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外來種】蜥蜴通緝令 沙氏變色蜥與多線南蜥

撰文/洪銘成(經典雜誌撰述)
攝影/安培淂(經典雜誌資深攝影)

手釣竿,一手扶車,小孩左搖右晃地騎著腳踏車穿梭於田野阡陌,偶爾停下,像個巡邏員警般走近樹叢裡,屏息以待、佝僂而行,霎時一個抽動,正在曬太陽的蜥蜴還來不及竄逃,早已淪為階下囚。

自從去年六月開始,農委會林務局與嘉義縣政府合作,在嘉義縣水上鄉三界埔下達懸賞令,追捕的不是什麼窮凶惡極的犯人,而是這群兜著紅色領巾的外來不速之客——沙氏變色蜥(Anolis sagrei),一時之間,捕蜥成了村裡的全民運動。

蒐購集散處,村民在地上鋪好紗網後,把存放的蜥蜴從保存罐裡傾瀉而出,混著酒精的腥味刺鼻,軟綿綿的身體糾結交纏。

「一開始有分大隻二十元,小隻十元,但是數量變少後,現在一律都十塊錢而已。」村民用筷子將蜥蜴分堆計算,準備領取賞金。

沙氏變色蜥入侵台灣是於二○○○年九月時,首度在嘉義縣三界埔園藝苗圃中心發現蹤影,接著於二○○六年七月也見其在花蓮市國興里出沒。

至於何以遠渡重洋而來,至今仍未有定論。根據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卓逸民的推測,有可能是從美國佛羅里達州進口樹苗時,藏匿於貨櫃中從高雄港登陸。

沙氏變色蜥原產於古巴、巴哈馬(Bahamas)列島和牙買加一帶,自十九世紀中葉便開始入侵其他中美洲國家,如墨西哥、宏都拉斯、開曼(Cayman)群島、格瑞納達(Grenada)島、貝里斯(Belize)和美國南部各州。

一九四○年代,已證實沙氏變色蜥攻占佛羅里達州六個港口以上,所到之處,當地原生種綠變色蜥(Anolis carolinensis)數量皆明顯驟降,進入台灣後,本土蜥亦難逃相同的命運。

沙氏變色蜥擴張迅速,不僅威脅本土斯文豪氏攀蜥(Japalura swinhonis)的生存空間,且會掠食其他原生種。此外,卓逸民研究中指出,只要有沙氏變色蜥存在的地方,螞蟻的數量就會銳減一半以上,而螞蟻具有分解落葉等生態功能,螞蟻一旦減少,連帶也會破壞生態平衡。

「一開始我們並不知道牠是有害的,只是突然發現到處都是,連房子裡也經常看到。」村民王麗卿回想當時情況。危害之初,三界埔的數量驚人,宜蘭大學森林暨自然資源學系助理教授毛俊傑調查顯示,每公頃曾經高達約一萬隻沙氏變色蜥。

林務局見狀後,為了防止其大舉擴散,決定運用村民的人力,以蒐購方式儘速移除。

從去年起,總共編列了三百萬元的預算,居民們使出混身解數,使用陷阱、黏板、BB槍、蒼蠅拍、釣竿等工具捕抓,而箇中高手則非號稱「獵蜥達人」的蔡傳榮莫屬。

他曾經創下一個半月內捕獲一萬多隻、淨賺十萬元的紀錄,靠的只是手腕上幾條簡單的橡皮筋。為了見證其獨門絕技,蔡傳榮領著我們進入他的私人「戰場」。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沙氏變色蜥入侵簡史】

沙氏變色蜥原產於古巴,活躍於中美洲一帶。台灣於二○○○年首度在嘉義縣三界埔發現蹤影,爾後於二○○六年在花蓮縣亦有人舉發,推測入侵與擴散原因為隨樹苗引入。因其族群增長速率驚人,威脅本土種蜥蜴生存,政府遂以懸賞方式進行移除。

【多線南蜥入侵簡史】

多線南蜥原生於南亞及東南亞地區,以菲律賓東北部為界。台灣於一九九二年在高雄發現後,不斷向南北擴張,大量掠食本土種蜥蜴。據推測,引入原因可能是隨苗木進口而來。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捕蜥達人 ↑ 嘉義縣三界埔為沙氏變色蜥主要入侵地,捕蜥達人蔡傳榮在廢棄的檳榔園裡以橡皮筋獵蜥,於去年懸賞期間,一日便可捕獲四百餘隻。(攝影/徐安隆)
沙氏變色蜥 ↑三界埔村民分堆計算捕獲的沙氏變色蜥,依序領取賞金。(攝影/徐安隆)
蝦籠誘捕 ↑特生中心研究員於綠島進行多線南蜥研究及移除工作,植入晶片追蹤其成長速度與族群數量;並利用塑膠瓦楞板圍起活動範圍、兩側放置蝦籠誘捕。
多線南蜥 ↑ 目前綠島的多線南蜥數量已經明顯下降。台灣積極移除外來種蜥蜴,期能防患於未然,樹立成功典範。

~更多詳細內容請參閱經典雜誌~

相關文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