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鄰亞洲】砂拉越的成就與隱憂 婆羅洲島上的多元國度

撰文/童貴珊(經典雜誌撰述)
攝影/蕭耀華(經典雜誌攝影召集人)

午時分,砂拉越(Sarawak)州首府古晉(Kuching)老街的一家傳統咖啡店內,像五○年代黑白電影的懷舊場景,赤道豔陽的光束,大剌剌地從敞開的前後門透進來,泛黃的吊扇懶洋洋地喀啦喀啦轉動,氛圍悠緩暑氣氤氳。黑底金字的中文招牌「強咖啡店」一旁,是分不出閩南或潮州話的羅馬拼音:Kiong Ko-Pi-Tiam。陸續走進一些人,有男有女,膚色各異,潮州、客家、福州母語夾雜著英語的高談闊論中,隨著濃郁黑咖啡香味,在空氣中沸騰。

這些人,是古晉老街「印度街行人坊」的居民,但印度街的商家卻以華人居多,聚集咖啡店不是為了茶敘聊天,是為了召開臨時居民會議,針對近日有人建議准許汽機車進入行人坊事宜,開放討論。大夥兒踴躍發言,有人憤慨萬分,也有人從容啜飲著咖啡,一手托腮,冷靜觀望;一旁幾位包著頭巾的穆斯林「純客戶」,吃他們的馬來飯,喝稀釋了的「中國茶冰」。

來到舉手表決的關鍵時刻了,「少數服從多數!」會議主席黃鴻聖以流利的英語和華語提醒與會者,一邊忙著計票。

砂拉越州其實沒有多數,也因此沒有所謂少數。「這裡,只有多元。」走出咖啡店,砂拉越州副首席部長陳康南醫生受訪時舉例說明,在這裡,清真寺的停車場可以和其他宗教團體共用,伊斯蘭食物可以和華人餐飲共處一個屋簷下。

我想起在砂拉越訪問期間,當地最大英文報《婆羅洲時報》(The Borneo Post)四月十八日的封面標題,正是引用馬來西亞前能源、水務及通訊部長林敬益的話,大字寫著:「向砂拉越學習多元政策」。

在馬來西亞,多元,很容易被簡化成類似美姿美儀的樣板秀——華族、馬來人與印度裔三大族群,一身傳統服飾,來一張「和睦共居、共創美好未來」的溫馨畫面。這份多元食譜,很合潮流口味,端上國際台面時,色香味俱全,叫好又叫座。但在實際處境下,空洞的言詞,已經越來越無法構築廣告看板中的「多元化理想國度」,要如何在這片由不同族群墾殖開荒的土地上,身體力行地落實這份主張,成了最艱鉅的大挑戰。

尤其今年三月八日,剛歷經一場被喻為「三○八政治海嘯」的馬來西亞,驚魂甫定的執政黨嘗盡獨立五十年來的選舉大慘敗,多個州屬掀開前所未有的政黨輪替新一頁,多元價值與革新求變,再度成為舉國沸騰的話題。而報章上「向砂拉越學習」之所以顯得意義非凡,除了局勢使然的時空背景,更因為這個全馬來西亞面積最大的砂拉越州,自國家獨立以來,便已開始積極推行、並落實多元種族政策。

這可不是搖旗吶喊得出的,因為,這個被喻為「犀鳥之鄉」的砂拉越,除了三大民族以外,還必須一併顧及為數不少、超過二十三個族群的原住民——他們有的仍以高山叢林為家,有的依然嚴守遷徙習俗,而堅持狩獵、住長屋的,也大有人在。但有更多原住民,選擇融入大都會,受高等教育並在水泥森林裡安身立命,砂拉越州的最高領導,頭髮斑白的首席部長泰益瑪目(Abdul Taib Mahmud ),即是不折不扣的馬蘭諾(Melanau)族原住民。

和西馬來西亞半島(簡稱西馬)隔著南中國海,砂拉越和兄弟沙巴(Sabah)兩州,組成東馬來西亞(東馬),這兩個馬國最遙遠的兩大州屬,由西向東,橫躺於全世界第三大島嶼婆羅洲的北端。

中心與邊陲的一國兩制

如果吉隆坡是西馬的心臟,那麼,古晉便是東馬的肺腑,扮演和吉隆坡相對重要的「中央」代表——政治、經貿、工業、文化與教育中心。

砂拉越州和西馬半島雖是一家親,但說起兩地之間的種種鴻溝與差異,很多當地人愛開玩笑地說,中央和古晉的關係,既像「一國兩制」,也似「隔代教養」的親情,「就是缺少了那麼一點水乳交融、不分你我的親密感。」首席部長的幕僚成員吳崇海說。這種說法,從東、西馬兩地公民入境對方「國界」都得出示護照,即可辨出「兩馬」之間的「微妙距離」。這段被南中國海分隔兩邊的地理世界,心理隔閡恐怕比空間距離更為遙遠。

