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線上】南水北調 犧牲地方、成就北京的水源管理

water_750

撰文/黃書緯(中山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圖片/達志影像

幾年,北京霾害成為世界焦點,不只是美國駐北京大使館曾因為公布北京空氣監測數據而與北京市政府心生嫌隙,近日到北京參加網球比賽的瑞典選手羅伯特˙林斯塔特(Robert Lindstedt)甚至在自己的網誌上說:「在這裡根本不能呼吸,我明年真的該考慮一下是否要來參賽了!來這裡參賽純屬拿生命開玩笑!」其實,北京不只空氣汙染問題嚴重,水資源不足的問題也到了臨界點。根據《京津冀發展報告(2013):承載力測度與對策》的資料,北京做為「資源型」嚴重缺水地區,二○一一年末的人均水資源占有量僅為一百一十九立方公尺,依據國際標準,人均水資源占有量一千立方公尺到一千六百六十七立方公尺,就是水資源緊迫,而北京的人均水資源占有量,卻遠低於水資源緊迫的國際人均標準。藍皮書並且指出,北京市的水資源人均需求量約為三百四十五立方公尺,以此推算,北京市當地水資源只能承載六百六十七萬人,僅為現有人口規模的百分之四十。

統計歸統計,做為首都,同時也是中國大陸最重要的經濟中心之一,北京的人口成長速度從來沒有慢下來過。但大多數北京受訪者表示,雖然北京這幾年始終無法擺脫缺水陰影,卻從未停水過,「北京市民可能從廣播上聽到或從電視上看到缺水的宣傳,但生活當中感受不到缺水的嚴重性。」一位在北京環保團體工作的本地朋友這樣告訴我。甚至,一個嚴重缺水的城市,其市政府這幾年還企圖將北京建設成一個可持續發展的綠色生態城市。那麼,北京市政府怎麼解決水資源不足的問題呢?

南水北調?北京渴了啊!

從自然環境來看,受季風氣候的影響,中國降雨分布不均衡,導致中國水資源的季節分配和地區分布也不均衡。從季節分配來看,大部分地區每年四個月汛期的降雨量占全年的百分之六十到八十,容易形成春旱夏澇的情況。從地區分布來看,中國水資源分佈也是「南方水多,北方水少」,而北京正好落在缺水的北方。再加上北京降雨時間分布不均,主要集中在汛期前後三個月左右的時間,其中百分之七十的降雨又集中在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因此,北京一年中有大半時間處於缺水狀態。

雖然,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便將解決北方水資源不足的問題列為重點工作,修建了官廳水庫、密雲水庫,以向北京、天津、河北供水,並開闢京密引水渠來專門供應北京用水需求。但到了一九七○年代,地表水開始衰減,地下水因此成為北京主要的用水來源,先後挖了四、五萬眼井來因應都市用水需求。當北京在一九八○年代初期遇到連續三年乾旱後,都市用水更顯緊張,國務院為此召開京津用水緊急會議,決定官廳、密雲水庫停止向天津、河北供水,轉而只供應北京一個都市。北京市政府也開始力推節水措施,並試圖調整產業結構以減少都市用水。一九九○年代以後,情況更加嚴峻,特別是一九九七年後,北京再次遭遇連年乾旱,就連密雲和官廳水庫的蓄水量都急遽減少,與此同時,北京的地下水位也因為久旱不雨和連年超抽而持續下降。

事實上,從一九九七年開始,北京總用水量與水資源總量之間的差距就逐年拉大,只有二○○八年北京奧運期間藉著密集人造雨和從河北調水而勉強打平,隨後,水資源短缺問題又立刻浮現。為了解決都市用水不足的問題,北京市政府從一九八○年代就逐年頒布多項節水政策,試圖透過獎懲機制來規範水資源浪費問題。北京市政府更從二○○○年開始推動興建再生水廠,並在二○○五年的《北京市節約用水辦法》將再生水納入都市用水調配政策。自此,北京都市用水來源中,再生水的比例逐年提高,但主要是用在澆花、洗車、沖馬桶等用途,尚不能成為飲用水。北京市仍然需要其他方法來解決水資源不足的問題。

早在一九五○年代,黃河水利委員會就曾想把金沙江上游的通天河引水到黃河源頭,以解決西北、北方缺水問題。一九五二年,毛澤東到河南考察黃河治理問題,聽完當時的黃河水利委員會主任王化雲的治水報告後,毛澤東脫口而出:「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一點也是可以的。」就是這一句「如有可能」,加上中國水利工程界「人定勝天」的性格,從一九五○年代到一九九○年代、從黃河水利委員會到後來的水利部,中國水利工程界對於南水北調的考察、研究、構想與規畫,從未停止過。

或許是因為國家財政困難,或許是時機尚未成熟,這些計畫書一直擱在水利部,二○○二年,國務院正式批覆《南水北調工程總體規畫》,「南水北調」工程才開始正式動工。調水的工程分東、中、西三條線,從長江上、中、下游分別將水調往山東半島和黃淮海平原(黃河、淮河、海河流域平原的簡稱,又稱為華北平原) 。如今,這項工程的東線和中線已經接近完工,西線也在積極籌備中,整個工程預計將於二○五○年完工,耗資四千八百六十億人民幣。北京就位在中線工程的受水區,二○一四年汛期過後,預計每年就會有十億立方公尺的長江水引入北京。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自己找水 ↑ 北京有五萬口水井,仍無法解決缺水窘況。政府禁止私人挖井,有錢人家仍會想辦法「自己找水」。
南水北調工程 ↑ 河南省一萬六千名居民配合南水北調工程告別家園,搬到政府規畫的安置區,省府雖頒布「搬得出、穩得住、能發展」政策,未來如何,仍屬未知。
丹江口水庫 ↑ 位於河南、湖北和陝西三省交界的丹江口水庫,是中線供水區,但這三省也屬喝不飽的省分。
忽略保護水源的生態智慧 ↑ 南水北調經過的省縣均有防治水汙染之責,以提供北京市潔淨水源,但水源保護程序,排除在地環保組織的參與,忽略地方河川文化保護水源的生態智慧。(圖片/達志影像/AP)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