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寫真】台灣老樹的生態與保育 綠色珍寶

tree_750

撰文‧攝影/沈競辰

樹在自然界的地位如何?老樹與其他生物有何關聯?老樹在現代都市的處境又如何?我非常喜歡欣賞樹木,常在老樹下一看就是好幾小時,老樹到底有何吸引人之處?老樹是自然界的大老,老樹上的生物世界猶如另一個未探索的宇宙,有許多的未知等待我們去發掘。一棵老樹,絕對不僅是一個生命而已。

但近來松山菸場周遭的行道樹因不當移植引發抗爭一事,突顯了台灣多數人對老樹的態度——這些行道樹早年多為道路建設而種植,除了可供遮蔭、引導視線、緩衝、阻擋對向來車過強燈光等功能外,也是都市綠化、空間意象的要角。但它們的命運卻極為多舛:規畫時只留下狹窄的成長空間,回填的土,多是滿布磚瓦的工程廢棄土;樹根無法伸展,只好向上發展,產生浮根現象,卻成為眾人口中破壞路面與鋪磚的「罪魁禍首」;遇有颱風,因種植時包覆的材料沒有移除,根系無法捉緊土壤,大風大雨一來,也只有倒伏一途。

最可憐的還是,當道路另有拓寬或改道的需要時,首當其衝的也是老樹。除了難逃被砍伐的命運外,就算移植也不見得都能活下來。

印度「抱樹運動」的領袖巴哈古納說過:「在我們的宗教書籍中,有一本書曾經提到:一棵樹就好比十個兒子,它賜予我們十件很有價值的東西:氧氣、水、能量、食物、衣服、木材、藥草、房舍、花朵和遮蔭。」或許我們長久來對於植物的依賴就如同呼吸般自然,以致於總是理所當然地認為:無論我們怎麼對待老樹和它們的生長環境,它們依然會活得好好的;然而,不管是迫於真正的需要或僅是人類的貪念,當老樹的生長環境在短暫的利益考量下被破壞殆盡時,逝去的它們,是永遠回不來的。

一花一世界,一樹一宇宙

著名影星史恩康納萊曾主演一部名為《燃燒的天堂》的電影,內容敘述植物學者曾從「高空生態系」中發掘出治療癌症的良藥,卻因為雨林遭到大量砍伐之故,研究被迫中斷……。

所謂的高空生態系,就是以老樹為中心,自行衍生的一個生態系統。我們常在報章雜誌上看到如此的報導:「……一棵百年老樹,樹上長滿了寄生植物,形成『樹上有樹』的奇景……。」

其實每一棵老樹,都提供許多種動植物賴以維生的空間。先拿植物來說,我們常在老樹身上看到的一層「綠色外衣」,許多人以訛傳訛,稱它們為寄生植物,實則正確的說法應該是「著生」或「附生」植物;著生植物可行光合作用自營生活,依附在樹上只是「借住」而已,寄生植物卻除了棲身之外,還會侵入樹體,奪取養分,騙吃騙喝。

常見的附生蕨類如台灣山蘇花(Asplenium nidus),它的葉片為單生葉,圍繞著基座生長,看起來就像「鳥巢」(nidus)。它的葉柄及中肋粗黑、堅韌、直挺,支持著寬大的葉身,將水分、枯枝落葉等養分收集至基座內,經年累月,光是自身就形成一座座獨特的小型生態島。

植物以外,昆蟲吸食樹木的花蜜,為樹木完成授粉與傳宗接代的任務;鳥雀、松鼠、猴子吃老樹的果實,為樹木傳布種子,也擴展了樹木的領域。老樹的落葉沉積在樹底下,提供了許多腐食性動物的食物及居所。老樹糾結的樹根緊緊抓住土壤,保護了水土,也讓蚯蚓及許多在土壤中生活的昆蟲、真菌、細菌等,都能順利地繁衍。

即使當老樹死亡,倒伏前的老樹遺體,還是能成為啄木鳥、五色鳥築巢、覓食的場所。而倒伏後的樹幹,則是腐生性植物與真菌最佳的食物來源,像鍬形蟲的幼蟲就住在腐木中,以腐木為食,分解老樹的遺體,讓老樹的能量重新回到生態的循環中;最後,許多附生植物基部所收集的腐植質,更是許多昆蟲、蜘蛛的最佳棲所。

所以,若是你砍掉一棵樹,那麼你所破壞的將不只是一棵樹,而是一整個世界,一整個人們所不了解的生態系。樹是生態系中最重要的一環,也是生態系中所謂的「關鍵物種」,當樹木消失時,生態系就會隨之瓦解。

所幸,近數十年內,隨著科學家對生態系統的奧妙有了初步的了解後,人們的態度稍有轉變;只是在這之前,當人類居住空間內或山林野外的老樹生病時,又有誰,能夠照顧它們?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日本菟絲子 ↑ 日本菟絲子是極具侵略性的寄生植物,大片黃色細絲,會侵入老樹體內奪取養分。
附生植物 ↑ 花蓮縣瑞穗鄉富源村裡的一棵老樟樹,樹身長滿了由垂葉書帶蕨、瓜子草、山蘇花等附生植物,蔚為奇觀。
遭受白蟻及真菌侵襲 ↑ 南投縣中興新村約三百五十年的茄苳老樹,遭受白蟻及真菌侵襲,地方政府派人噴灑消毒藥劑。
變相鼓勵盜挖 ↑ 樹姿優美的老樹深受園藝愛好者歡迎,業者見有利可圖,四處收集,變相鼓勵盜挖。
老茄苳樹 ↑ 台中市大里區樹王里的老茄苳樹,樹頭被灌毒又遭祝融,幾近枯死;後雖經民眾換土、立鋼架支撐勉強得救,樹勢卻已大為衰老。
台北市敦化南路林蔭 ↑ 台北市敦化南路,民眾暫擺脫水泥叢林,溜狗林蔭。城市裡的綠意,對當代人尤其珍貴。(攝影/安培淂)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