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食餐桌】校園午餐怪現狀 打開潘朵拉的便當盒

lunch_720

撰文/蔡佳珊(經典雜誌特約撰述)
攝影/劉子正(經典雜誌攝影)

子的營養午餐真的營養嗎?校園午餐問題百出,今年五月就傳出苗栗某國中吃稀飯配包子,嘉義某國小喝到臭酸紅豆湯。近年食安風暴中,病死豬、過期肉、黑心油,恐都流入營養午餐;農藥超標、動物用藥殘留被驗出,更是屢見不鮮。取代了愛心便當的營養午餐,為多少媽媽分擔了煮飯責任,如今卻是營養打問號,安全性更可疑。

食安拉警報,學生往往是最大受害者。根據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的食物中毒案件統計資料,從二○一○到二○一四年,五年累計下來食物中毒總人數二萬六千多人,其中發生在學校的患者就有一萬四千多人,比例達百分之五二點九,是在餐廳中毒人數的兩倍。

「那些黑心廠商一被抓到,問說你賣給誰?營養午餐。」全國家長團體聯盟食安小組執行長孫文昌單刀直入說道。八年前,孫文昌的小孩常常跟他抱怨學校午餐不好吃,念營養學的他決定深入了解,進入學校家長會,並開始從事食品業。這才發現校園午餐問題盤根錯節,疑慮重重。而一切的癥結,都與低價脫不了關係。

當一頓午餐比一瓶礦泉水便宜

十六元,到便利商店裡能買什麼食物?連一瓶礦泉水都買不起。

十六元卻是台灣某些孩子一頓午餐的食材費。

雲林縣和嘉義縣是全國校園午餐價格最低的縣市,每餐經費約為二十八元,再扣除十到十二元的廚房設備維護費和人事費,廠商得標價僅十六到十八元。某些國小甚至傳出十二元的超低價。

如此價格已經維持十幾二十年,萬物齊漲只有校園午餐不漲。「十六塊要買菜買蛋又買肉?」孫文昌指出,優良廠商在無利可圖情況下多半做不下去,變成「敢的人繼續做」,只有在食材採購上壓低成本。

「你知道為何三杯雞、咖哩雞常常出現在菜單上?」孫文昌分析,這一類的菜色多半使用最便宜的雞胸肉,因口感風味差,便以重口味烹調壓過去。另外,魚類最常用油炸的,藉以掩飾新鮮度不足。

雲林縣家長協會北港區執行長李明遠也深有同感。「咖哩雞的雞肉往往只有幾小塊,而且吃起來很乾澀,」畜產出身的他一試便知肉品含水率很低。鄰近西螺與北港市場,他也深知午餐業者買菜手法,「下午兩、三點,整個喊市都要結束了,他才進去買,『總掃』。那些菜都是販仔揀剩的。」

一名台中團膳廠商坦言這種不肖業者確實存在:你標多少錢,廠商就去買那個價格的東西給你。便宜的下等菜,泡水後菜就活過來,新鮮與否也不見得看得出來。她抱怨,家長都覺得越便宜越好,不知道廠商也要生存。

儘管校園午餐食材堪慮是公開的祕密,調漲價格看來勢在必行,然而詢問幾位雲嘉地區的校長與官員,答覆態度卻是遲疑保守、甚或消極反對。

校長說:「要漲價,家長會反彈。」「偏鄉學校中低收入家庭比例高,擔心增加家長負擔。」鎮長說:「隔代教養多,一餐而已嘛,阿公阿嬤覺得吃得飽就好。」教育官員說:「講到錢我真的不能作主,要跟家長漲價,我看會『罵罵叫』,議員也會罵。」

大人推托,學童受害

「都說家長不要漲,但你有問過家長嗎?」雲林縣家長協會理事長李小惠反駁,之前北辰國小進行問卷調查,有八成家長都同意將原本一個月五百元的午餐費調到六百元。何況經濟弱勢學生的午餐費是由政府補助免繳,漲價並不影響。

也有學校做了家長問卷調查卻調漲失敗,贊成漲價的家長氣憤指出:「問卷設計得不清不楚,只問你同意漲或不漲,但漲或不漲的條件都沒有說明。」

「一天只要多個兩塊,買菜就很好買,我就不用一天到晚跟廠商吵架了。」雲林建國國中營養師楊琇棻說。學校營養師負責管控午餐食材品質,經常得和廠商斤斤計較,然而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一天多兩元,一個月不到五十元,家長當真出不起嗎?

