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雲山蒼蒼 二十年醫援青藏高原記

撰文.攝影/王志宏(經典雜誌總編輯)

雪瞬間鋪天蓋地襲捲而來,起初僅是道路盡頭遠方山上的一帶烏雲,一會兒先是狂風吹夾綿密的雪水,然後最頂速擺動的雨刷對擋風玻璃的積雪似乎產生不了多大的作用。柏油路上成了白色一片,先是前方的山坡,接著四周草地,然後上下左右與前後都是白茫茫一片了。

青海「三江源協會」的工作人員羅薩胸頂著方向盤,整個臉幾乎貼上了擋風玻璃,搖開車窗用手賣力撥掉擋風玻璃的雪塊。嘗試從全白的空間中辨識出公路的軌跡似乎是不可能的事,但也因為對整個區域與公路的了解,以至於何時需要轉彎,何時需要踩煞車,他諾諾地說:「順著感覺走。」

幾天間我們已經在此旅行穿梭了一千多公里,早晨從青海玉樹州州府結古鎮出發,傍晚在大雪中摸索進了七百公里外海拔四千五百公尺高的曲麻河鄉。白茫茫的昏暗小鎮,不見人蹤,牛鈴與喘息聲從遠處隨風聲傳來,一群二十餘頭犛牛頂著風雪穿過小鎮,雪粒打得臉有些刺痛,牠們應是此時此地唯一自在的一群,我如此思索著。羅薩一下車就忙著卸下昨天才從結古鎮收到的電子針灸儀,他得趁天黑前聯絡到鎮上的幾位村醫,轉送給他們。

「可可西里」的常客

如此的行程對我來說絕對不陌生,從二○○八年黃河源頭的探源開始,這塊稱為「可可西里」──青海最偏遠荒蕪之寒漠,竟也成了每年往返之常客。

原本從一九九五年起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縣為中心的「馬背上的醫生」培訓計畫──前後十三年間為六個台灣大的甘孜州(青藏高原東南部,一說川藏高原)訓練了三百二十六位村醫,當完成了初步目標,正為了這個計畫是否持續進行而傷神的同時,當年有機會初探了這片更高更遠的可可西里後,於是決定以有限的資源來嘗試更有效率的醫療援助方案應用於更偏遠之族群。培訓的方式則改為與熟稔當地的著名環保人士紮西多傑所領導的非政府組織──「三江源生態環境保護協會」合作。

經過調查發現,當地雖有鄉村醫生的編制,但或因領導的不重視,或是硬體殘破或是醫生流動率過高,更或是醫藥與資材不足等陳年老問題,於是我們擬定從台灣與其它國家找尋志同道合的志工醫生群,結合當地城市有名望的藏醫與西醫,定期召集玉樹州的鄉村醫生參與一梯次十天的醫學專科研習課程。課程結束,再於秋末冬初採購當地缺乏的醫療資材分發給境內參與的醫生們,當然在課程中也加入了對環境生態的保育觀念,也期望這些醫生除了治病,守護百姓的健康外,也宣揚生態保育,守護大地健康。

五年來,馬背上醫生醫療計畫,在青海玉樹州及環青海湖地區的海北與海南州,總共複訓了八十八名鄉村醫師,達一百六十六人次。醫療課程的規畫是由夥伴邱仁輝醫生負責,田野間奔波就成了我的工作之一。計畫順遂執行後,我二十年來每年固定的青藏高原行程,就從原本的東南部移至了高原中心。

可可西里區以「地廣人稀」還不足以形容,單以曲麻河鄉為例,一萬七千平方公里、近二分之一的台灣島面積,僅有區區四千人。執行計畫的初期,單是境內的幾個村梭行一回,就得花一個星期的時間,而措池村四千七百公尺的海拔高度,更是令人望之卻步,每回從柴達木盆地邊緣二千七百公尺海拔的格爾木直奔措池,十餘小時的車行後,接下來總得應付高山反應,頭痛個幾天。

培力在地醫生接棒

十月的措池真是冷,清早陽光仍在山的那頭,天空有隻鬍禿鷲(Gypaetus barbatus)在盤旋,這是不常見的瀕危動物,因嘴喙處有著兩抹鬍鬚狀而得名,牠展開寬達兩公尺的雙翼,宛如一個高傲領主在山谷上空盤旋巡視他的領地。