在台灣元智大學任教的馬來西亞作家陳大為,在《赤道回聲》一文的序言中,論及東、西馬關係,並解讀「西馬中心,東馬邊陲」的現象時,引用了西馬詩人傅承得一段「草莽粗俗卻又無比真實」的話:「當西馬人提起『馬來西亞』時,絕大多數是指西馬,甚至只指吉隆坡;東馬人提起西馬呢?他們稱西馬人為『西馬仔』。西馬有雙峰塔和東西南北大道,高速公路上還有天橋餐廳。但是東馬呢?修建一條州際公路講了幾十年還在講。所以,東馬對許多西馬人來說,似乎是個不同的陌生國度。所以,他們說東、西之間有一條牛,牛頭在東馬吃草,牛屁股在西馬,任由西馬人擠奶。」說起砂拉越的沃土好草,那可是東馬人引以為榮的品牌,但只要一想起那些「優質奶水」如何成就了西馬各樣堂皇的大建設,東馬人的驕傲,瞬間化為滿腹委屈和苦水。

砂拉越的面積比台灣大三點五倍,人口卻只有台灣的十分之一,典型的地廣人稀,外加豐沛的天然資源,不能不說是上天特別垂顧的土地——不管是地面上或地底下的,一樣不缺。這裡有全國產量最多的天然氣與石油,因此身價與地位不容小覷;有不只一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UNESCO)評定的世界級自然遺產,外加十七座國家級的自然保護區,因此生態旅遊業蒸蒸日上;有全馬國最長的河流和源源不絕的水力資源,因此利於重工業的發展,六年後海底電纜線完工後,即將成為西馬與鄰國水力發電的區域輸送中心,副首席部長兼工業發展部長陳康南肯定地說,未來可望在鋁與鋼鐵重工業上,大展拳腳。

當然,還有許多大財團覬覦的原始赤道雨林和木材業,以及數不盡的橡膠、胡椒與油棕園。這一切的一切,足以讓砂拉越飛黃騰達,金玉滿堂。「光是石油和天然氣,就已經吃不完了!」退休商人李華英推一推老花眼鏡,說出了再簡單不過的邏輯運算和推論。

但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去年十二月,由聯合國發展計畫(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UNDP)所舉辦的「國際貧窮大會:二十一世紀的貧窮與收入不平等」議會中,其中一份攸關馬國貧窮率的報告〈大馬:衡量及監督貧窮和不平等〉(Malaysia: Measuring and Monitoring Poverty and Inequality)中指出,馬來西亞有百分之七十五的貧窮人口聚集在其中五個州屬,理當富富貴貴的砂拉越,居然榜上有名。如果說,有什麼議題,可以忽然把立場不同的砂拉越子民團結起來,那恐怕是與中央政府之間,沉積已久的經濟糾葛與矛盾,甚至由此衍生出種種的國家認同問題。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
【砂拉越州/古晉市小檔案】

  • 位置:位於婆羅洲西北部,西北濱臨南中國海,南部與印尼省分加里曼丹交界,東北接汶萊與沙巴州,與沙巴州合稱「東馬」;和南中國海域相隔六百公里的「西馬」半島遙望,兩州與西馬半島共組成馬來西亞。
  • 面積:12萬4,450平方公里 / 1,863平方公里
  • 人口:234萬人 / 58萬人
  • 首府:古晉市
  • 種族:華族29%;馬來族21%;超過23個原住民族與部落,占總人口45%;其餘少數印度族與外籍人士
  • 語言:國語為馬來語,英語、華語為通行語;潮州、福州、閩粵等地方方言,及超過30種原住民母語
  • 經濟:石油、天然氣等礦業、農產與林業占國內生產毛額50%;加工製造與建築業占30%;其餘為旅遊業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古晉市 ↑ 古晉市最早的華人聚落海唇街,除了路人服裝與交通工具所象徵的時間意涵之外,老街道的殖民味道仍未完全翳滅,舊世代的建築遺跡與華人老店鋪成了砂拉越特有的歷史氣息。
尼亞古洞 ↑ 尼亞古洞(Niah Cave)是世界級自然保護區,四萬五千年前史前人類活動遺跡。(攝影/張榮欽)
紅毛猩猩 ↑ 將近三分之二土地面積被森林覆蓋的砂拉越,擁有豐沛雨林與多元物種,不僅是全亞洲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紅毛猩猩棲息地。
拉讓江 ↑ 高空鳥瞰的蒼莽雨林,與全州最長河流拉讓江(Rejang)。(攝影/安培淂)
伊班族的舞蹈 ↑ 伊班族在長屋內的舞蹈身影,已逐漸隱沒於蛻變的山林內。經濟成就與傳統文化,終將成為價值取捨的大考驗。(攝影/張榮欽)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4則 留言

  1. husky 說:

    經濟成就與傳統文化,終將成為價值取捨的大考驗。(攝影/張榮欽)

    以上图片说明有少许误导性,不加怀疑的将经济发展和传统文化对立起来。东马原住民需要的是真正惠及他们的发展,就像台湾原住民一样,没必要为了维护文化传统就放弃享受经济果实。

    讨论东马原住民的网站不少,建议您参考以下关键词:hornbill unleashed, rengah.

    谢谢。

  2. Yen 說:

    Good one. Sarawak, my homeland..

  3. bigdogkee您好:

    台灣以外地區可利用網路訂購購買經典雜誌。
    http://taipei.tzuchi.org.tw/rhythms/shopping/all_mag.htm

    或連結下列網址訂購電子雜誌:
    http://taipei.tzuchi.org.tw/rhythms/ebook/buy.htm

  4. bigdogkee 說:

    非常棒的專題,非常棒的雜誌。貴雜誌應該開拓更廣的通路,例如香港,不知何處可以買到,建議可在香港的連鎖書店甚至便利商店發售。

bigdogkee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