諷刺的是,建國國中的午餐在幾年前由外包廠商改為自立廚房,收費由一餐四十元調降為一餐三十元。現在學校希望再微幅調漲,卻遭家長反對而未果。

學校不是不想漲,只是不願面對家長反彈,於是寄望地方政府帶頭喊漲。但地方政府也怕漲價得罪選民,縣庫又不夠充裕足以承擔。而多數家長由於看不見孩子在學校午餐吃什麼,關心和介入有限。種種的鄉愿、私心與迴避,長年遷就拖沓,造成一頓午餐比一瓶礦泉水便宜的荒謬現況。

更為人詬病的是,許多學校還能從這麼低廉的收費中存下可觀的午餐結餘款,從數十萬到數百萬都有。結餘款主要用途本為校內自立廚房的設備維護費與人事費,但有家長質疑,設備維護需要這麼多錢嗎?這筆錢會不會排擠了午餐食材費用?

校園午餐必須公開招標,這些年來多數學校已將標準由「價格標」改為「最有利標」。不過在鄉下地方,往往還是以出價低者優先考慮。某些路途遙遠、人數又少的偏鄉學校,連願意來標的廠商都沒有,經常公告好幾次都流標,遑論選擇「有利」與否。

偏鄉學校只好互相結盟聯合招標,但如此一來,得標廠商必須跑好幾個地方送餐,運費大增,價格卻未比別人高。學校怕流標,不敢要求午餐品質,廠商也越發強勢。台南更有多所百人以下小校,雖有政府補助,但經費不足支付廚工薪水與退休金,必須拿買菜錢和結餘款來補;一名國小主任表示,長期寅吃卯糧,「有的學校廚房都快倒閉了,」以致還需低調自行對外募款。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常見的校園午餐內容 ↑ 三色豆、高麗菜、小雞腿,加上一碗甜湯,如此簡單菜色,是常見的校園午餐內容。但食材安全與否,卻難以由肉眼辨別。
團膳公司 ↑ 團膳公司的中央廚房裡,廚師費力烹煮大鍋菜。沒有自設廚房的學校將午餐製作與食安把關皆外包給了廠商。
氣泡式洗菜機 ↑ 校園午餐需求量大,食材的前置處理頗費工夫。台中新社高中自設廚房,備有氣泡式洗菜機,新鮮與衛生較能自行掌控。
定期抽檢廠商送來的蔬菜 ↑ 台南慈濟高中的校園午餐均為素食,格外注重蔬菜農藥殘留問題,學校會自行定期抽檢廠商送來的蔬菜。
學童米 ↑ 深溝國小自種「學童米」,在泥巴與稻香中習得對食物的知識、對土地的情感、對農人的尊敬,這都是課本無法傳授的。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1則 留言

  1. 052165 說道:

    您好,每天都可鼓勵一些人,一天看一些商周,因為這些可讓人有就業,也有省思,增長見聞。
    其實無論是學校自辦和附近學校團結,或者是由營養而標亦或是低價而標讓我感到兒童將是我們未來的主人翁,則有台灣未來的隱憂.所以在價值觀的不一,孩童不一定要吃得很好例如清蒸魚東坡肉,只要營養師調配得當一定要吃得營養而又有兼具教育價值性更為許多兒童在求學時墊定了重要的基礎。我想許多人也明白吃飽要緊,這就讓我想到了。從小開始便培養法治的理念,現今監獄人滿為患,爾許多人提出癈除死刑,也有許多人判刑10年至15年甚至於20/30/40年為上線,監獄作業大多從事家庭代工,如果也能擴大監獄生產代理種菜養雞鴨水果不僅可以讓身判15年以上的受刑人,薪資調高到25%,其在出獄後,社會老年人大多只能留在家鄉從事農業,怕台灣下一代不能接軌 其受刑人身判15年至25年以上者也可以不怕在出獄後,再度成為人民家庭國家的負擔,也可讓孩童在成長時夏令營到監獄體驗種菜養鴨牛的樂趣,使得下一代不致於有啃老族草莓族權貴及媽寶的價值與意義性的教育,國家樂於生產也不怕將來受刑人會沒有社會價值性家人排斥而再重蹈覆轍,也使得國家對於農業生產免憂 另外也可營養午餐代工,這樣一來其實受刑人會因吃苦而得樂,再來運輸也可補以津貼,於是乎無論是學校自辦團結為量都好,也可提升我國食安方面的水準提升民營代工提供水準加強 ,在此提供多元利多想法。此外再加強一點便是有些營養午餐的孩童家長若願意補貼為自己的小孩提供更好的營養午餐,則由從優而標的民營也能提供更好的水準,這樣一來偏遠兒童,或者是市區學校也能更增添軟硬體設備,使國家能為我們將來的主人翁真正的培養訓練更添國家人才多元化讓孩子由幼成長期便,奠定了其五育元素真正紮根性的基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