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線上】我的疆域,你的國土 躁動的中國邊疆

border_720

撰文/趙中麒(經典雜誌撰述)

今天的西安市往中亞方向,除了天山山脈南北麓和塔里木盆地周圍的綠洲,大部分地區是難以發現生命的浩瀚戈壁與沙漠。漢武帝時,為了抗衡北方的匈奴人,派張騫前往月氏國,希望締結軍事同盟,共同攻打匈奴,雖然月氏國無意結盟,張騫卻讓戈壁與沙漠中的西域諸國呈現在中原人的視野中。

將近三千年的歷史,來自中原王朝、西域諸國的無數王公貴族與市井小販,領著身背結盟、進貢或貿易商品的駱駝隊,風塵僕僕地在現今被稱為絲路的廣袤大地上來回;蒙古高原上的突厥、蒙古等民族隨著自身的興衰與領土擴張,沿著絲路向西遷徙;中原王朝經略西域諸國,以及雙方改朝換代、入侵彼此所引發的兵戈與戰禍,則在這片「生命禁區」,不時地上演著。

清朝乾隆平定大小和卓之亂,統一天山南北,成為中國「新的疆土」。因乾隆認為「新辟疆土如伊犁一帶,距內地遠,一切事宜難以遙制。」清朝的治理,始終在「權宜」和「定制」之間擺盪。直到經歷一八五九年《中俄北京條約》沙俄要求開放新疆通商貿易、一八六○年《中俄北京續約》進一步要求在新疆西部的喀什設置領事館,清朝發現沙俄對新疆的野心,乃於一八八四年設置行省,正式開啟直接治理。之後,隨著俄國在新疆培植當地民族主義團體,替中原王朝覆滅後在新疆所發生方興未艾的獨立運動種下遠因。

民族衝突何止在新疆

二○○二年八月,帶著對古西域的想像、少數民族自決運動歷史源由的好奇,我背上跟著自己走南闖北的背包,和友人李樹山一同造訪新疆維吾爾自治區。

我們在西安搭乘火車,經過河西走廊,以及有天下第一雄關之稱的嘉峪關後,進入無邊無際的戈壁。抵達新疆首府烏魯木齊市以前,可能是屬於某些古王國、已然風化的古堡,彷彿海市蜃樓般地出現在遠方的烈日與漫漫沙塵中。正當我看著這些城樓,讓思緒穿越在古、今西域的時空時,「新疆的維、漢衝突很嚴重,你們要注意安全」,曾研究過中國民族政策的碩士論文指導教授一句善意提醒,突然浮現在腦海。

到烏魯木齊市的第一晚,在一間餐廳吃飯,瞥見餐廳玻璃窗有個彈孔,詢問餐廳服務生,原來是稍早該市曾發生一起維族為主角的暴力事件。這位漢族服務生沒有解釋事件的大致輪廓,反而直接告誡我們,「『民族人』很壞,去民族地方要多注意,免得什麼時候被宰了都不知道。」

隨後,在北疆觀光勝地喀納斯湖,以及南疆的喀什、和闐、莎車、羅布泊人村落,與少數民族、漢族的日常互動中,雖然沒有發現所謂的「衝突」,但類似這位服務生的話,卻聽到多次。另外,我們不論在哪個城市,每次想搭計程車到少數民族居住的老城區走走,一旦司機是漢族,都會不以為然地對我們說,「老城區都是一堆土疙瘩,有什麼好看。」在喀什市,漢族不願搭乘維族開的計程車,維族不願乘坐漢族開的計程車,則是街頭常見的現象。

如果我們將各種敵意或緊張關係也視為一種衝突,那麼,民族衝突何止在新疆。二○○六年九月,二度造訪新疆前,先至北京市訪友。在一間麥當勞等待友人時,來了兩位一看輪廓就是新疆少數民族的女孩,她們坐在我左手邊第一桌的位子。坐在我左手邊第二桌兩位操著標準普通話的小夥子,一看到這二位女孩坐下,話題立刻轉到新疆獨立運動,並以「我雖然不恨他們,但就是不喜歡他們」結束話題。

更早之前,二○○一年七月,去西藏自助旅行。從機場搭計程車進拉薩市區,途經一個加油站,準備加油時,一輛卡車堵住計程車進路,卡住加油的空間,惹得這位藏族司機在車內大喊「連加油都要搶,我們的土地都沒有了,你連加油都要搶。」

文革期間,中共發動內地省分的漢族盲流進入內蒙,殺害超過三十四萬內蒙古人民革命黨(簡稱內人黨)的蒙古族黨員。而今,根據楊海英《沒有墓碑的草原》一書的發現,為了中共所稱的民族團結,官方一度勸誘或恐嚇內人黨倖存的老人,上媒體宣揚中共的社會主義民族團結意識,被老人斷然拒絕,「我們絕不能用自己的口,玷汙我們本民族的歷史。」

其實,漢族也會批評一般農村的老房子為土疙瘩,他們的「搶性」是文革所造成。只是,北京當局的政策,長久以來在「民族人」心中刻下的印痕,造成了今天的「民族衝突」。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缺乏尊重 ↑ 濃厚西域風情吸引遊客到新疆。但缺乏尊重的文化窺視態度,與中共治疆政策同樣讓當地少數民族不悅。(攝影/儲永志)
打砸搶燒事件 ↑ 二○○九年,烏魯木齊發生多起激進人士發動的打砸搶燒事件,中共除以更強硬維穩措施回應,不見對治理新疆方式的反省。(圖片/達志影像/AP)
三個離不開 ↑ 阿克蘇溫宿縣一所小學的黑板上「三個離不開」口號,顯示新疆民族衝突日益嚴重,中共必須從小開始強化民族團結教育。(圖片/達志影像/REUTERS)
分裂國土 ↑ 二○○八年三月,西藏拉薩與青海發生藏人大規模「分裂國土」運動。中共嚴厲鎮壓後,將消息透過報紙廣在喇嘛寺院宣傳。(圖片/達志影像/REUTERS)
無言抗議 ↑ 二○一二年初,四川甘孜藏人以自焚追求自由。警方擊斃抗議者後數天,一名婦人坐在自家門前無言抗議。(圖片/達志影像/REUTERS)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