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食餐桌】產銷間的愛恨情仇 解構農產運銷制度

marketing_720

撰文/諶淑婷(經典雜誌特約撰述)
攝影/黃世澤(經典雜誌資深攝影)

自仁愛鄉農會的甜椒,從美濃農會送來的花瓜,還有信義鄉的彩色甜椒與牛番茄、嘉義太保的南瓜,堆積在台中果菜批發市場一角,十多人圍繞在旁,雙手東挑西撿,沒空拿出嘴裡叼著的香菸抖落菸灰,協助搬運的拖工坐在空車上等著要拉貨,幾名婦人在機車後座綁上了保溫箱,竄來竄去,大聲兜售著咖啡、檳榔與早餐。

每一個凌晨三點暗夜裡,全台各地的果菜批發市場都是熱鬧喧騰。

一把來自雲林斗六的蔬菜,自下午兩點採收後,如何在隔日凌晨兩點前出現在台北第一拍賣市場,上午七點出現在台北新莊的菜市場,經歷了消費者難以想像的層層轉手,也出現了產地與市場的價格落差,這十二小時的轉運旅程離不開「盤」。

解開「菜蟲」汙名

一名縱橫上中下游的大盤阿旺分析,蔬果運送難度高於一般商品,價值低、易腐爛、不易包裝,農民依照農產特性,交貨給農會、產銷班、合作社、私人「抬仔場」,一起運往批發市場;或是委託地方托運業者,載往批發市場交給行口 (即中盤),再轉手賣給其他中盤或零售商;當然,最直接的選擇,就是整批交給大盤收走。

許多人因此認為大盤是「菜蟲」,阿旺不以為然,因為大盤收購價雖低,但不只載貨,有時連採收工作都要負責,而且大盤收「總貨」,無論品質高低全包,在勞動力缺乏的農村裡,生產規模較大的農民,或是需要特殊儲存條件的農產,都很難離開大盤。

至少種蒜是離不開盤商的,雲林蒜農劉界感嘆,「盤商把漂亮的蒜頭賣給零售商,醜的蒜瓣賣給餐廚業者,品質好壞都有銷路,農民哪有辦法?」每年清明節前的蒜頭採收期,盤商的車就準時出現,等著談價格。

前年七月,一名收購蒜頭的大盤「倒帳」了,農民拿不回的款項從幾萬元到幾十萬甚至上百萬都有,雖說傳統上是現金交易,但有些農民為了提高一、兩元售價,也接受支票,不幸遇到跳票只能欲哭無淚。

盤商雙手一攤說沒錢,農民束手無策,盤商還能以「東山再起」為理由,來年繼續收購蒜頭,聽來荒謬,劉界卻只是聳聳肩說:「只能以後改成現金買賣,讓他慢慢還,不然『人肉鹹鹹』,吃了他嗎?」

台北農產運銷公司主任王鴻雄說:「盤商與農民的關係,管不了,也管不著。」有些盤商在農民下菜苗時就先付一半訂金,得到較低的收購價,農民有資金買農藥、肥料,但颱風一來,菜園全毀,盤商也得認賠,高利潤就有高風險,有人幾年賺了一間房子,也有人很快就跑路。

行口與農友間的愛恨情仇

行口,也可稱為中盤,是一種職業身分,同時也是批發市場裡的攤位,可以買貨、放貨、供人看貨,稱作「承銷資格」,屬世襲制,一般人取得,必須私下花錢買賣,動輒幾百萬元的「轉讓金」,拉高了入行門檻,也讓行口帶著厚厚的神祕色彩。

「過去火車載送蔬果上台北,貨運箱一口一口地拉入批發市場,簡單標示了行列位置,讓拖工知道這口要拉入第幾行,才有了行口這個詞。」這是盤商阿旺從老一輩行口那聽來的故事。

許多人以為行口只向大盤買貨,或是在批發市場參加競價拍賣,其實行口也可以向其他行口拿,或是直接向產地進貨,取貨管道之複雜,讓人猶如霧裡看花。無論哪一種,當日進貨、當日轉手,不倉儲,是行口運作基本原則,轉手間的利潤就是一成。

有野心的行口等的是市場價格飆漲、產地還不知情,或是產地價暴跌、市場仍維持正常價格的特殊時機,一箱成本三百元的芒果,以五百元賣給零售商,只要轉賣一百盒,兩萬元輕鬆落袋。

然而近年景氣不佳,返鄉耕種的青年增多,網路資訊流通迅速,不再是「行口說了算」。懂得變通的青農為了分散風險,A級直售消費者,B級送拍賣市場,C級才交行口,行口給的價格如果太差,拿到好貨的機率就更低。

「現在農民比我們厲害,每天看電腦查拍賣價,如果價格不好,明天就不給貨。」住在宜蘭的林大哥十七歲就入行,幾年前決定退出,當個生活安穩的上班族,「那不是人幹的,每天凌晨兩點多到批發市場,先賣一點舊貨,三點開始忙進貨、搬貨,七點後又要整理隔天訂單,中午才能休息。」

從產地出發的貨車由南往北開,一路在各批發市場下貨,最後停在台北,必須靠宜蘭的托運業者接力,將貨載回宜蘭,有時說好的貨,就硬生生少了一半,林大哥和其他行口只好在批發市場中午休市後,親自跑一趟西部,好確認隔日貨源。

「覺得行口好賺的人,怎麼不來試試看?」台中行口小韓和我相約在台中果菜批發市場,那是清晨五點,他已經忙了幾個小時,匆匆買了一杯熱咖啡,就跳上貨車,帶我前往剛開幕的雲林農漁產運銷物流中心,買了些東西,稍事休息,又趕往彰化二林的蕃茄園搬貨,「在產地可以買到比批發市場更好的貨。」他解釋。

好不容易買齊了,他必須立刻回台中批發市場,二市要開始了,再晚一點,他還要送貨到東勢,那裡有來自花蓮的行口等著,準備將貨接回花蓮。

行口的工作從深夜一直延續到隔日日落,日夜顛倒、長途開車、搬運重物,生活品質缺乏, 再加上左手進、右手出的大筆金錢流動,許多人沉迷於賭博,才入行兩年的他,看過跳樓自殺,也看到有人三妻四妾。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台中果菜批發市場 ↑ 凌晨是台中果菜批發市場最忙時刻,大盤才剛送來貨件,被稱為「行口」的中盤立刻選貨買貨,準備轉賣下游零售商。
堆積倉庫內的大蒜 ↑ 蒜農劉界看著倉庫內的大蒜,雖然抱怨除了盤商,不然還能賣給誰,但如同許多捨不得田地閒置的農民,在剛入秋的農曆九月,他還是殷勤種下了來年的蒜頭。
高麗菜 ↑ 儘管有「大宗蔬菜種植登記與供育苗預警機制」,但耕種範圍登記不夠確實,高麗菜從去年十二月開始,產地價一路下滑。
葡萄農民改種火龍果 ↑ 價格好的火龍果吸引不少葡萄農民直接改種。從台中往南一路種到屏東,去年耕種面積一千八百公頃已達飽和狀態,被盤商預言是下一個崩盤的農產。
自創運銷系統 ↑ 在台北,好食機創辦人謝昇佑與數家銷售友善農產的通路合作,自創運銷系統。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