隔鄰寄宿小學的孩童嬉鬧聲為這個山間孤寂小村添了些許人氣,六月間邱醫生造訪此地,針對以收住宿學生為主的措池寄宿小學,想了解罹患B型肝炎的情況。經過訪察之後,發現學生A型肝炎患病情況也不樂觀。A型肝炎主要通過口腔傳播,傳染性很強,在寄宿學校這樣的群體性飲食場所非常容易大規模傳播。在察看學生食堂之後發現校方對餐具進行一般清洗,沒有對餐具進行專門消毒。見到了小學的困窘廚房環境,這回我們額外幫小學採購了大型冰櫃,也添了一部紅外線餐具消毒櫃與嶄新的不鏽鋼餐廚具。

村醫甲洼,守著一個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衛生室,我們依例替他的衛生室帶來了今年度所贈予的藏藥、醫材。他負責村內近千人的第一線健康安全,每天總得照顧著十來個求診的病人。甲洼是我們培訓的忠實學員,這些年來每年總會全程參與我們所開的培訓課程,從不缺席。甲洼從一九九二年取得村醫資格後,接下來十四年中僅零星地接到政府五次短期培訓的通知。

他不諱言原本打定主意,要與村中的部分家庭,搬離下遷到氣候稍宜人的格爾木市的生態移民村,但自參與我們的研習課程後,陸續從中學習到骨科、婦科以及藏醫的新知識,醫術變得更加精湛,再加上村幹部的極力挽留,為了守護全村的健康,他決定留守於此。

我們陸續邀請了台灣的張燕娣醫師配合邱仁輝醫師,分別就氟骨症、外傷處理、無菌觀念及技術、醫療廢棄物高溫滅菌、乙型肝炎、針扎危害等做了教學,在美國執業的著名骨科醫師林元清院長也專程參與了兩次的骨科疾病防治教學;萬芳醫院的張冬蕙醫師講授眼睛的感染疾病與白內障的診治。

同時,自行實施針灸治療卻未受正統的訓練,往往造成許多不好的現象,例如,重複使用針具,不了解使用時的危險等。因此,今年我們特別邀請了中醫師郭勇麟博士前來指導。除此之外,來自台灣的陳明其、陳怡仲父子持續三年來此和學員分享無需藥物的經絡按摩臨床經驗與心得。

傳統上無人居住的可可西里,遲至二十世紀中葉,陸續有牧民移入,到了一九八○年代中期才有鄉政府的設置,措池村也成了最基層的行政單位。但隨著人口逐漸增加,牲口數也大增,過度放牧造成草原生態開始被破壞,其中又以鼠害肆虐導致草皮被吃光,草根被啃光,水土大量流失等怵目驚心的景象。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風馬 ↑ 藏區常見以黃、綠、紅、黑及白色印有經咒、吉祥徽號、佛菩薩形相與背著寶物的「風馬」(Lungta)經幡隨風飄揚。
玉珠峰 ↑ 玉珠峰又稱可哥賽極門峰,海拔六一七八公尺,是崑崙山東段最高峰,並有數道冰河發源其間。
結古鎮的嘉那嘛呢石堆 ↑ 結古鎮的嘉那嘛呢石堆,相傳創建於十八世紀,長三百公尺、寬八十公尺、高四公尺、至少有二十五億塊嘛呢石。
寺廟復建 ↑ 寺廟復建是藏區近年來的大事之一,信徒們布施勞力,成就築廟的功德。圖為理塘常青春科爾寺的修建場景。
帳棚寺廟 ↑ 帳棚寺廟是藏傳佛教特色,在毛埡壩鄉帳棚法會休息時間,小僧侶忙著替大家添茶。
格聶神山群 ↑ 為了尋回初發心,我們一行深入格聶山區造訪四川甘孜的格聶神山群,山勢崢嶸,超過五千公尺海拔的山頭即有十餘座,現已成為格聶自然保護區。
供養根基 ↑ 佛塔的藏語是卻登,意指供養根基,其各部形貌象徵土、水、火、風與空,經常用來保存重要上師們的舍利子。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1則 留言

  1. 林淑卿 說:

    心寬念純的國度

林淑卿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