一九七○年代考古學家與地質學家們的年代測定方法與出土層位推論,仍有許多可疑議之處,有重啟左鎮人研究的必要性。」

二○一四年,臺博館因緣際會委託邱鴻霖主持以重新定年為核心的「左鎮人再研究計畫」。經過一年多的反覆討論與嚴密準備,二○一五年七月初,研究團隊利用最先進的「加速器質譜儀碳十四定年法」(簡稱AMS 14C定年法),抽取左鎮人頭骨片的骨膠原蛋白(Bone collagen)來進行定年。年底結果公布,一時震驚各界:原來,左鎮人年代僅僅距今約三千年,而非過去所以為的兩萬至三萬年!

左鎮人年代之謎,從建構到拆解,本身就是一則飽含寓意的故事,從中不僅可以讀到不同年代考古工作者同樣的熱情與奮發精神,也能反省學術研究與社會文化心理間的微妙勾連,更召喚著來者繼續深耕舊石器時代考古研究的未竟之志。這一切,得從台南左鎮的化石傳奇說起。

重返左鎮化石熱

走進台南左鎮的「菜寮化石博物館」,各種珍稀的古生物化石迎面而來,有雲母蛤、虎牙、劍齒象上顎、鯨脊椎骨、鹿角等多達上千件骨骼化石,還有一具身型壯碩的早坂犀牛復原骨架,這些化石全出自曾文溪支流菜寮溪上游一帶,年代推測為數十萬年前的更新世中期。

左鎮會成為化石寶庫,源於這裡在遠古時期屬於濱海相沉積環境,陸化後形成石灰岩地形,由於地下水的礦物質含量很高,加速有機質的成岩作用,而在地層隆起後,由於岩層崩塌加上河川切割,因此每逢暴雨過後,就會發現有化石被沖刷至河床。

館內導覽志工會驕傲地告訴你,自從一九三一年臺北帝國大學的地質教授早坂一郎首次發現左鎮化石,在地鄉親八十多年來持續不輟地採集與保存化石,知名的化石採集收藏者包括曾跟隨早坂教授採集、有「台灣化石爺爺」美名的陳春木,及潘常武、郭德齡、郭東輝父子等人,眾人長年的努力催生了地方化石館。時至今日,還有許多國小師生會到菜寮溪畔戶外教學,利用篩網淘洗,嘗試採集化石。
左鎮人骨化石,正是在一九七○年代新一波左鎮化石熱潮中意外現身。

一九七一年,地方人士在菜寮溪河岸的地層中發現原地埋藏的犀牛骸骨化石,由於完整度高達四成,立刻吸引省立台灣博物館館長劉衍與台灣大學考古人類學系教授宋文薰、台大地質學系教授林朝棨聯袂前往勘察,而宋文薰在順道參觀郭德鈴的化石收藏品時,意外看見一片人類頭骨化石,遂帶回台大研究。隨後潘常武、陳春木也捐贈了一些人頭骨片化石給省博館研究。

原始定年的疑點

一九七四年,台方學者決定委託當時受邀參與犀牛化石發掘的日籍學者陸間時夫,將人頭骨片帶回日本研究。一九七六年,鹿間時夫、下田信男、馬場攸男等日籍學者與林朝棨共同在日本人類學會之學術期刊《人類誌》發表研究報告,說明以氟、錳含量的相對定年法,推算了左鎮人的年代為距今二萬年到三萬年。消息一出,不僅振奮了台灣考古界,也透過媒體廣為周知。

「左鎮人的年代會那麼快被接受,與台灣社會才剛發現古老的舊石器時代『長濱文化』,咸感振奮有關。」邱鴻霖指出,一九六八年至一九七○年間,宋文薰帶領的考古隊,在台東縣長濱鄉八仙洞面海峭壁的洞穴中,首度發現台灣的舊石器時代文化遺留,當時測定年代為距今三萬年至五千五百年,命名為長濱文化;然而,由於八仙洞地層屬於安山集塊岩,崩落的堆積不利保存有機質,因此未發現人骨。「在左鎮化石產區發現人骨,學者自然期待有古老性,加上當年這些參與左鎮人研究的學者都是一時之選,論文出爐,可信度幾乎無人置疑。」

然而,多年來,也不是沒有學者質疑過左鎮人的年代。最早的異議來自收藏左鎮人頭骨的省博館內部——與左鎮人論文發表同年,時任省博館地球科學組組長的研究員賴景陽,撰文檢討氟錳定年法的效力,主要論點是,同一樣本因成岩作用影響,表層與深層的氟錳含量並不一致,誤差值可達兩萬年以上,然而該文中對左鎮人隻字未提,可說是迂迴的批判策略。也有地質學者質疑左鎮附近並無兩、三萬年前的地層,且左鎮出土的古生物化石年代在數十萬年前,與人骨年代也對不上。此外,人骨是採自河床之上,失去地層脈絡,也無法與有較清楚年代的考古文化相連結。

弔詭的是,自從左鎮人被寫入教科書後,對其定年的質疑逐漸被淡忘,左鎮人地位愈加鞏固,終於成為最知名也最模糊的「人骨明星」。
踏上解謎之旅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古犀牛化石 ↑ 一九七〇年代左鎮因發掘到相當完整的古犀牛化石,再度掀起化石熱。(圖片/菜寮化石館)
尋覓化石 ↑ 在台南左鎮菜寮溪畔,至今仍有民眾尋覓化石蹤跡。
菜寮化石館 ↑ 一九八一年成立的菜寮化石館,未來將規畫為化石教育生活園區。
台東長濱八仙洞 ↑ 台東長濱八仙洞遺址發現的長濱文化,說明舊石器時代人群多選擇濱海洞穴與岩蔭地形為棲地。(攝影/黃世澤)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