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風景】姚尚德 出默人生 深情入戲

yao_720

撰文/王舜薇(經典雜誌撰述)
攝影/安培淂(經典雜誌攝影召集人)

冬裡的一個週日早晨,埔里鎮中心的第三市場如往常人聲鼎沸,買菜的人們仿若趕赴沙場,前仆後繼騎著機車,從四面八方擠進市場周圍的狹窄巷弄,發揮高超技巧和絕佳控速,穿梭在密集的露天攤販和人流縫隙之間。叫賣聲和食物香交織成的熱鬧光景看似與尋常無異,這時人群中卻起了陣陣騷動。

順著人們紛紛舉起的手機螢幕方向看去,才發現有三個臉敷白膏、眼圈濃黑、雙唇豔紅,穿著黑白條紋衣的怪客,正在一處海鮮攤旁搔首弄姿,仔細瞧,原來他們在模仿靦腆的魚販除鱗、片魚的手勢;一轉身,三人移到賣菜老婦身邊圍成一圈,誇張表情和逗趣動作逗得她咯咯笑;下一站,悄悄靠近香氣撲鼻、生意熱絡的油飯攤,正忙碌的老闆娘瞥了三人一眼,表面鎮定繼續招呼客人,嘴角卻微微上揚;再下一站,「突襲」內衣鋪,拿起各式商品把玩比較,把本來跟客人聊天正起勁的店主人嚇了一大跳。

「這是在幹嘛?」「表演吧?!」市場內的民眾竊竊私語。三人不作聲,眼神和肢體卻全身都是語言,彷彿在玩一個神祕的遊戲,隨著他們或快或慢的移動,這一攤到下一攤,驚呼與笑聲如一條溪流,緩緩經過市場每個角落。

三怪客中的領頭者身材壯碩,肚腹突出,但身形靈活,表情最多樣。他是「野孩子肢體劇場」創辦人姚尚德,數年來以街頭即興默劇,在無聲表演中帶來歡樂,讓人們聽到自己的笑聲,而這一切,皆源自於他充滿溫度與能量的生命故事。

戲劇紓解成長鬱結

一九七五年,姚尚德出生於台北縣樹林鎮(現為新北市樹林區)一個六口之家,身為家中么子,跟三個兄姐歲數差距頗大,父母又忙於經營商行,無暇陪伴,童年時代的姚尚德多半孤獨度過。升國一那年的暑假,他在上學途中迷路,卻不幸被陌生老人誘拐性侵,種下難以抹除的心理陰影。

姚尚德在自傳《小丑不流淚》中回憶這段憂傷往事:「事後搭校車,會因為旁人靠近而不安;恐懼來時,呼吸變得困難,雙手總抑制不住發抖。」當年幼小的心靈不知如何解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害怕事實遭揭穿,逐漸拉開了與家人和同學的距離,導致不容易信任他人。

因為胖胖的身材與陰柔孤僻的氣質,姚尚德容易成為同儕取笑的對象,內心無以宣洩的苦悶,讓他在求學過程善以搞笑和表演來防衛自己、忘卻恥辱,從別人的掌聲獲得自信。終於等到中正外文系畢業公演,他身兼導演、編劇、演員,一展長才。

大學畢業後,姚尚德在補習班教了兩年書,拚命在課堂上想各種教學笑點,好抓住學生的注意力,突然有一天,他驚覺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毅然辭職,追尋戲劇之夢。

帶著朦朧理想,二十五歲那年,姚尚德負笈法國巴黎,幸運申請上第三大學修讀戲劇系,半路出家的他,認份從大學部開始讀起,這一切卻是隱瞞家人才得以成行。

「我母親認為唸戲劇的最後都會去吸毒,只好欺騙家人,去法國是讀企管,說服他們出資讓我去留學。」姚尚德坦然回憶。

在巴黎第三年,姚尚德無意間因為一堂免費體驗課而接觸到默劇,雖然當年已近三十歲,相較其他年紀輕輕、身材曼妙的同學,在動作上顯得吃力許多,但藉由老師的引導,他意識到自己身型的獨特與輕盈感。過去總習慣於被戲稱為「姚豬」、「肥兮兮」,卻因為肢體默劇的訓練強調觀察動作與力量,讓他覺得「自己的身體也很美」,學會用真實的眼光去看待軀體,成為最擅長的表達形式。

自我疑問 默劇出走

留法六年後,姚尚德回到台灣,眼前仍非一帆風順。先是家人終於知道他唸戲劇的真相,原本就疏離的家庭關係更是跌至冰點;此外,受限於小眾,以默劇為表演形式的小劇場演員發展並不容易,即便作品叫好,但支出與收入不均,造成連連虧損。

二○一○年,姚尚德推出以遭性侵往事為藍本的劇場作品《孩子》,讓他藉演出自我療癒,卻也陷入另一層懷疑。

「演完《孩子》之後,我不想再碰劇場了,以前做的戲探討巴勒斯坦炸彈客、戰爭、死亡等宏大的議題,但戲演完了卻覺得很虛,那些談論的主題,似乎就跟你的生活無關了。」姚尚德質疑,小劇場無法推廣到普羅大眾,是受限於空間與形式,「跟觀眾的距離太遠,是不是造成表演者自溺的原因?」他對自己提問。

轉捩點在二○一一年。姚尚德偶然獲得雲門文教基金會的「流浪者計畫」獎助,三個月中遊走了中國大陸八個省分、二十二個城市。本來的計畫是去蘇州學崑曲身段,但最後他選擇嘗試一種充滿不確定性的表演方式:街頭默劇。

在路上即興表演,要隨時應變各種狀況,最直接的挑戰是,有沒有觀眾理你?「我原本學習的默劇體系並沒有化妝,第一場即興表演在上海中山公園,動作抽象,表情又凝重,根本沒有人想要跟我互動。」為了在熙來攘往的街道上抓住路人目光,姚尚德調整表演方式,畫上法國默劇大師馬歇馬叟招牌的白臉黑眉,並避開觀光景點,走進尋常的街廓。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觀眾能給你更多 ↑ 「觀眾能給你更多!」街頭即興演出不確定性高,表演者要機靈反應,五感全開,也常喜獲意想不到的回饋。(攝影/王舜薇)
超越文化和語言 ↑ 默劇出走到他方,超越文化和語言。在尼泊爾喜馬拉雅山區,姚尚德與無數陌生面孔相會,也打開當地人們的視野。(圖片/姚尚德)
默劇遇上台灣文化 ↑ 默劇遇上台灣文化,慶和軒團長黃錦財(左)發現,跳加官也可以這麼好玩!
站在街頭面對世界 ↑ 表演者放下對劇場美學和自我的執著,站在街頭面對世界,藝術內涵更加豐富與自在。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