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自然】惜樹如人楊甘陵


右手執鎚輕敲,左手持聽診器
楊甘陵老先生正凝神研判老樹的病情
身為國內唯一領有證照的樹醫生
楊甘陵不只「懸壺濟樹」
他還希望推廣樹木專業養護制度
將尊重與珍惜生命的觀念深植人心

撰文/李光欣
攝影/王嘉菲

個冬天的午後,台南延平郡王祠裏不時傳來電鋸、水刀和鑽孔機隆隆作響。「控固力打這厚,樹仔捺會活!」老先生看著工人從庭院地面挖出來厚達數寸的水泥塊直搖頭。

位在一旁的市府人員追問老榕樹還有多少存活機會?「現在等於是送加護病房搶救,大概只有百分之三十到四十的機會,」老先生惋惜地說,「你們太晚來找我了!」。

說這句話的老先生正是國內唯一領有「樹醫生」執照的楊甘陵。「身為樹醫生,看到樹死掉,尤其是這麼一棵一百多年的老樹,心裏當然會難過。」楊甘陵說。凌晨六點從新竹驅車南下,十點開始為罹患重病的老樹動手術,一行人已經忙了大半天,「不管怎樣,阮儘量做,這棵老樹不久又會長出新芽來也說不定」,楊醫生並沒有放棄希望。

從無人理睬到聲名大噪

楊甘陵今年七十七歲,一頭稀疏的白髮,厚厚的老花眼鏡,言談間不時流露著靦腆的微笑。「每棵樹都是爺爺的寶貝,」楊甘陵的孫女楊淳婷形容他愛樹的程度,就好比疼自己的小孩,「樹醫好後,只要一有空,他還是會回去摸一摸、看一看。」

跟隨楊甘陵多年的曾吉發透露,楊醫生曾中風過,但身體不便並沒有中斷他醫樹的心願,現在他每個月有二十幾天奔波各地「懸壺濟樹」,手頭上也總有厚厚一疊的求診傳真,忙得不可開交,身手反而愈見靈活。

曾吉發強調,楊醫生開植物診所並不是以賺錢為目的,而是因為他個性念舊,捨不得曾陪伴幾代人走過悠悠歲月的老樹,只因為生了病,就遭到砍伐,甚至被連根拔除的命運。

十年前,當時已經六十八歲的楊甘陵,決定赴日本報考「樹醫生」。樹醫生是日本為綠化環境、推廣樹木專業養護,而推出的一種證照制度,入取率相當低,每年總有上千人報考,從一九九一年推動此一制度迄今,全日本僅有七百多人取得樹醫生資格,而楊甘陵一直是唯一榜上有名的外籍人士。

不過,這位日本媒體競相報導的焦點人物,當時在國內卻沒有受到重視,「那時候,一說我是『樹醫生』,就被人家笑到鼻孔朝天。」楊甘陵回憶說。於是他自掏腰包在各地醫樹,遇到病情嚴重的「病患」,就寫調查報告向縣政府「投訴」,但幾乎無人理睬。

就這樣,楊甘陵足足當了五年的「義工」。一九九七年,楊甘陵開始了不一樣的際遇。那一年,阿里山國寶級樹木吉野櫻得了怪病,從樹皮爛到樹心,束手無策的林務單位趕緊從日本延聘來三位樹醫生,不料他們竟眾口一詞推薦:「台灣也有位樹醫生,找他就行了!」他們指的正是楊甘陵。在他的妙手回春下,吉野櫻果然起死回生。隔年春天,前來賞櫻花的遊客絡繹不絕,連交通都必須進行管制。楊甘陵從此聲名大噪。

科學化的診斷與治療

「這都是土地公和樹神保佑。」楊甘陵並不居功,他也真心相信老樹是有靈性的,所以每回醫樹前,他都要先虔誠焚香祝禱。

楊甘陵強調,幾次經驗讓他相信這絕非迷信。他提到有一次,在山仔后台銀訓練所為一株年逾百歲的楠樹進行手術。當天來了十幾位中外記者,他見到攝影機一字排開等著採訪,就趕緊動起手來,不料一連三支電鋸都無法發動,改用水刀,一樣動也不動。

這時楊甘陵想起他忘了拜拜,現場記者則是一臉狐疑地看著,說也奇怪,就在工作人員和土地公及樹神打過招呼後,電鋸、水刀一一恢復正常!

拜拜或許是楊醫生對待「病人」心存敬意的表現,他的診療方法卻是相當科學的,療箱裏不僅有測量土壤酸鹼值和樹葉葉綠素含量的儀器,就連一般醫生看診用的聽診器也沒有少。楊甘陵為我們解釋聽診器的用途:一手拿槌子輕敲,一手拿聽診傾聽,如果聲音聽起不夠結實,就表示木質部分和表皮分離,也就是說,裏面已經被蟲蛀掉了。

「樹健不健康,第一個要看樹冠,上面的葉子又大又厚,就表示這棵樹沒問題。」楊甘陵打開話匣子談到,樹木生病不外乎人為傷害、病害、蟲害、獸害及氣象傷害五大原因,他醫過的樹絕大多數都是因為人為傷害,其中又以「封蓋傷害」和「覆蓋傷害」最為常見。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

藥浴 ↑ 愛樹成痴的楊甘陵,在考取樹醫生執照前,任教於新竹市老人大學園藝系,擅長為樹木進行外科手術。「醫療小組」須用高壓水柱為樹木進行全身「藥浴」,洗去經年累月附生在樹幹上的病菌。
傷口縫合 ↑ 在傷口處釘上塑膠皮,完成「傷口縫合」。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