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流動】兩岸婚姻 如夢似魘的生命流動

marriage_750

撰文/趙中麒(經典雜誌撰述)
攝影/劉子正(經典雜誌攝影)

市場有一位阿伯,聽我講話有口音,就問我,妳大陸的喔,你信不信,我進去菜市場走一圈,就可以把你賣掉。」面對這段經驗,已經可以平靜以對的花蓮縣博愛全人發展協會執行祕書李琛玲淡淡地說道。

不再是「大陸妹」

自一九九二年,第一批在中國大陸完成結婚登記、經海基會驗證通過的大陸籍配偶移居台灣開始,大陸籍移民就是以女性為主;至二○一三年十二月底為止,在台灣登記的三十二萬九千多大陸配偶中,女性人數超過三十萬。早期兩岸經濟水準差異、許多台灣男性透過婚姻仲介前往中國大陸「選購」當地經濟弱勢階級的女性為妻,加上媒體不時渲染人口販運集團假跨國婚姻行「仲介賣淫」之實的案例,如同中正大學政治系教授朱柔若在〈嫁進榮民家〉一文所指,女性陸配為主的大陸籍移民被直接性別化與汙名化為來台淘金的「大陸妹」,兩岸婚姻則被視為商品化的婚姻,而在生活中承擔著如同李琛玲一般的不友善言論。

所幸,基於反對婚姻商品化、打擊人口販運的立場,台灣政府於二○○三年十二月開始全面實施大陸配偶入境面談制度,並從二○○四年八月一日開始嚴厲取締兩岸婚姻仲介。根據移民署署長謝立功在《大陸配偶來台政策與實務》報告中所指,一九九八年申請進入台灣的陸配約一萬五千人,之後每年增加數千人,二○○三年更暴增到近三萬五千人入境台灣。二○○四年之後,每年入境台灣的大陸籍配偶均維持在一萬多人。獲准入台人數下降,被視為打擊人口販運、反婚姻商品化的成績。

在此同時,包括宗教團體和許多關注移民人權的NGO,不遺餘力地協助大陸籍移民融入台灣社會、提供平台讓其訴說他們的生命故事,以及新移民們用自己的力量相互扶持、以在異鄉奮力地生活,則逐漸改變台灣社會對大陸籍移民的不友善態度。

「一九九七年,我帶著孩子來台灣,先生要留守在大陸的工廠,我只能獨自面對傳統的客家婆婆、先生與前妻的女兒,以及先生十個兄弟姊妹間冷漠的關係。來沒幾年,八十歲的婆婆中風,我在醫院照顧婆婆五年;先生的二哥躲債逃到大陸;三哥糖尿病切除雙腳、妻離子散。」生活的壓力讓李琛玲無法擺脫情緒陰霾,她先生因而鼓勵她透過教會認識朋友。

一九九八年底,她開始參加基督教女青年會的英文查經班。在此過程中,她發現許多新住民因為婚姻不幸福或面對大社會的不友善態度調適不良而自我放逐,便在二○○五年婆婆過世後,開始舉辦讀書會,帶領其他大陸籍新住民走出狹小的天地,隨後,她不僅成為教會新住民服務小組的負責人,也曾擔任政府新移民事務的諮詢委員。

隨著北京當局加大改革開放力度,兩岸日益密切的交流,更多兩岸婚姻是工作、旅遊、學術訪問,甚至網路交友此種跨越國家疆界互動模式所促成。在此情形下,娶了一位上海籍配偶、目前旅居上海的台幹梁祥賢表示:「因為大陸的發展,我們這一代的兩岸婚姻,雙方經濟狀況較為匹配、年齡差距不會太大,以前靠仲介娶老婆的情形會愈來愈少,對陸配的刻板印象也會改變。」

原本在上海從事出版業的吳子玉(化名)與先生尚在猶豫是否結婚時,她婆婆就對她說:「如果你們真的決定在一起,上天也會替你們開一條路。」從江西嫁至花蓮的江愛華,雖然與先生的婚姻一度遭到婆婆反對,「因為看到很多大陸新娘來了後,不適應這邊的生活就跑掉了。但我先生告訴我,他要用事實證明這些看法是錯誤的。」

台灣社會對大陸籍移民的看法確實在改變,但改變並不足夠。首先,商品化的婚姻模式,依然存在。遠嫁到西安的賽德克族姑娘雅幼茲表示,在內陸城市,「大陸人仍然是用向上看的眼光來看台灣。」這種內陸城市對台灣人的認知,也仍被許多台灣人所相信。因此,前往中國大陸「選購」老婆的情形並未消失,只是,根據一位不願具名的婚姻仲介表示,一群台灣男人選購老婆的地點,由沿海的一、二線城市移往更內陸的三線甚至四線城市。

其次,台灣社會將大陸籍配偶視為二等住民的排外性格,仍不時在生活中展露。來自湖南衡陽的蕭輝麗,二○○九年嫁到高雄前鎮後,「先生的鄰居說,先生家有很多『你們那邊都沒吃過』的好吃東西,要我多吃一點。看我的手錶還不錯,也說『你們那邊怎麼可能會有這麼漂亮的手錶。』」先生的一些親戚甚至認為「妳嫁來這邊,要很惜福。」在訪談中兩度淚水潰堤的蕭輝麗,回憶起這一切,加上她兒子在幼稚園受傷,園長卻因為她是陸配的後代而有差別待遇後,「未來,我應該還是會帶孩子回大陸吧。」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南機場眷村 ↑ 妻子過世後便一直單身的老兵封泰利,十五年前決定再婚。他與四川籍妻子目前居住在南機場眷村,以撿拾回收物為生。
跨越文化差異 ↑ 雲南普洱的傣族繆願青,跨越了文化差異,在台南展開新生活。
廣西南寧夜市 ↑ 台配馬哥與其夫人在廣西南寧夜市經營象徵台灣味的小吃攤。
為孩子教育台灣 ↑ 在廣西南寧經營台灣花卉產業的台商陳文城和其四川籍妻子,為了孩子的教育,正考慮遷居回台灣。
和金門人聯姻 ↑ 洪雙飛(左)與愛子在金門家居。她的父親是參與金門炮戰的共軍,卻因緣巧合和金門人聯姻,這樁婚姻曾被中國大陸媒體廣為報導。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