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望家園】創造循環型社會 日本里山的智慧

撰文/郭怡青(經典雜誌特約撰述)
攝影/安培淂(經典雜誌攝影召集人)

葉逐漸轉黃變紅的秋天,是稻米收成的季節,在礱穀機的轟轟運作聲中,糙米一粒粒地從稻殼中滑出。星期六的早晨,一群人在田野裡各自忙碌,有人忙著將稻穗放入礱穀機,有人忙著檢查已脫穀的稻穗是否還有殘留的米粒,而在一旁的孩子們也沒閒著,有人在樹林裡撿松果、落葉,有人在田邊的水溝裡抓小魚,玩得不亦樂乎。這副景象,好似一幅歡樂的農村畫,可是再看看隔壁的水田,卻是雜草叢生、凌亂淒涼。

「沒人照顧的水田,很快就會被雜草占領,影響日照,威脅到青蛙、螢火蟲的生存,許多生物會因水田的減少而瀕臨絕種。」在日本千葉縣的下大和田,一片約四千九百五十平方公尺的「谷津田」(意指介於淺山丘陵谷地之間的水田溼地),千葉環境情報中心的代表小西由希子指出,過往我們以為保護自然就是任由它自生自滅、維持原始風貌,其實無論是田野還是山林,一旦被開墾過的土地,就不再是單純的自然,必須靠人類適當友善地管理,才能夠維護生物多樣性。人類也是大自然的一份子,以這種調和而非對立或放任的方式來面對,才能帶出農林業的各種價值,這就是日本發起的「里山倡議(Satoyama Initiative)」。

田和土,里山即鄉土

什麼是里山?同屬漢字文化圈,日本自古承襲了許多華夏文化的詞語,然而里山一詞,卻是最近從日本流行到台灣的新名詞。

二○一○年十月在日本名古屋市舉辦的聯合國第十屆《生物多樣性公約》締約國大會上,日本提出了維護里山即維護生物多樣性的概念,並由日本環境省與聯合國大學高等研究所共同推動「里山倡議」。

日本里山一詞,最早出現於江戶時代,「里」字為「田」和「土」的象形造字,在日文有故鄉的意思,泛指介於村落與深山之間的地方。

一九九四年,日本環境省將國土的環境基本區域分為「山地自然地域」、「里地自然地域」、「平地自然地域」,以及「沿岸地域」。根據環境省的解釋,「里山里地是位於深山與都市之間,由村落周邊的次生林,混雜林間的農地、池塘、草原等構成的區域概念,經歷人類各式各樣的生活型態形成塑造的環境地貌。」

如果這種概念性的文字解說令你一頭霧水,小西由希子不會感到驚訝,「里山在哪裡?範圍要如何界定?」一九九六年千葉環境情報中心成立之初,她也經常接到這樣的詢問電話,甚至有民眾以為里山是某一座山的名字。不過近年來,在日本政府與公益團體大力宣導下,民眾已逐漸了解里山的概念及重要性,更透過聯合國大會,讓里山成為國際通用的名詞。

里山,簡單而言,意指環繞在村落周遭的山、林、川和草原,經由人類適當的耕耘,提供動、植物多樣性的棲地,達到社會面、環境面以及生產面三贏的局面。

時光回溯到一九五○年代能源革命以前的日本,農家在田裡種米種菜、到樹林裡砍柴燒飯、以竹子做器皿、收集落葉堆肥,陽光從茂密的樹林裡照入大地,野花隨著四季變化,池裡有青蛙和小魚,樹林裡住著狐狸和野兔,人與大自然和諧地拼湊出一幅猶如鑲嵌藝術般多采多姿的景象。

「昔日的農村生活本身就是里山,農業、林業、甚至水產業其實都是大自然循環性社會的一體。」玉川大學農學部生態系的南佳典教授告訴我們,相對於農村的「里山里地」,漁村也有「里海」一詞,都是人與自然之間和諧共存的概念。

然而,隨著經濟與科技的起飛,石油取代了薪柴、鋼筋水泥取代了木材、塑膠取代了竹子、化學肥料取代了堆肥,同時也改變了村落的生活型態,在自由貿易的發展下,進口木材、農產品更讓傳統農林業失去經濟競爭力。爾後,日本在一九八○年代後期的泡沫經濟下,掀起一波全國性的土地開發熱潮,許多農家子弟紛紛變賣田地,離鄉從商,導致農村高齡化,賣不掉的農林田地,於是逐漸荒蕪。

