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驗傳奇】救命任務 抗蛇毒血清的旅程

撰文/林韋萱(經典雜誌撰述)
攝影/安培淂(經典雜誌攝影召集人)

毒蛇咬傷到底有多痛呢?

「看過《滿清十大酷刑》嗎?」疾病管制局毒蛇飼養室獸醫師林明正,伸出因被龜殼花咬傷,而萎縮到跟拇指一樣短的食指放在我們面前。「電影裡不是有用針戳指甲縫的酷刑嗎?被龜殼花咬傷彷彿就像是十隻手指頭都扎針一樣痛。」林明正回憶起那股令他疼到尿失禁的痛,聽得旁人也覺得指尖發痠。

宜蘭大學森林暨自然資源學系研究助理林錦繡,學生時期在宜蘭員山山區調查時,被赤尾青竹絲咬到。因為赤尾青竹絲的毒素屬於出血性毒,這種蛇毒會破壞身體凝血機制,雖然咬傷處只有兩個小小的洞,血仍然汩汩流出。本來他堅持洗完澡再去醫院,「因為在山上調查了好幾天都沒洗澡。」林錦繡邊笑邊說,後來他仍被同學押到醫院急救。

不是被所有毒蛇咬傷,都會產生劇痛或是大量出血。例如:雨傘節或闊帶青斑海蛇的毒素屬於神經毒素,被咬傷的患者不會有太劇烈的疼痛,因此反而容易延誤就醫。研究海蛇的台灣大學海洋研究所研究生張碩文,有抓過上百條海蛇的經驗,曾經失手被咬一次。「不會痛,只覺得麻麻的,」張碩文聳聳肩說,當時沒送醫也沒急救,「反正醫院也沒有抗海蛇的蛇毒血清。」

抗蛇毒血清──毒蛇咬傷的最佳解藥

雖然醫療科技已經很發達,但是「抗蛇毒血清」仍是目前被毒蛇咬傷最具療效、也幾乎是唯一的解藥。

血清為什麼能救命?是因為其中有種成分叫做「抗體」,是對抗外來物質(抗原)的武器,可以用來作為疾病的預防及治療。抗體的產生有幾種方式,最常見的就是藉著生病而產生抗體;或是經由減毒性的疫苗,誘發免疫系統產生抗體。但也有「不勞而獲」的方法:就是把具備免疫力的動物血清(血液去除血球得到血漿;血漿再去除凝血因子得到血清),轉到不具免疫力的人身上,就能讓人體也具備免疫能力。

馬,是最常用來製造抗體的動物。馬的血清已經應用於甲型流感病毒H5N1亞型、破傷風、肉毒桿菌中毒、白喉、SARS的治療。另外,抗蛇毒血清的製造也要依賴馬匹。利用減毒性的蛇毒,誘發馬體啟動免疫系統製造抗體,再把馬體內的抗體轉移到中毒的人體內來治療蛇毒對人體的破壞。

對印度人來說,因為鄉下地區缺乏抗蛇毒血清資源,每年有二十五萬名印度人遭蛇咬傷,有高達四萬六千人死亡!巴布亞紐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也備受毒蛇咬傷威脅,因為毒蛇咬傷的死亡比例比瘧疾、肺結核等疾病都還高。雖然當地政府從澳洲進口抗蛇毒血清,但因價格高昂無法普及,一劑抗蛇毒血清的黑市價格甚至高達三千多美元。

台灣人就幸運多了。據健保資料統計,近年來每年約有一千多人遭毒蛇咬傷。只要能送達備有抗蛇毒血清的醫療院所治療,大部分都無生命安全之虞。目前一劑抗蛇毒血清售價為新台幣七千九百元,而且是健保全額補助。

全世界從事抗蛇毒血清製造的國家只有寥寥七個,台灣是其中之一。目前負責這項業務的,是行政院衛生署疾病管制局血清疫苗研製中心。從蛇毒備製、馬匹免疫(將蛇毒注射於馬匹體表,使馬匹產生抗蛇毒的中和抗體),再到抗蛇毒血清的純化及成品製造⋯⋯,供應全台灣的抗蛇毒血清都在此處誕生。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

疾病管制局毒蛇飼養室 ↑ 疾病管制局毒蛇飼養室獸醫師林明正,展示六種台灣常見毒蛇標本。
採馬血加工 ↑ 若馬匹含有足夠抗體,即可採其血液加工製成抗蛇毒血清。 龜殼花 ↑ 龜殼花與其他原生種一樣,皆為台灣珍貴的生物資源。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