發展主義,加速農村崩解

位於千葉市東北部的農村谷當,是在環境全面破敗中,因為居民的自覺與努力,逐漸復甦里山風貌的典型案例。

「這一帶的田地,原本要被收購建高爾夫球場,結果泡沫經濟破滅,計畫也跟著泡湯,土地根本賣不出去。後來我想,自己的家鄉必須靠自己守護,所以決定回來照顧這片里山。」千葉里山中心的理事長金親博榮是日本里山的先驅,現年六十八歲的他,原本在電子儀器製造商就業,多年來愛莫能助地看著家鄉的農林業,隨著時代的轉變由盛轉衰,一九九○年,他毅然離職返鄉,先後成立體驗戶外活動的谷當綠色俱樂部以及農村文化教室「我的田舍」谷當工房,民眾可以來此露營、挖竹筍、採香菇,也可動手做蕎麥麵、味噌,享受慢食生活。

「在公司,我只是許多員工裡的一員,回到故鄉,我是自己土地的『王』,何樂而不為?」金親博榮笑著說,金親家族在室町時代原為武士,一五九○年棄戎從農來到谷當村,從此代代在此務農,領受大地的恩澤,他有義務守護家園。

「若以結果論,現在我們可以大聲地說:『幸好當初谷當沒有開發!』但在一九八○年代,大家都相信開發建設才能讓地方繁榮。」金親博榮說,從農業社會轉型到工業社會的過渡期,大家看到的只有利益當前的經濟發展,並不明白里山是維持人造都市與大自然平衡的重要緩衝地帶。

戰後日本為了重建生靈塗炭的城鎮,大量在山林裡種植杉木、檜木、松樹等成長迅速又有經濟價值的針葉林,改變了原始生態,後來一塊塊的田地又被鋼筋水泥取代。

在谷當一片看似茂盛的杉木林裡,金親博榮指著扭曲畸形的樹幹說:「妳看,這些樹都生病了,隨時可能倒塌,因為全是單一種類的樹,所以一棵樹生病,就會感染整片樹林,但我們沒有經費與人力處裡。」他又指著泥地上一點一點的小洞說:「妳看,這是山豬的腳印。單一的樹種,讓樹林缺乏生物多樣性,山豬無止盡地在荒林裡繁殖,山上沒有食物就一步一步接近都市,因為中間少了里山的雜木林緩衝。」

根據環境省的里山調查,日本境內有約八百萬公頃的次生林以及七百萬公頃的農地,合計占國土的百分之四十,然而隨著農林業的式微和高齡化,廢棄的田野山林越來越多,再加上環境汙染以及非法垃圾丟棄等問題,里山生態的改變,成為導致生物多性樣性危機的首要原因。

走在科技先端、經濟繁榮的日本,已走不回昔日的農業社會,里山的維持成為重要的環保議題。環境省在二○一四年度選出重要里地、里山,即是希望全民共同參與,落實維護里山,架構一個聯繫森、里、川、海的生態循環系統。

比鄰東京都的千葉縣,算是日本四十七個都、道、府、縣中里山推廣較為成功的城市之一,當地不僅有馳名遠近的千葉縣立中央博物館,民間團體之間的連結與互動也很良好,縣政府並於二○○三年與二○○八年分別發布《千葉縣里山條例》以及《生物多樣性千葉條例》來進一步保全里山,縣內的農作物自給自足率,若以面積比例,堪稱全國第一。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谷津田 ↑ 千葉縣的下大和田,是介於淺山丘陵谷地之間的水田溼地,俗稱「谷津田」。每到秋日收成季節,當地里山志工會遵循古法,將稻穀一束束地掛在竹竿上,曬乾再脫穀。
次生林 ↑ 樹木有一定的生長週期,有別於未開發的原始林,次生林若不定期整理砍伐,反而會造成生態失衡。
龍貓之森 ↑ 以宮崎駿動畫《龍貓》命名的狹山丘陵「龍貓之森」,是琦玉縣典型的里山生態,神社及寺院是昔日農民的生活中心,也是心靈的寄託。
里山智慧 ↑ 現代生活便利,家家戶戶都用冰箱保存食物,但如果善用里山智慧,地瓜埋在洞裡久藏風味更迷人。
自耕自食 ↑ 鐮倉中央公園保留的里山區塊,志工們採收花生,體驗自耕自食之樂。對他們而言,公園是人造景觀,里山才能維護生態循環。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